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書畫攝影 > 文章正文

超現實璀璨風華——從達利的珠寶設計看品牌塑造


林 霖

  薩爾瓦多·達利(Salvador Dali,1904-1989),是20世紀藝術史上的驚世奇才,他領銜了以探索潛意識意象著稱的“超現實主義畫派”,并用非凡的才能和卓著的想象力賦予二維架上繪畫一種全新的生命力。達利終生保持著旺盛的精力和創作才華,對于跨界也是游刃有余。 其中為人所忽視的精彩部分正是達利為數不多的珠寶設計。而今夏,達利的一枚胸針在英國拍出96,000英鎊,引起了全球范圍藝術愛好者對達利珠寶的熱切關注。藉由此機,本文從介紹達利珠寶藝術出發,歸納出在達利成功的珠寶設計背后成熟而值得借鑒的品牌經營意識。

  S a l v a d o r D a l i w a s a s t a g g e r i n g g e n i u s i n 2 0 t hcentury,and the “Surrealism”was led by him.Daliwas using his outstanding performance and excellentimagination to endow a new vivid life to traditional easelpainting.Dali was so vigorous through all his life thathe was also good at Crossover art,among which was justthe jewelry design.This July, a brooch named“The Eyeof Time”, designed by Salvador Dali fetches £96,000at auction in Britain,which has aroused enthusiasm of art lovers around the world. Taking this opportunity tointroduce the Jewels and Jewelry of Salvador Dali,andfurthermore,to conclude the IDEA of brand building afterthe design,which canbe a worth learning works for us.

  薩爾瓦多·達利(Salvador Dali,1904-1989),是20世紀藝術史上的驚世奇才,他領銜了以探索潛意識意象著稱的“超現實主義畫派”,并用非凡的才能和卓著的想象力賦予二維架上繪畫一種全新的生命力。達利筆下的世界,雖似夢囈而荒誕,然細節處又如此真實,有時候甚至真實到直指人心。而達利也自詡這非凡的才華,在藝術中、工作中、生活中都留下了許多為人所津津樂道的故事。這位來自西班牙的藝術家,于1982年被西班牙國王胡安·卡洛斯一世封為普波爾侯爵。今天,很多人將達利與畢加索、馬蒂斯一起,并稱被認為是二十世紀藝術界最有代表性的三個畫家。

  達利終生保持著旺盛的精力和創作才華,對于跨界也是游刃有余。他也許是涉足領域最多的一位藝術家,油畫、雕塑、版畫、水彩、珠寶、家具、時尚、電影,他甚至還設計建筑大樓、經營劇院生產,并寫了四本書。同時他提供了當代藝術市場品牌打造的理念:高調宣傳、制造話題、鼓吹粉飾、極度自信——當然這些于藝術市場是積極因素。

  人們熟知他的各種藝術作品,而較為忽視他的珠寶設計。今天,我們能從達利留下的少量珠寶設計手稿以及最終的珠寶作品中感受到,這些從畫布中走出的超現實元素與璀璨奪目的珠寶結合,碰撞出的激情用“動人心魄”來形容并不為過。

  今夏,達利設計的一枚三英寸長、名為“時間之眼”(The Eye of Time)的胸針,在英國Dreweatts & Bloomsbury 拍賣行舉行的拍賣會中拍出96,000英鎊,折合人民幣逾94萬元。而這枚胸針最初估價不過是12,000英鎊。高出估價八倍的成交價出乎意料、又在情理之中。畢竟它是達利于1949年送給他的妻子卡拉的禮物,由紐約珠寶商 Alemany& Ertman制作。且據Dreweatts拍賣行老總說,之前從未有私人收藏的達利珠寶進入過拍賣市場。此枚胸針可謂點燃了全球達利迷和珠寶迷的熱情。因為據說達利設計的珠寶總共不超過20件(不包括復制品)。

  達利設計的珠寶這幾年也是博物館和拍賣行關注的熱點,可惜的是他早期設計的那些珠寶已經很少能在市面上看到了。達利的珠寶有強烈的震懾心靈的魅力,紅寶石流血、水晶碎裂…這么昂貴的東西,但卻蘊含著撕裂般的痛苦、潛意識中的恐懼陰影、還有飽滿的戲劇性情緒。達利自己就曾經說過:“我的藝術涵蓋物理學、數學、建筑學、核科學、精神病學,還有珠寶,所以,我的畫只是其中的一部分而已,而我做珠寶的出發點是——抗議那些強調材料價值的平庸的珠寶。”所以,顯然達利對珠寶注入了生命力,據說靈感很大程度是因為他對于妻子卡拉的愛。達利曾經為她設計了一枚心形胸針,黃金質地的心形底座上鑲嵌著紅寶石,象征著血液和血管。當卡拉走動的時候,這枚胸針會隨著她的腳步而跳動。


更多關于“超現實璀璨風華——從達利的珠寶設計看品牌塑造”的相關文章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