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女性 > 文章正文

《這個大叔不太冷》之給你一顆糖,我們和好吧


無緣起

  

  陌塵推薦:年少時,我們總喜歡用利器來武裝自己,其實那只是把脆弱的內心悄悄地隱藏起來,等待那一聲溫柔的呼喚,讓自己有了卸下鎧甲的勇氣。陶染遇到了韓景琛,生活似是包裹了一層淡淡的甜,宛如一顆糖,讓她的心漸漸地融化……

  七

  兩人在療養院待了一個下午,然后直接回家。

  由于時間還早,韓景琛索性將車開到超市,買了一堆新鮮食材,結賬的時候陶染小聲地問: “你晚上要下廚嗎?”

  “嗯,有什么想吃的沒有?當然我只會做家常菜,太復雜的不會。”

  陶染仰頭看韓景琛,邊咽口水邊提議道: “可樂雞翅!”

  韓景琛看著她那副饞樣兒,笑得一臉明媚。

  陶染晃著腿坐在寬敞的料理臺旁看韓景琛做飯,眼珠子滴溜溜直轉,臉上就差寫上“我們和好吧”幾個大字,可惜韓景琛只是專心切菜,并不搭理她,陶染只得沒話找話:“韓景琛,你教我做飯吧。”

  “等我什么時候有空,就教你做可樂雞翅。”韓景琛把小蔥切成段,又去拿洋蔥,沒幾刀下去,韓景琛的眼眶就開始發紅。他忍不住伸手揉了揉,不料手上洋蔥的汁液也隨之進了眼睛,當下就睜不開眼了。

  陶染從凳子上跳了下來,慌忙抓住韓景琛的手問: “韓景琛,怎么辦?你眼睛都紅了,要不要拿水沖一下?”

  韓景琛忍著火辣辣的痛,鎮定地吩咐道: “書房最左邊的那個抽屜里有我常用的滴眼液,你拿過來我試試看。”

  陶染從最左邊的抽屜拿了滴眼液,剛要走,意外地發現了桌子上的一本書,攤開的書頁中竟然被人寫了批注。陶染翻了翻,發現每隔幾頁就能看到那么一兩行頗有風骨的行書。想著韓景琛還等著滴眼液,她強忍著好奇心沒有再翻,只是匆匆看了看封面。

  “青少年教育”幾個字瞬間抓住了她的眼睛。

  走出書房的時候陶染心情有些復雜。韓景琛看這本書無疑是為了自己,難道他是真的想要教好我?我是不是應該為他在百忙之中還抽出時間來管我感到榮幸?

  “陶染,找到了嗎?”韓景琛的聲音從樓下傳來。陶染沒再耽擱,連忙抬腳跑了下去: “找到了,馬上來!”

  韓景琛靠在廚房的玻璃門上微仰著頭,眼眶明顯紅腫了一大片。

  “韓景琛,要不要我幫你?”

  韓景琛搖搖頭,接過滴眼液比畫了好久,卻始終不能把眼藥水準確地滴進眼里。

  “韓景琛,這樣不行的,我幫你吧。”陶染是個急性子,在旁邊看韓景琛白費功夫,恨不得立刻搶過滴眼液幫他滴。

  韓景琛猶豫片刻,還是同意了,雖說陶染不太靠譜,但眼下只有她這一個求助對象。

  陶染拉著他的手往客廳走,因為看不清楚,他腳步有些遲疑,難得不再那么強勢。

  韓景琛仰頭靠在沙發上,這樣的姿勢似乎還是讓陶染覺得壓迫感十足,她的心怦怦直跳,突然莫名其妙地想到了一個詞——荷爾蒙。

  毫無疑問,韓景琛比班上那些整天只知道游戲和美女的毛頭小子有魅力得多。他的長相相當俊美,但是當別人看到他時,第一個關注的卻不是他的外貌,而是他沉靜內斂的氣質,似乎一切盡在掌握之中,沒什么值得他額外費心思。

  陶染忍不住得意,估計到目前為止,最讓他費心思的就是自己了。

  “韓景琛,我怎么沒看到過你女朋友?”陶染跪在韓景琛身邊,一邊往韓景琛通紅的眼睛里滴眼藥水,一邊有些好奇地問道。

  韓景琛閉上眼睛緩了緩才說道:“因為我沒有女朋友。”

  陶染心頭劃過一絲竊喜,不過很快便被她忽略,反而故意嘲笑道:“你不是有毛病吧,這個年紀還沒女朋友。”

  韓景琛繼續閉目養神:“我有沒有毛病跟你沒關系,現在幫我去衛生間絞條濕毛巾來。”

  陶染嘟嘟囔囔地走向衛生間,一副不情不愿的樣子。

  韓景琛雖看不見也完全能想象得到她那副德行,于是不冷不熱地說: “我明天還要去上班,等你什么時候能替我去,我就不用這么拼命了。”

  陶染心里“咯噔”一下,也沒深究韓景琛話中的含義。她的腦海中只有一個想法,難道韓景琛看出來自己對那百分之三十五股份的介意了?

  胡亂抽了條毛巾沾濕后走出衛生間,陶染顯得有些心不在焉。韓景琛接過毛巾蓋在眼睛上,吩咐道:“現在也犯不著再讓林姨過來做飯了,你去打電話叫個外賣,想吃什么就叫什么,我隨意。”

......
很抱歉,暂无全文。欢迎作者提供全文。

更多關于“《這個大叔不太冷》之給你一顆糖,我們和好吧”的相關文章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