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旅游民俗 > 文章正文

磨功


  文 楊鎮江

  在鄉下長大的我們,最懂得“磨”的含義。

  先在水缸里打一盆清水抬到磨石邊,把磨石洗凈,然后躬下身子,雙手緊握鐮刀。握鐮,常常是一只手握著鐮刀把,一只手壓著鐮刀尖。開始磨了,握著鐮刀把的手負責用力往前往后推拉,壓著鐮刀把的手除了要壓著鐮刀尖的刃磨外,還要負責在水盆里打清水來沖洗刀與磨石在深度摩擦后產生的黏液,以保證磨石對刀刃有足夠的摩擦力。

  “磨”的含義體現在動作的持久與反復上,能“磨”出一個人的耐性來。先要臁刀缺口的地方放在磨石粗的一面把缺口磨平,再把已經全部變鈍口的刀刃放在磨石細的一面,慢慢地反復磨。這個過程常常需要半個時辰,一點都不能急。磨到最后,用大拇指試試刀刃,若是有一種麻醉酥的感覺,就算磨好了。或者,從頭上拔下幾根頭發放在刀刃上,用嘴吹,頭發整整齊齊斷落,也算磨好了。“磨刀不誤砍柴工”,費時慢慢磨好的鐮刀最能給人成就感。看到刀鋒所過之處,鮮嫩的青草非常情愿地委身于人,一眨眼的工夫就能裝滿背簍,真有一種詩意人生的感覺。

  十歲那年夏天,由于沒有磨好鐮刀就去割草,結果沒割上幾刀草,鐮刀在堅韌頑強的山草面前繳械投降,迅疾滑向左手食指,連指甲帶肉割去了半邊。直待食指長全之后的第二年,方知磨刀不僅.僅是為了“砍柴工”。于是,老老實實地接受“磨”,直至能把刀刃變得鋒利,能把刀面變成一片錚亮,射出令草木膽顫的寒光。


更多關于“磨功”的相關文章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