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文摘類 > 文章正文

從“張東蓀案”到“X社案”


散 木



一、不該被歲月湮沒的張東蓀

張東蓀(1886-1973)是現代中國歷史上,尤其是中國現代政治思想史、民主運動史上的一位活躍的人物。不過,已經沒有多少人知道他了。新中國成立不久后的知識分子思想改造運動中,曾參與斡旋北平和平解放的他受到了批判,緊接著又匪夷所思地在一起“叛國案”中聲名狼藉。這樁至今其真相尚難以完全曝光的案件此后便是被“欽定”的鐵案子,于是張東蓀從中國的政治舞臺上淡出,也從人們的記憶中逐漸淡出,他從此被人們遺忘了。
只是到了歷史翻開新的一頁,人們又在面對傳統與現代、東方與西方、現代與后現代等等的不斷詰問的語境時,追思先賢,學者的張東蓀的形象再一次映入人們的眼簾,于是他重新被人們議論起來,他的文字也陸續結集再版了。如果要看他的哲學論述,有收入“中國近代思想家論道叢書”中的《理性與良知》(張汝倫編)、收入“中國文化書院書庫”的《知識與文化》(張躍南編)以及《哲學與科學》等;而如果要看他作為政論家的言論,中國青年出版社2000年出版的“二十世紀中國學術文化隨筆大系”中也有他的一冊(克柔編)。編者云:“他主張對西方文化全面譯介,主張中國實行非暴力現代化轉化,主張政治民主之下的有計劃的經濟——而民眾的自由權利,特別是政治批評的權利,則是一切之根本,絕不允許任何人以任何名言予以剝奪。”這是他作為鐵桿的自由主義者的宗旨。由此,“與其他一些名聲煊赫的中國學人不同的是,他既不曾為邀寵而阿諛,也不曾因罹禍而討饒,他的性情和他的抉擇,鑄造了(他)自身的悲劇結局”(克柔)。這也就是上世紀50年代初的“張東蓀案”的一個背景吧。
由于“張東蓀案”本身的撲朔迷離和其背景的復雜,在此姑且繞開“張東蓀案”本身的蹊蹺(這有待于檔案的解密),就從“張案”的一池漣漪殃及到張東蓀的子女們身上,去回顧它那“罹禍”的深重和“悲劇”的殘酷吧。

二、錢塘張氏和張東蓀其人

錢塘(杭州)張氏家族是近代中國著名的文化世家,張爾田、張東蓀兄弟都是晚清以降中國學術界的著名學人。兄長的張爾田(字孟劬),曾任清朝“清史館”的纂修,除《清史稿》外還參與編寫了《浙江通志》,并與嘉興沈曾植為密友(沈死,其為之整理遺稿有《蒙古源流箋注》、《蠻書校補》、《元朝秘史注》等),還著有《玉谿生(李商隱)年譜會箋》、《史微內篇》、《遁龕文集》等,還曾教書于北大、北師大、光華大學、燕京大學等;張東蓀,原名萬田(字圣心),哲學家、社會活動家,也是著名的民主人士。
張東蓀早年留學日本,是民國初期大名暴起的政論家,也是民國著名政治派系“研究系”的主要成員之一(以及“共學社”、“再生社”等)。張東蓀先后創辦和主持的輿論媒體有《庸言》、《正誼》、《中華雜志》、《新中華》、《時事新報》和副刊《學燈》、《解放與改造》、《哲學評論》、《新哲學論叢》、《再生》等,在中國近代思想史上,由他點燃和參加的思想論戰,先后有國民性改造、社會主義論戰(他提倡的是“基爾特社會主義”)、科學和玄學論戰、新哲學運動、唯物辯證法論戰、抗日救亡運動、中間路線運動等。他還先后在上海中國公學、光華大學、北平燕京大學等執教。1932年他發起成立了國家社會黨(后又有“北方救國會”、“民主政團同盟”等),后來他曾出席國民參政會和舊政協會議。
在抗日戰爭中,張東蓀在北平被捕,他堅拒日本人強邀的偽華北教育督辦(接周作人之班)一職,期間曾四次自殺未遂,后被保釋出獄。張東蓀在戰后致力于中國的和平和進步事業,當時他是民盟的主要負責人之一(曾任中央秘書主任)。圍繞戰與和,他極盡其政治斡旋的本事,同時他也宣稱要保持“左不盲從,右不落水”的立場。當時他的政治聲望達到他一生的頂點,為各方政治勢力所看重,他也利用為各方所倚重的事實,堅守自由主義的政治姿態,但在實際上則傾向于中國共產黨的新民主主義路線和政策,并且介入斡旋北平的和平解放,發揮了極為關鍵的作用。新中國成立后,他當選為中央人民政府委員兼政務院文化教育委員會委員,并且當選為民盟中央政治局委員。

三、所謂“張東蓀案”

豈料,不久后的1951年知識分子思想改造運動中,張東蓀成了燕京大學(當時他是哲學系主任,與校長陸志韋、宗教學院院長趙紫宸3人為重點批判對象)乃至全國知識界的“反面標兵”;更匪夷所思的是,1952年“張東蓀案”東窗事發——原來他認為中共“一邊倒”的外交方針不符合中國的利益,進而他利用自己以前曾作為“調人”的資格以及與司徒雷登和美國的關系,私愿調解中美關系,貿然和一個名叫王志奇的“美國特務”發生聯系,又在面臨中國將卷入朝鮮戰爭的嚴峻局勢下,他要王傳話給美國國務院:“打起仗來千萬不要打中國,留著中國,且看將來。”昧于世事、書生氣十足的張東蓀,在情切之下貿然地將當時尚是屬于國家機密的“國家預算”和可有“合作希望”的政協民主人士名單交與王。他后來意識到王是騙子,斷絕了與王的聯系。王被公安部門逮捕,交代了與張的關系。 ......
很抱歉,暂无全文。欢迎作者提供全文。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