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未分類 > 文章正文

風過白水灣,與你共良歡


吾玉

  

  吾 玉

  【5】沒有光,沒有家,沒有冰糖葫蘆,沒有她談予白又做夢了,夢里依舊回到那個熟悉的小院,夜風輕拍著窗戶,他枕在她懷里。

  暖黃色的燈光下,她拿著熱毛巾,焐住他那條才做完針灸的腿,替他活血按摩,他拿著書,靜靜看著,偶爾望她幾眼。

  “要是我的腿好不了了,一輩子都是個瘸子怎么辦?”

  低啞的聲音里聽不出什么情緒, 但內里則是包裹著隱隱的忐忑,她手一頓,在燈下緩緩抬頭,一縷秀發垂了下來,白皙的臉上每一絲神情都清晰可見。

  “不會的,你會好起來的,假如真的……那我就像這樣抱著你,請你吃一輩子冰糖葫蘆,你愿意嗎?”

  一字一句,輕柔如羽,這一定是談予白聽過的最動人的情話,他微微顫動地伸出手,撫上她臉頰。

  “永宜。”

  窗外大雪紛飛,屋里卻溫暖如春,他要吻上去的那一刻,陡然撲空,睜開眼,夢醒了。

  豪華空曠的別墅里,死一般的沉寂,沒有光,沒有家,沒有冰糖葫蘆。

  沒有她。

  枕邊的手機忽然響起,他一個激靈,手忙腳亂接過,不知在期待些什么,那邊傳來的卻是另一個甜美的聲音。

  “予白,剛剛設計師把款式發過來了, 兩件都好漂亮啊,你說訂婚的時候我穿哪一件好呢?”

  “……”伸手按按眉心,他輕輕呼出一口氣, “ 你喜歡就好,不如兩件都訂下?”

  聽到那邊驟然發出的雀躍聲,他勾勾嘴角,想笑卻沒笑出來,掛了電話,盯著窗外的月光,久久地捂住眼睛,伸手觸到一片濕意。

  在離開小院,生活回歸正軌的第七個月后,談予白終于鼓足勇氣,駕車經過白水灣街口,停在樹蔭下,遠遠地看著那家永宜蜜餞鋪,像個見不得光的偷獵者。

  她比他想象的要沉默與平靜,他應該是感到慶幸的,可胸口卻總是悶悶的, 尤其是這一回, 意外看到店里多了一個人時——

  黃昏下,身姿俊秀的少年撐在柜臺邊,臉上掛著飛揚的笑,嘴里不知在說些什么俏皮話,逗得正用筆記賬的小老板娘時不時抬頭,沖他抿嘴一笑,溫柔包容。

  談予白的一顆心猛然揪緊,握住方向盤的手也泛出青白。

  回到公司后的他, 在第一時間拿到了一份資料。

  少年是附近高校的大學生,在蜜餞鋪里兼職, 每天兩個小時,靠著一副好面孔和一張巧嘴,給店里招來不少生意。

  談予白想到那要命的喜歡,渾身上下就不舒服起來,這種不舒服讓他在壓抑很多天后,終于還是忍不住,迎著晚風走到了蜜餞鋪門前。

  姜永宜在見到談予白的西裝之前, 先聞到一股酒氣, 她抬頭, 正對上他微微泛紅的一張臉。

  清俊,精致,一絲不茍,即使喝醉了也還是透著上層人士的優雅,同她這方小店鋪格格不入。

  “我想要那串冰糖葫蘆,多少錢?”

  “墻上標了價格。”

  姜永宜面無表情地開口,那身西服愣了愣,卻還是苦笑地掏出了皮夾,只是接過貨并不走,磨磨蹭蹭地賴在店里,看著她欲言又止。

  “你最近……還好嗎?”

  聲音有些喑啞,姜永宜低頭記賬,宛若未聞,一語不發。

  這種尷尬的氣氛,直到一道飛揚的身影跨入店門,才被打破。

  “小姜姜同學,我又來送你回家啦,今天生意怎么……”

  少年調侃的語氣戛然而止,奇怪地看向柜臺旁的西服男人,似乎有些意外這么晚了店里還有顧客。

  (圖/李倩瑩)


更多關于“風過白水灣,與你共良歡”的相關文章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