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時尚娛樂 > 文章正文

誰說年少情深許白頭


  下雨時,青歌正在街角的音像店逛。門口那張有大片浮云和金色麥田的海報,被呼呼的風吹得刮起來。她站在那里看著,仿佛一個無關的過客。

  青歌真的沒有想到會再次遇到邱聲。人群嘈雜,超市里堆放著的罐裝可樂忽然倒塌,發出巨大的響聲。人們紛紛側目,邱聲的臉就那么毫無預兆地映入眼簾。已經不再是年少時的那張臉,但嘴角那一絲若有若無的笑,仿佛是一個標記,這么多年都沒有改變。

  她還記得第一次見到邱聲的場景。那時的她,對待事物從來都是漫不經心。只是邱聲給她的印象太過深刻。很多時候,他總是一個人,在舊實驗樓的那個樓梯拐角,半趴在欄桿上,身體成四十五度的姿勢。右耳上的耳釘在陽光下一閃一閃地發亮。

  她坐在圖書館二樓靠窗的位置,只要稍稍一抬頭就可以看到他的身影。他有時候會點燃一支煙,拿在手上卻并不吸。晚間時候,會看到星點的火光一直亮,直到歸于寂滅。

  她知道他叫邱聲,身邊的女孩子們總在議論他。他早戀、打架、曠課、抽煙,十足的壞學生。但是他的成績又實在是好,好到整個學校的老師都情愿對他的舉動睜一只眼閉一只眼,所以誰都羨慕關敏捷。

  關敏捷是他的女朋友,青歌也見過。那是個乖巧的女孩子,大多時候都是沉默地跟在邱聲后面。邱聲的光芒太過耀眼,每個人都不得不對他注目。可是,青歌知道他是很寂寞的人。他趴在欄桿上的那個身影,后來就變成了她心中的一道風景,這是誰也不知道的秘密,在她的青春年少里漸漸變成了一場無人拯救的情傷。

  青歌怔怔地看著他,有一瞬間完全沒辦法思考。然后他也看到她,于是笑了起來,繞過倒塌在地亂七八糟的易拉罐走到她面前。

  “你也在這里啊,青歌。”她喃喃,“邱聲?”仿佛是夢一般地自語。

  邱聲笑:“沒想到你都沒怎么變。”

  她仰臉去看他,她不知道他竟然知道她的名字,因為他們從來沒有說過話。距離最近時也只是她去收他的英語作業本。有時候他在,就會隨手扔給她,有時候不在,有人便會說,在他抽屜里自己找吧。青歌記得他的抽屜從來都是干凈整潔的,書本擺放整齊,而他的英語作業本永遠放在右邊一沓書的第三個。很奇怪像邱聲這樣一個身上處處被標記了壞孩子的人,作業卻都是按時完成的。這大概也是老師們愿意容忍他行為的原因之一吧!

  邱聲仿佛很高興:“你還記得我?”他笑起來時眼角微微上翹,額頭舒展開來,像一個小孩子。

  青歌想起那一次在走廊上遇到他和關敏捷。他也是這樣笑著,猝然轉頭來看她,還未來得及收斂笑意,關敏捷在后面追著他。青歌站在冬日暖陽下,聽著他的笑聲漸漸遠去。走廊的盡頭有人在大聲地讀英語,她在薄薄的晨光中,聽見自己心一點一點失守的聲音。

  青歌笑:“當然記得你了。”

  身后超市里的工作人員正在收拾混亂的現場,涌過來的人群又漸漸散去。她站在那里,聲音里仿佛有點濕意,鼻子酸酸軟軟幾乎要掉出眼淚來。于是倉促地轉頭:“你變太多了。”

  他真的是變太多了,高中時那枚亮閃閃的耳釘已經不見了,頭發也剪得很短,簡單的T恤加上洗得發白的牛仔褲。可他還是這么的單薄,瘦瘦的卻顯出陽光氣息。她從前一直迷戀的男孩子已經漸漸成長,蛻變成了另外一個人。他還過來和她打招呼,盡管她一直懷疑他是否還記得她,可他確確實實地叫出了她的名字。他叫她青歌。

  五月的城市里,空氣里有一種潮濕縹緲的香。高大香樟下落了一地細小的花瓣,腳踩上去,總有一種前塵往事撲面而來的錯覺,不下雨時,它們會沙沙作響。青歌一個人沿著馬路回家,沒有打傘,雨水被風吹得四下散開,脖子里一陣透心的涼。她一個人住在校外,依舊是一個人獨來獨往,人群中寂寂無聲的女孩子。

  青歌不知道原來邱聲也在這個城市,就在離她不遠的大學,可是她從來都沒有遇到過他。他成績那么好,畢業時,她甚至沒有勇氣偷偷看他的志愿,她怕他會離她很遠,她怕自己再也沒機會看到他。畢竟他的成績完全可以去他夢想中的任何一所大學。那是她永遠也不可能追趕上的距離,所以不如不知道。只是青歌真的沒想到,原來他一直就在她的身邊。

  或許很多時刻,他們甚至可能就在茫茫的人海中擦肩而過,在同一個站臺上,一個上車一個下車,短短的幾步之遙,卻無法相見,而今幸好又再遇上了。青歌仰臉去看天,遠處的樓層沉浸在一片茫茫的霧氣中,有雨水打在臉上。可是遇上了又有什么用呢?以前有關敏捷,現在就算沒有關敏捷還會有其他的女孩子,他那么優秀,一直在她仰望的視線里繁花似錦。

  青歌沒想到他們這么快又會再見面。青歌上完課去圖書館借書,路過籃球場時,聽見有人叫她,回頭看有人在球場的那頭對她揮手。

  青歌停了腳步,邱聲繞過大半個球場過來。他的額角還兀自滴著汗,頭發濕漉漉的,有一縷耷拉下來貼在額頭上,看起來有點怪異。青歌想笑,卻還是禮貌地和他打招呼,“邱聲。”他還在喘氣,胸口上下起伏,可是一身白衣,帥得那么驚心動魄。她低頭看著抱在懷里要去還的書,不敢去看他的眼睛。

......
很抱歉,暂无全文。欢迎作者提供全文。

更多關于“誰說年少情深許白頭”的相關文章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