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歷史風物 > 文章正文

袁世凱之死


劉振修

  假如袁世凱不稱帝,后人又會如何評價他呢?當然,這僅僅是“假如”!
  
  1915年12月13日,袁世凱在居仁堂受文武百官朝賀,改國號為“中華帝國”,以1916年為“洪憲元年”,并定于元旦舉行“洪憲皇帝”的登極大典。斗膽稱帝,天怒人怨,老袁自此人心喪盡!南方討袁軍興,北方眾叛親離,甚至連他一手提拔起來的北洋部將們也紛紛反對他。四面楚歌的他又驚、又恨、又怕,疾病猝發,于民國5年(1916年)農歷五月初六一命嗚呼。
  “洪憲皇帝”袁世凱從發病到咽氣,只有短短幾天。他生來體壯如牛,飯量超過常人一倍,更因終生習武,腰不弓背不塌,怎么只活了五十七年?
  
  在內外夾攻下病倒
  
  袁世凱很少患病,精神體力一向很好。攝政王載灃在把他罷職的時候,說他“現患足疾,步行艱難”,命令他“回籍養疴”,那不過是一個借口罷了。其實他的腿只有很輕微的風寒病,并不是真有什么不能走路的大毛病。袁世凱到中南海以后,從來沒有病得不能下床,不能辦公。在府里雖有四個中西醫生,但是袁世凱從不相信西醫,也從不請中醫給他診脈開方,在老袁那里,他們是“無處用武”的。袁世凱平時對于重要的電文,向來是親自批閱,他的記憶力相當強,辦公和會客也從來沒有出現過倦容,應該說他的精力是很旺盛的。
  那一年過元宵,幾個姨太太為了“妃”“嬪”名稱爭執以后,他就吃不下東西,覺得食量漸減,精神不振,慢慢就變成了病。有的人說他的病一定是氣裹著食所致。其實,他的“洪憲稱帝”遭到全國人民普遍反對,他在內外夾攻的情勢下,精神上的壓力是他致病的主要原因。蔡鍔云南起義后,袁世凱已“形神頗瘁”,有元旦人賀者見他“面目黧黑,且瘦削,至不可辨認”。這時他“夜間失眠,喜怒不定”,又患腰痛,病情逐日加重,“失其自信勇斷之力,僅存一形骸矣”。他卻諱疾忌醫,否認自己有病。某日徐世昌推薦其弟徐世襄來給他治病,說“肝火太旺,神思太勞,宜休養”,他很不高興,立即令徐退出。
  后來,他雖請了中醫診治,吃著中藥,但這心病是藥力所不及的。眼看大勢已去,明令撤銷帝制,原還想仍然保全總統職位,但是他當時已經處在四面楚歌、眾叛親離的境地。先是“籌安會”六君子騙了他,搞得他民怨所指。到最后,連他最信任的四川將軍陳宦、陜南鎮守使陳樹藩、湖南將軍湯薌銘也先后通電宣布“獨立”。這真是對他的沉重打擊,他羞憤交加,又恨又怕,再也支撐不住,以致身死。正所謂“起病六君子,奪命二陳湯”。
  
  至死不肯上醫院
  
  袁世凱有病以后,雖然吃著中藥,卻還是下樓辦公和會客。直到陽歷4月中旬以后,病勢漸漸加重,才不再下樓,但他在樓上臥室里,仍舊下床坐著看公文,有時候還會見一些重要的來客。這樣延續到5月初,病勢更重,不能下床,才不再辦公。他病得最嚴重的時刻,不過四五天。就在這個時候,傳說他的三兒媳婦偷偷地割了股上的一塊肉,熬成了一小碗湯,送給他喝。袁看到碗內那一塊肉,問:“是什么?”,可能是意識到那是有人在“割股”了,就連聲說:“不喝!不喝!”人們只得把它端了出去。有的人說,他的大兒子袁克定曾在這個時候割過股,究竟是誰沒有人考證。
  6月初,法國醫生卜希爾和中醫蕭龍友等負責給袁世凱治療,診斷為尿毒癥。開始他們都認為沒有危險,可是由于治療不當,病情驟然惡化了。初期癥狀是小便困難,這時如果住院導尿或開刀,是不會有生命危險的,但袁世凱一向堅信中醫,不肯找西醫來診視。到了最后幾天,不能吃,不能尿,尿毒漸漸在全身蔓延開來。那時已經到了極其危險的時刻,但是他的神智始終清醒如常。家里人看到他的病情嚴重,中醫已經束手無策,他又不相信西醫。袁克定主張用西藥,妻妾及袁克文等則堅持服中藥,“家族三十余口,情急失措”,爭吵不休,莫衷一是。后來袁克定請來法國醫生診治,說需要住院動手術,但老袁死活不肯到醫院去。當時他的病情到醫院去也確實有困難,于是決定先行導尿,以解除痛苦,醫生用了五個玻璃火罐在老袁的后腰部位往外導尿,但導出來的全是血水。到了黃昏,他可能意識到自己的病情夠危險的了,卻又認為或者還不至于死,所以就叫人把段祺瑞和徐世昌找了來,把總統印付給徐世昌,并且對他兩人說:“總統應該是黎宋卿(元洪)的,我就是好了,也準備回彰德啦。”
  6月5日深夜,老袁神昏氣短,瀕于死亡。到了第二天,也就是農歷五月初六(陽歷6月6日)上午十點,這個逆歷史潮流而行的“洪憲皇帝”,懷著對人民革命的恐懼,對帝國主義的怨懟,對爪牙背叛的憤恨,結束了動蕩的一生,年五十七歲。
  
  死后第三天才入殮
  
  袁世凱死后,外面有他是自殺身亡的謠傳,所以死后沒有立刻入殮,暫時停放在居仁堂的樓下。那時天氣正熱,雖然在尸體的周圍擺了許多冰塊,身上還放了許多香菜,但還是不能阻止尸體臭味向外發散。到了第二天,不但尸體向外發臭味,而且嘴角也流出了血,同時他的肚子更加膨脹起來(他病得最嚴重的時刻,不過四五天,在這以前,始終沒有斷飲食)。直到三天以后,老袁的尸體才入殮。入殮的時候,穿的是祭天的禮服,頭上是平天冠,腳上是朱履,那年很熱,他又是過了相當長的時間才入殮的,因此,除了他的尸體還在繼續散發著臭味以外,他那原來就比較肥胖的軀體,到此時也就更加腫脹起來,因而死前剛剛做好的所謂“十二時辰”到陰沉木棺材里竟至放不進去。實在無法,只得把這個加工定做的棺材抬了回去,另換了一口陰沉木棺材。入殮后,棺材抬到懷仁堂正廳停放,布置了靈堂,又過了十天,人們把老袁的靈柩移到彰德進行安葬。
  袁世凱從得病到死,他始終是清醒著的,昏迷不醒的時間,還不到十二小時,并且可能認為自己不會就死,所以既沒有留下什么遺言,也沒有對后事作任何安排。
  傳言說袁世凱死前曾指定“大太子”袁克定為繼任者,真是這樣嗎?在他尸骨未寒時,人們打開他生前寫就繼承者名字的“金匱石屋”,這套由上一任指定傳位于某某人的方式,還是沿用清室的老辦法,但中華民國的約法上就是這么規定的,只不過候選名單不止一人,而是三個,即大總統可以指定三個人為其繼任者。所以老袁也依法辦事。稍微出人意料的是,那張紙上并沒有傳言中的“袁克定”,倒是依次寫著:黎元洪、徐世昌、段祺瑞三位。袁世凱總算還明白,天下不是自家的。但他至死沒弄明白的是,逆歷史潮流而行的“洪憲帝制”丑聞,實在是怨不得別人,宦海幾十年的官場老手,走錯一步就使自己掉入了萬劫不復的深淵,沒有名垂民國,卻真正落了個“遺臭萬年”的下場!
Tags:袁世凱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