當前位置:首頁 > 書畫攝影 > 文章正文

景德鎮近年仿元青花瓷反思


萱草園主人

近幾年海內外的元青花熱一直持續不斷,2005年7月倫敦佳士得拍賣公司以1568萬8千英鎊拍賣的“鬼谷子下山”罐更將其推至頂峰,創下中國瓷器、工藝品全球最高價格紀錄。多種市場因素促使景德鎮對仿古瓷業情有獨鐘,而眾多仿者的堅持不懈使仿品制作越發顯得生機勃勃、春意盎然。

一、景德鎮仿元青花的優勢

景德鎮仿元青花瓷的制作優勢很多。首先,珠山御窯廠明官窯青花制品與湖田窯元青花制品的發掘出土及民間流散為仿古者提供了大量的實物標本。許多仿者擁有自己的標本室,他們因地制宜,參照實物,使用科學配方甚至徹夜研制,不斷提高仿品質量。其次,元青花制品中包括“御土窯”(即“官窯”)、民窯等不同層次標準的器物,它們的胎土冼練,修胎、繪畫等水準也參差不齊,一旦仿古者克服青花配料問題,仿制其他細節就變得靈活多樣。因此,景德鎮的各階層仿古者都可根據自身條件制作相應的仿元青花制品。

二、仿元青花制作者在產銷鏈中的利潤

與景德鎮其他仿古瓷者一樣,雖然仿元瓷制作者埋頭苦干,但在整個市場產銷鏈中他們的利益并不可觀(除少數幾家產銷一條龍的高檔仿古廠外)。追究起來,筆者甚至感覺他們許多僅靠出賣廉價勞動力為生,所得利潤很低,僅夠維持原本消費水準不高的日常生活。例如,一件低仿元青花在景德鎮僅售數十元,而在國內其他城市古董店中則至少為數百至數千元。如此說來,在整個產銷過程中獲取利潤最大的多是靠腦力勞動的古董中介商,而非景德鎮的仿古瓷制作者(少數特例除外)。

三、仿元青花制品的高低檔次

由于元青花在胎土、造型方面要求相對不是特別嚴格,因此元青花高仿品多針對青花繪制(包括青料選擇)、柴窯燒制兩方面而言。聘請繪制青花高手與使用昂貴的柴窯燒制是仿元青花中難度與資金投入較大的兩大關鍵。例如,2005年景德鎮頗有名氣的仿元青花制作者黃云鵬與南京博物院張浦生聯合制作的仿元青花“鬼谷子下山”罐(圖1),僅注重初期與繪畫工藝,其廣告的最大亮點是青花繪畫比較嚴格,但最后階段則使用方便簡單的現代燃氣窯代替傳統中難度較大、費用較高的柴窯燒制。

黃云鵬制作的這類仿元青花屬于景德鎮的中、高檔仿品,但并不代表景德鎮最高仿古水平,還有其他資金雄厚的仿古瓷者利用拍賣會上競買藏品、與藏家交流、拍賣會預展觀摩及美術館展覽等機會對元青花進行考察研究,很大程度提高了對元瓷的認識及制作水平。特別是高薪聘請技術過硬的青花繪制者,使用傳統柴窯燒制,并對制成品進行嚴格淘汰挑選(一窯僅留數件甚至一件制品)。這些嚴謹作風極大程度提高了仿古制品的成本,雖然使其單品造價達到數萬甚至數十萬元,但最終無疑對高檔藏家產生不可估量的威脅。
如果仿古瓷制作時適當留些仿古標記還可理解,但大多數仿品毫無標記可言。無論是出于哪種仿古心理與目的,受害者都希望他們盡量提高職業道德,特別是心懷叵測的故意作舊與瞞天過海的接老底燒制。

四、仿元青花的派生、臆造及作舊

高仿元青花由于制作成本高,生產量低,成品不會出現在景德鎮市面上。因此,市場上流通的“元瓷”大多屬于成本低、生產量大的低仿“元青花”及派生、臆造制品。“元青花”的派生制品還包括青花釉里紅、釉里紅及其他種類的仿元瓷。臆造品則是制作者毫無根據地模仿制作,這些制作者幾乎沒有接觸過真正的元青花,僅根據圖錄資料,憑借制瓷經驗,臆造出破綻百出的低仿品。

不論是派生還是臆造,它們都顯得五花八門、千奇百怪。出乎意料的是這些在當地價格極低的仿品憑借眾多消費因素,在內地市場銷路似乎不錯,不少藏家擁有多件甚至數十件類似仿品(圖2、圖3、圖4)依然執迷不悟。
景德鎮仿古者的作偽方法很多,不少的專業作舊商家都在街上光明正
景德鎮仿古者的作偽方法很多,不少的專業作舊商家都在街上光明正大營業,但更多的高級作舊者并不在街面出現,他們會繁瑣、復雜地使用獨特方法作偽,其各自的企業秘密在這里不多涉及。

五、仿品瓷的社會商業炒作

現代商品經濟中,出于商業心態的社會炒作越來越被人們重視、利用,由于當事人道德觀不同,其目的與手段也多種多樣。撇開國內收藏界不談,筆者簡單介紹一下十余年前發生在日本的“東洋官窯陶瓷事件”(詳細情節可見當事者落合莞而所著《真贗》一書)。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