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小學 > 文章正文

白斑母豹


沈石溪

  貝臘是生活在西雙版納的一名基諾族少年,今年十四歲了。按基諾人的習慣,十四歲就該成人了。貝臘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為死去的阿媽報仇。
  9年前,在一個炎熱的夏天里,阿媽帶著幼小的貝臘出寨子到瀾滄江邊采水蕨芨,遇到一頭饑餓的惡豹,惡豹撲向阿媽身后的小貝臘,阿媽抽出象牙長刀向惡豹砍去。可是哪里是這惡豹的對手,很快阿媽就被惡豹吃掉了,貝臘跑得快才終于脫身。
  小貝臘立下血誓:長大成人后,第一件事就是要親手殺死惡豹,剁下它的腦袋血祭阿媽!
  貝臘背著獵槍、帶著長刀、揣著阿媽的血帕子進山殺豹子。終于在一棵被閃電電焦的枯樹后找到了骷髏洞。
  貝臘站在洞口,擰亮大電筒,看到一頭渾身布滿金錢斑的母豹正趴在洞里。貝臘對著洞口大叫嚷著。可是洞里一直都沒有動靜,過了一會兒。才傳來一陣低噪聲。貝臘看到白斑母豹身下滲出一團血,兩只剛出生的小豹崽,在污血中蠕動。
  貝臘的心顫了一下。白斑母豹終于出來了。它四肢無力地爬到洞口。眼角落下一滴淚花。貝臘將黑洞洞的槍口對準它,母豹一動不動,用身體擋住洞口。
  貝臘跺著腳狠狠地對豹子說:“我再讓你活兩年,到那時我們再拼個死活!”母豹似乎聽懂了,它輕輕地點了點頭。
  轉眼兩年過去了。貝臘再次背著獵槍,挎著阿媽留下的象牙長刀,揣著那塊血帕子上山。骷髏洞外的草坪上,白斑母豹正躺著午睡。貝臘走向豹子,把那條被阿媽鮮血染紅的帕子揉成一團向母豹擲去。母豹慢吞吞地睜開眼。用前爪撥了撥血帕子,一股血腥味使豹子惺忪的睡眼里掠過一道驚悸的光。貝臘提高警惕,以為豹子會一躍而起,向他撲來。誰知白斑母豹又漠然地閉上眼,呼嚕呼嚕又睡上了。
  貝臘憤怒地舉起獵槍,槍管卻有意識地向上抬高了半寸。
  “砰”,霰彈的碎片噴濺在白斑母豹的臉上,它被激怒了,終于從草地上跳起來,揮舞著尖銳的爪子向貝臘撲來。貝臘扔掉獵槍,抽出象牙長刀向惡豹砍去。
  象牙長刀砍進了豹腰。同時,瘋狂的母豹兩只前爪搭上了貝臘的肩膀,沉重的身軀壓下來,緊緊地卡住貝臘的喉管。
  貝臘堅持著,沒有恐懼和絕望,他緊緊地攥著手里的刀,不知過了多長時間,母豹睜大的雙眼慢慢閉闔,沉重的身軀訇然倒地。貝臘窒息的喉嚨頓時一陣舒暢。它倒在他的前頭,貝臘痛快淋漓地吐出了最后一口白沫。
  
  科荷摘自《兒童文學》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