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影視戲劇 > 文章正文

琳瑯滿目舊貨攤


夏 史

  評彈名家姚蔭梅編演的彈詞本《啼笑因緣》中,有樊家樹“游天橋”的書目,其中有一段“舊貨攤”唱詞:
  
  [亂雞啼]要問舊貨攤上擺點啥?讓我來一樣一樣唱明白。破陽傘、舊皮鞋、脫底套鞋、彎喇叭、朝靴釘靴、竹衣架。搏勿倒、蒼蠅拍、蚱蜢籠子、寬緊帶、麻將骰子、挖花牌。煙筒頭、銅紐頭、腳踏車鈴、糊刷帚、廣杓炳、鏟刀頭、針線藤匾、帳勺鉤、紗外套、花箭衣、蛀蟲簌落老羊皮、打了補丁花單被、斷脫發條留聲機、一捆舊書丟勒網兜里。鐵鑰匙、銅鉸鏈、榔頭鑿子、老虎鉗、吸鐵石、古老錢、筷豎籠、壞氣墊、手提箱、絲褡褳、鐵銹洋釘、白銅鈿、電燈開關、舊花線、只剩殼子無線電。木茶盞、銅飯碗、煙筒腳爐、蠟釬盤。和尚帽、道士冠、小囡馬桶、痰盂罐。鈍剪刀、壞手表、黃楊如意、煙荷包。竹挖耳、一粒焦、鞋拔、板刷、煙燈罩、破手套、剃頭刀、眼鏡殼子、銅筆套、斷絲燈泡銅藕刨。木魚錘、鑊干蓋、火夾、線板、麻叉袋。斷鏈條、豁線板、揩面毛巾、象牙筷。挖灰扒、熱水瓶,鴉片煙燈、響鈴鈴。油燈掛、煤油燈、缺口花瓶、吊桶繩、雞毛撣帚、“賺績”(蟋蟀)盒。照相架子、鼻煙壺、粉盒子、頂針箍、燉茶架子、洋風爐。結鑷子、銅香爐、墨盒鏡子、腳爐窠。銷息子、瓦茶壺、卷面棍子、竹飯籮。湯婆子、紫砂鍋、鐃鈸磬子、小鏜鑼。念佛珠、瓷夜壺、白底青花真嶄貨,可惜底上有紋路,實用起來要闖窮貨。還有一把外國鎖,配勿著鑰匙等于“丟脫貨”,邊浪一對無錫貨,慧山腳下爛泥做。女的有皺裥,男的有胡蘇(須),頭頸銅絲牽,憋嘴呶勒呶,就是老老頭搭老太婆。
  樊家樹由當差劉福陪同去游天橋,偶然來到一個舊貨攤前。這段唱詞,就是樊家樹所看到的舊貨攤上的東西。
  “舊貨攤”原來是蘇灘中的一個唱段,姚蔭梅將其吸收到自己的書里,并根據自己多年對舊貨攤的觀察和生活經驗,對唱詞作了加工,用以豐富樊家樹游天橋的書情,加上樊家樹與劉福買舊貨攤上“音南香”念珠的情節,成為書中一個生動的插曲。
  這篇唱詞按照評彈牌子曲中的“亂雞啼”曲牌格律寫成。除起句帶腔外,其后便用七字句干念,直到最末一句以拖腔結束。
  唱詞的內容,看似是對攤頭上各種物件的羅列,但總體卻是一幅細致繁復的靜物畫。每件事物通過其特殊名稱顯示出了各自特色。比如搏勿倒(即“不倒翁”)、蠟釬盤、一粒焦(插在婦女發髻上的粒狀飾物)、結鑷子(小鑷夾),銷息子(細竹竿扒耳)、吊桶繩、油燈掛、頂針箍等。雖然今天的聽眾對這些物事已有些生疏,但恰恰能在這生疏中體驗一種歷史滄桑感。
  這種滄桑感更顯示在許多物品前所冠的簡要形容詞上,如破陽傘、鈍剪刀、斷鏈條、豁線板、蛀蟲簌落老羊皮等。這些舊貨,都帶有撲鼻而來的生活氣息,反映出了上世紀二十年代這一地區市民階層以及某些破落戶的生活狀況,折射出了那個時代、社會、市民層的經濟、文化。正如主角樊家樹所說:“看到這個攤頭上的有些東西,可能和大局的興革、朝代的更換有密切關系。如果做學問研究社會的發展變化,這舊貨攤可能有一些參政價值。”也許,我們還可以聯想到這些舊貨在人們生活中曾起過的重要作用,并想象到在這些物件背后與人們生活相關的動人故事,而獲得某種審美感受。
  
  編書人通過舊貨攤的描寫,既刻畫了人物、交代了時代背景、營造了場景氣氛,又通過這一巧妙的情節設置充實了演出的趣味性。“趣”原是評彈藝術的一項審美特性,姚蔭梅是制造和運用“趣”的能手、高手。他對舊貨攤唱詞的巧妙安排,增添了演出的趣味性。尤其在唱詞末尾處,描寫瓷夜壺和“底上有紋路,實用起來要闖窮禍”;一把外國鎖,“配勿著鑰匙等于丟脫貨”;那對無錫泥人,“女的有皺裥,男的有胡蘇(須),頭頸銅絲牽,憋嘴呶勒呶,就是老老頭搭老太婆”。前面的描述為抖包袱底作了鋪墊,于是到結尾總能博得聽眾的滿堂笑聲。
  這些舊貨物件雖說羅列,卻也不是雜亂堆砌。由于物事的排列服從于音律的頓挫和聲韻的諧和,念來音節鏗鏘、節奏有序、韻律悅耳。于紛亂中見諧協、于多樣中見統一,也就在聽覺上給人以諧和的美感。
  唱詞是通過念唱來表演的,因此,表演藝術的高下在演出中起著重要的作用。姚蔭梅有著深厚的說唱基本功,更擅于角色表演。他的演出吐字清晰,快而不亂,抑揚有致,形象生動。更主要的是,姚蔭梅曾漂泊江湖,熟悉底層市民,有著深厚的生活積累,因此在念唱時帶有感情色彩,使人聽來更覺生動、親切。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