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黨政 > 文章正文

談家楨的黨外布爾什維克情懷


胡新民

  

  “毛主席是重視知識分子的作用的。”

  談家楨是國際著名遺傳學家,中國現代遺傳學奠基人之一,杰出的科學家和教育家。他于1936年獲美國加州理工學院哲學博士。1937年任浙江大學生物系教授。1952年院系調整后任復旦大學生物系教授兼系主任。1980年當選為中科院院士,后來還當選為美國國家科學院外籍院士、第三世界科學院院士、意大利國家科學院外籍院士。1951年,談家楨加入中國民主同盟,此后擔任了民盟中央第五、六、七屆副主席,民盟中央第八、九屆名譽主席。

  談家楨在遺傳學上取得的成就是國內外學界公認的。在談到中國遺傳學的發展的時候,談家楨認為:“我可以說,沒有毛主席的親切關懷和熱情支持,就沒有中國遺傳學的今天。”

  談家楨曾經十多次在各種場合見到過毛澤東。最使他難忘的是,曾四次受到毛澤東的直接接見。

  談家楨和他的老師李汝祺都曾留學美國,師從美國的著名遺傳學家摩爾根,因而他倆也都成為了堅定的摩爾根學派。

  1956年之前,“全盤學蘇聯”在中國很熱。在當時的遺傳學領域,獨尊蘇聯的李森科為社會主義學派,而把摩爾根指責為資本主義學派。作為當時在遺傳學研究上已經很有名氣的談家楨,因為是摩爾根學派,使他在從教的復旦大學里不能開設遺傳學課程,也不能從事遺傳學研究。

  毛澤東對這種學術研究上首先問“姓資姓社”,因而造成對學術界一些領域亂貼政治標簽的現象非常不滿。1956年4月28 日,毛澤東在中共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上說:“講學術,這種學術也可以講,那種學術也可以講,不要拿一種學術壓倒一切。你如果是真理,信的人勢必就會越多。”5月2日,毛澤東又強調:“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范圍之內,各種學術思想,正確的、錯誤的,讓他們去說,不去干涉他們。李森科、非李森科,我們也搞不清楚,有那么多的學說,那么多的自然科學學派。就是社會科學,也有這一派、那一派,讓他們去談。在刊物上、報紙上可以說各種意見。”在毛澤東的主導下,1956年8月,由中宣部牽頭,由中科院與高等教育部聯合組織,召集中國遺傳學的摩爾根派和李森科(米丘林)派的主要代表人物,在青島舉行了一場為期15天的座談會。

  作為此次座談會七人領導小組成員之一的談家楨,認識到這次會議除了為摩爾根學派恢復名譽外,實際上還是一次貫徹毛澤東“百花齊放,百家爭鳴”方針的會議,將從根本意義上調動廣大知識分子投身社會主義事業的積極性。第二年3月,他在北京參加了一次由毛澤東主持的座談會。在會上,毛澤東對他說:“你們青島會議開得很好嘛!要堅持真理,不要怕,一定要把遺傳學研究搞起來。”“過去我們學習蘇聯,有些地方不對頭。現在大家搞搞嘛,可不要怕!”

  談家楨在1993年回憶道:“主席的這段話,不僅使我國的遺傳學出現了生機勃勃的景象,而且對我來說是一個巨大的鼓舞,徹底解決了我思想上的負擔。我在復旦也重新開了課,并大膽地開展研究。”“毛主席的關心和希望,給了我巨大的力量和勇氣。”

  此后毛澤東還和談家楨進行過三次關于把遺傳學搞上去的談話。其中對談家楨影響最大的是1958年1月5日凌晨的談話。這次應毛澤東的邀請參加談話的還有著名歷史學家周谷城和著名報人趙超構。這次談話留給談家楨最深的印象是,“主席當年在百忙中,不辭勞苦,抽出時間,聯系群眾,聽取群眾意見,關心群眾的生活和工作,謙遜有禮、熱情可親,真是叫人心服,令人感動!談話時又是幽默豪放,博古通今,令人敬佩!偉大出自平凡,我想毛主席之所以能為中國人民的偉大領袖,也絕對不是偶然的事情。”

  盡管有毛澤東的公開支持,談家楨的研究之路還是不斷遇到干擾和阻撓。不過,談家楨仍然取得了相當可觀的成績。1961年年底,復旦大學的遺傳學教研室升格為遺傳學研究所,成為了國內高等院校的第一家遺傳學研究所。擔任所長的談家楨帶領一批中青年人向著遺傳學高峰攀登。到1966年“文革”前夕,這個科研集體共發表科學研究論文50余篇,出版專著、譯作和討論集16部。談家楨還學習摩爾根的治學方法,培養了一大批有為的遺傳學工作者。

  “文革”期間,談家楨遭到批判,夫人含冤去世。1968年底,毛澤東點名解放了包括談家楨在內的八位教授,毛澤東當時還說了一句:“談家楨還可以搞他的遺傳學嘛!”1970年,毛澤東要王震了解談家楨的研究進展。隨后王震兩次托人寫信給談家楨,約他一起到全國各地考察。談家楨喜出望外,認為這是代表了黨中央、甚至是毛澤東本人的意圖的,得到單位領導的批準本應是順理成章的事情。于是,他立即把信交給了當時復旦大學的領導,后來轉到了上海市革委會的一位領導手中。那位領導批示“這些老家伙(指王震),就是喜歡這樣的人,不要理他。”面對這種大大出乎預料的情況,談家楨認為:“中國的情況常常如此:盡管當時許多人都竭力把自己打扮成最聽毛主席的話,最擁護毛主席的樣子,事實上,正是這些人在反對毛主席。結果是,毛主席的意思很難貫徹,毛主席的話也變得不大管用。”

......
很抱歉,暂无全文。欢迎作者提供全文。

更多關于“談家楨的黨外布爾什維克情懷”的相關文章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