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教學 > 文章正文

列女仁智圖選賞(一)


奕 明

  《列女仁智圖》,是東晉畫家顧愷之流傳下來的三幅繪畫作品之一。

  顧愷之(約346-407年),字長康,小字虎頭,江蘇無錫人。他出身士族家庭,曾先后做過參軍、散騎常侍一類的小官。但他的一生主要從事繪畫活動,是中國歷史上最早以繪畫為職業的文人畫家。

  畫家根據《古列女傳·仁智傳》繪制了《列女仁智圖》,表現古代聰慧賢德的女性,有密康公母、楚武鄧曼、許穆夫人、曹僖負羈妻、孫叔敖母、晉伯宗妻、衛靈夫人、齊靈仲子、魯藏孫母、晉羊叔姬、魯公乘姒、魯漆室女、魏曲沃婦、趙將括母等共49人,其中男子24人、女子21人、童子4人。但由于歷史久遠,現畫面僅存28人,男子15人、女9人、童子4人。該圖分十段描繪,每段書有人名和頌詞。下面選取幾則故事。

  楚武鄧曼

  鄧曼,楚武王的夫人。公元前699年,楚武王令屈瑕為大將討伐羅國。屈瑕為人剛愎自用,對手下極為嚴厲。大臣斗伯比根據屈瑕的性格與為人,預感他此次出師伐羅將是兇多吉少。他將這一想法告訴楚武王并請求增兵,楚武王拒絕了他的要求。楚武王回宮后把這事告訴了夫人鄧曼。鄧曼覺得斗伯比很有道理,就對楚武王說:“君要關心人民,要讓眾臣靠自己高尚的品德樹立威信。而屈瑕卻以懲罰屬下揚威,滿足于曾經打勝的戰役,這次必將輕視羅國,陛下難道不應該事先有所準備嗎?”

  武王聽了鄧曼的話,馬上派人去追屈瑕,可惜沒有追上。屈瑕果然獨斷專行,不聽勸告,有進諫者必刑,導致軍心渙散,紀律松弛,被早有準備的羅國打敗而自殺。

  公元前690年,楚武王派兵攻打隋國,使用名為“荊尸”的軍陣,把戟發給士兵,行前準備戒嚴。回到內宮,楚武王對夫人鄧曼說自己心跳得厲害,鄧曼感慨道:“恐怕是君王的壽日快要盡了,滿了就會動搖,這是自然的道理。九泉之下的先王大概也知道此事,所以在作戰前,一發布命令使君王心跳。這次出征如果軍隊沒有什么損傷,而陛下死在路上,就是國家之福了。”武王出征后,果然死在了路旁的樹下,應了鄧曼的預言。后人稱贊鄧曼聰慧過人,對國事看得透徹。

  畫面上武王側身站立,正認真聽夫人講述。畫面右面題識:楚武鄧曼,見事所興,謂瑕軍敗,知王將薨。

  許穆夫人

  戰國時,許國和齊網都派使節來衛國求婚,衛懿公則想把女兒嫁給許國國君。女兒和皇后知道后忙勸衛懿公,說許國弱小齊國強大,許圍遠而齊國近,一旦衛國邊境出了事,去向大國求救可保國家平安;而如果舍近求遠舍強求弱,一旦國中有難則國將不保啊;所以,這樁婚事還是答應齊國為好。衛懿公不聽,執意將女兒嫁給許國,成為許穆夫人。

  后來,衛國遭到翟國的攻擊,衛國大敗。由于路途遙遠,許國無法及時派兵相救。衛懿公逃到楚丘(今山東曹縣東南),齊桓公派人救了他,并安排他住在楚丘。這時,衛懿公終于明白了,后悔沒有聽皇后和女兒的話。

  畫面表現的是母女正在和衛懿公爭執,衛懿公擺手示意固執己見,而旁邊的許國和齊國的使節也在爭辯,整個畫面氣氛緊張。畫右邊款題識:衛女未嫁,謀許為齊;女因母曰,齊大可依。衛君不聽,后果遁乖;許不能救,女作載馳。

  曹僖負羈妻

  春秋時期,晉公子重耳(即后來春秋五霸之一的晉文公)在外流浪期間,曾到曹國,卻遭到曹共公的辱謾。而曹國大臣僖負羈的妻子,卻很驚嘆重耳的氣質風度,認定重耳將來必能恢復晉國,成為有作為的君主,并一定會討伐曾經對他無禮的國家,而曹國就是首當其沖的一個。

  為國家和個人安危著想,她對丈夫說:“你應該對重耳以禮相待,免得日后遭到報復。”僖負羈聽從了妻子的規勸,就向重耳饋贈了一盤食物,食器上加了一塊玉璧。公子重耳接到后,卻只接受了食物而返還了玉璧。后來,經過19年的顛沛流離,重耳終于在秦穆公的幫助下奪回政權,成為春秋五霸之一。復國后,晉文公果然很快就派兵討伐曹國,但出兵前下令,攻占曹國后不準闖入僖負羈的府第,不準動該府的一草一木。

  結果,晉兵攻進曹國后大肆殺掠,卻獨獨不進僖負羈家半步!得知這一情況后,曹國的大臣和百姓們都躲進僖府避難。事后,人們都稱贊僖負羈的妻子有先見之明。

  畫面表現的是:僖負羈正在聽從夫人勸說,手托壺加璧準備討好晉公子。畫面題識:負羈之妻,其智孔碩。見晉公子,知其興作,使夫饋饗,且以自托。文伐曹國,卒獨見釋。(待續)


更多關于“列女仁智圖選賞(一) ”的相關文章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