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市场营销 > 文章正文

马云的江湖 史玉柱的兵法


谢扬林

  
  11月,一个网络造梦迭出的月份,巨人网络与阿里巴巴分别在纽交所与香港联交所上市了,史玉柱的巨人成为了在美发行的中国市值最大的民营企业,马云的阿里巴巴打破了香港科技股冻结资金的最高纪录。一个是“著名的失败者”,一个是“颠覆传统的草根创业者”。他们相似的年龄与逆境中的激情,让两人成为值得并列比较的企业家。
  很久以前,史玉柱说话,别人说他是骗子;马云说话,人家以为他是疯子。历数中国企业家,史玉柱和马云都属异类。
  这一如他们的长相,马云的五官颠覆了传统比例,史玉柱即使天天穿着白上衣也不会有人说他长的标致。要是在娱乐界,他们都要被贴上丑男的标签。这恰恰验证了一个千古不迭的道理,让男人骄傲的并非容貌,有时,成就与容貌恰恰成反比。
  史玉柱与马云在商业上有着两个共同的特征:
  第一,他们都特别注重商业模式,巨人与阿里巴巴的成功首先是商业模式的成功,这是一种超越式的创新。史玉柱与马云对商业的理解,已经超越了中国第一代企业家和第二代企业家;
  第二,他们在团队建设的领导能力上都非常强,都有追随多年的核心团队,即便在公司最困难的时候,不离不弃。史玉柱负债不能出面时,是手下在撑着,马云的18个创业伙伴,始终如一。
  
  商业风格:
  毛泽东的兵法与金庸的江湖
  
  但是史玉柱与马云的商业模式,他们自己可以复制,别人却不好模仿。征途以万人计的保健品式二三线城市营销团队让竞争对手忘尘莫及;阿里巴巴的电子商务、淘宝和支付宝、搜索、阿里软件的组合奠定了行业的防御体系。
  史玉柱与马云,总有别人看来意想不到的招数。马云的商业风格总是夹带着金庸的武侠气息,无论是战略、战术还是管理。1999年从北京撤回杭州创办阿里巴巴是受了《天龙八部》中虚竹破解“玲珑棋局”的启发——置之死地而后生;那号称“光明顶”的会议室悬挂着金庸的题词;如今的五大业务被称为“达摩五指”;甚至连公司的价值体系,先后被称为“独孤九剑”和“六脉神剑”。“ 独孤九剑”是指:群策群力、教学相长、质量、简易、激情、开放、创新、专注、服务与尊重,而“六脉神剑”则是:客户第一、团队合作、拥抱变化、诚信、激情、敬业。事实上,马云第一次成为热点新闻人物,借助的也就是武侠,那是在2000年9月首届西湖论剑,这位并无实力的杭州网络掌门找来了武侠大师金庸,打着大师的招牌,唤来了当时声望与实力远在其之上的王志东、张朝阳、丁磊与王峻涛。一直以来,马云从不掩饰自己对武侠的偏好。
  史玉柱的商业风格则极大地受着毛泽东的影响,《毛泽东文选》要算是他读的最多的书了。1997年巨人大厦危机前3年,他开始对公司施行军事化管理。下命令、下战书,不停地集体开会。他在公司发动了汉卡、保健品与药品的“三大战役”,溃败后又将各分公司整编成“军”、“师”,经理们也被冠上了“方面军司令员”、“师长”等头衔。他也相信,巨大的压力能让年轻人迅速地成长为“师长”、“军长”。在他经历了著名的失败,“隐姓埋名”在江苏做脑白金的时候,有段时间,每天给手下布置好市场功课后,就一个人开车去了偏僻的小树林,捧着毛泽东的书读一整天,中餐就用面包填充。对于之前的失败,史玉柱的反思是,从毛泽东军事思想中找管理方法没有错,自己的失败,恰恰在于对毛泽东军事思想领悟的不深入。脑白金每在节庆前的广告轰炸,征途竖起免费大旗,又在竞争对手跟进时,敌退我进地向收费市场进攻,均能找出军事痕迹。
  
  招无定式:
  读出来的道与生死线上走出的路
  
  但是史玉柱与马云的商业思想又没有被兵法与江湖所束缚。事实上,在他们创业的后期,均追求着一种“招无定式”的境界。
  《笑傲江湖》是马云最喜欢看的书,书中一位叫风清扬的武林奇人则是马云最希望成为的角色,他曾在张纪中拍摄《笑傲江湖》时,设法想去客串这位隐居在华山的绝世剑客。在马云看来,“他(风清扬)的武功是出手无招,这是我一直向往的一种境界。”在CCTV《赢在中国》的一次点评中,马云的另一种表述是:“我最喜欢的是出手无招的人,真正有招数的人不是高手,创新就是把棍法糅合在刀法里面,把刀法糅合在鞭法里面。”
  史玉柱打通任督二脉则是在第一次失败后去攀登珠峰时,在海拔5300米处,为了节省800元的导游费,史玉柱与同行4人冒险前往,结果迷了路,体力耗光,遭遇了生死之劫。事后史玉柱说:“下来之后感觉到,我已经死了,确实是捡了一条命回来。以后还有什么要顾忌的,这条命都是白捡的,所以一下子人就放得特别开,所以回来以后所有的管理、营销,也就没有任何条条框框了,把过去所有的条条框框打破了,怎么实用怎么来。”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