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時事政治 > 文章正文

戒網癮訓練營:拯救還是毀滅


  前不久,廣西一名年僅15歲半的網癮少年在被送入南寧一家戒網癮訓練營10多個小時后突然死亡。據警方初步調查,涉嫌致死網癮少年的竟是幫其戒除網癮的幾名教官。
  這家名為“南寧起航拯救訓練營”的培訓機構是如何“拯救”學員的?它的生存模式帶給我們哪些警示?
  鐵絲網林立的“訓練營”
  “南寧起航拯救訓練營”位于南寧市江南區吳圩鎮上的廣西電子技工學校內,位置相對偏僻。
  記者前不久來到這里,已是人去樓空。訓練營占地不大,周圍全部由鐵絲網圍起,一幢三層樓房就坐落其中。除了旁邊幾間簡易房,這幢樓房是訓練營里惟一的建筑,也全部被鐵絲網圍著。從一樓的樓梯口開始,鋼筋焊鑄的“門”把守著下樓的通道。在二樓、三樓的走廊上,鐵絲網又將樓層之間的空隙連接起來,將其網羅成一個密不可分的整體。
  引發社會廣泛關注的南寧網癮少年致死案就發生在這里。今年8月2日3時許,年僅15歲半的網癮少年鄧某在進入這個訓練營10多個小時后身亡。據了解,死者系廣西桂林資源縣人,于8月1日到“南寧起航拯救訓練營”戒除網癮。死者的父親鄧飛心痛地發現,兒子尸身上有多處傷痕,整個面部呈醬紫色,眼睛、鼻子、嘴巴、耳朵均有大量的污血。
  隨后,“南寧起航拯救訓練營”的4名教官由于涉嫌毆打鄧某被當地警方刑事拘留。南寧市江南區政府副區長張樹輝介紹,“南寧起航拯救訓練營”沒有在當地有關部門進行登記,屬非法經營,8月7日下午,相關部門已依法對其進行取締,這個培訓機構的13名嫌疑人已被刑事拘留。目前,“南寧起航拯救訓練營”122名學員已全部被家長接回。
  兩個學員的“課程”體驗
  那么,這所訓練營到底采取什么方法“拯救”這些“網癮少年”呢?效果又如何?
  “南寧起航拯救訓練營”負責人夏正表示,按照規定,新來的學員首先要把訓練營的規章制度背下來,之后才能參加團隊訓練。團隊訓練有一個環節就是體能訓練,即在訓練營教官的帶領下,完成50圈每圈100米的跑步。“除了軍事體能訓練,訓練營還安排了心理輔導、國學教育、簡單的法律知識講授等課程,還包括一些戶外生存與拓展訓練。”
  然而,半月談記者經過多方走訪后發現,事實上,訓練營的課程安排與夏正的介紹并不相符。簡單的體能訓練甚至體罰成了這家訓練營的主要教育手段,營中的絕大多數孩子都受過教官的毆打,身上帶有不同程度的傷痕。
  14歲的小黃和15歲的小吳向記者講述了他們在訓練營中的經歷。

  家住貴港的小黃是7月15日來到訓練營接受戒除網癮訓練的。“訓練營的人把我接到這里已經晚上12點了。一到就把我關到二樓的‘禁閉室’里罰站。”小黃說,禁閉室的墻上貼著兩張紙,其中一張寫著幾個大字:你為什么來這里?另一張則是訓練營的14條規章制度,“他們說罰站的時候要把這些規章背下來”。
  凌晨3點,“禁閉室”又進來一個新學員。“教官問他話,他一下沒回答上來就挨了打。”由于多看了幾眼,小黃也挨了教官三鞭子,這是他進訓練營第一次挨打。隨后,教官讓小黃找自己身上的毛病,由于教官不滿意,小黃又受到了第二次鞭打:“他們在我手上打了100鞭子,我手當時就腫了,后來起了很多水泡。”
  經過一個罰站的不眠夜,小黃背會了訓練營的規章制度,但此時的他已經餓得站不住了,被派來“監視”他的兩個學員打了小報告——小黃遭到了第三次毆打。7月16日晚上7點多,教官命令小黃去操場上做體能訓練。“教官說要一次性跑100圈、做200個俯臥撐、200個上下蹲。”由于一整天沒吃飯體力不支,才跑了10圈小黃就倒下了。“教官馬上跑過來用鞭子抽我屁股,我疼得受不了就起來又撐著跑,結果還是倒下去。最后3個老學員拖著我跑完了100圈。直到睡覺,還是沒讓我吃飯。”
  到了7月17日,“一切就都正常了”,小黃說,在訓練營里,早上有時6點起床,有時6點半,一切“要聽吹哨”。起床后疊完被子就下樓集合,教官講幾句話,再回宿舍整理內務。之后就是吃早餐,洗完餐具集體練習走隊列,整個上午就在走隊列中度過,“隊列走不好也是要挨打的”。中午吃完飯是午休時間,“但有時教官不讓休息,我們就在那站著”。下午3點半起床之后又是重復上午的內容:整理內務、練隊列。晚飯后集體觀看《新聞聯播》,之后就是洗澡睡覺。“睡覺前還有一個集合,教官總結一天所做的事情。我們宿舍睡著兩個教官,晚上誰也不敢說話。”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