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通俗文學 > 文章正文

邂逅


高振橋

  一天,一位女士在街上走著,突然看見角落里坐著一個乞丐。那乞丐上了年紀,滿臉的胡須很長時間發有刮過,穿著一身破爛不堪的衣服。他靜靜坐在那里,行人從他身邊走過,個個投以鄙棄的目光。由于他的身份——一個臟兮兮的無家可歸的老人,人們顯然不想跟他有任何過從。可是,當這位女士看見他的時候,卻動了惻隱之心。
  那一天,天氣寒冷,老人只裹著一件破爛外套,那衣服與其說用來保暖,不如說用來遮羞。女士停下腳步,看著老人。“先生?”她說,“您沒事吧?”
  乞丐慢慢仰起臉,見面前站一個衣著高貴的女人。看上去,她從來不曾少吃過一頓飯。他的第一個想法是,她在耍弄自己,跟許許多多其他人沒有什么兩樣。“您就高抬貴手,離我遠點吧。”他沒好氣地說。
  使他不解的是,那女人還是站著不走,并且還在微笑。她那潔白整齊的牙齒排成優美的兩行。“您餓了嗎?”她問道。
  “不餓,”他自嘲地回答,“我剛跟美國總統一起吃過飯。現在請您讓我自己安靜一會兒。”
  女士幾乎笑出聲。突然,老人覺得有一只纖細的手伸到了他的腋下。“你要干什么,小姐?”他生氣地問道,“我說過,離我遠點兒。”
  就在這時,一位警察朝這邊走來了。“有麻煩嗎,女士?”他問道。
  “不,沒有麻煩,警官,”女士回答,“我只是想幫這位老人站起來。幫一把手好嗎?”
  警官撓了撓了頭皮。“那是老杰克。幾年來他是這一帶的老主顧了。您搭理他干什么?”
  “看見那邊的自助餐廳了嗎?”她說,“我要給他一些吃的,再讓他暫時避一下風寒。”
  “您有病啊,小姐?”老人試圖掙脫著說,“我不想去那里!”這時,他卻感到一雙有力的手抓住了他的另外一條胳膊,把他扶了起來。“放我走吧,警官。我發有干壞事。”
  “你走好運了,杰克,”警官回答,“別不知好歹。”
  女士和警官費了一些氣力才終于把老杰克扶到了自助餐廳,并且把他安置在一個偏僻的角落里的餐桌旁邊。那是上午半晌時分,大批吃早餐的人已經離開,而要吃午飯的人還沒有到來。自助餐老板邁著大步走過大廳,站在老人的餐桌旁。“出什么事了嗎,警官?”他問道,“這是怎么回事?這個人遇到麻煩了嗎?”
  “是這位女士把他帶來,給他弄些吃的呢。”警官說。
  “那不行!”老板氣憤地說,“讓這種形象的人呆在這兒會影響我的生意的。”
  老杰克咧著沒有牙齒的嘴笑著說:“看著了吧,小姐。我給您說過的。現在我可以走了吧。我本來不想來這兒的。”
  女士轉身沖著自助餐老板,笑了笑說“先生,您是否對市中心的埃迪氏聯合銀行有所耳聞呢?”
  “當然,我很熟悉,”老板很缺乏耐心地回答,“他們每周都在我的一個宴會廳里開例會。”
  “給他們的例會提供飯菜能賺不少吧?”
  “這關您什么事?”
  “我嘛,先生,就是那家銀行的首席執行長官珀涅羅珀·埃迪。”
  “啊!”
  女士又笑了笑。“我就知道我這身份還值幾個錢。”她看了一眼驚訝得喘不上氣來的警官。“您也跟我們一起喝杯咖啡,吃頓飯好嗎,警官先生?”
  “不了,謝謝,女士,”警官回答,“我還要值勤呢。”
  “那么,喝杯咖啡總可以吧?”
  “好的,女士。非常感謝!”
  自助餐老板殷勤地跑開了。“我馬上去給您拿咖啡,警官。”
  警官看著他走開后說,“您讓他知道自己算老幾了。”
  “我不是來教訓他的。您也許不相信,我這樣做是事出有因的。”她在吃驚的食客對面坐下來,開始端詳他。“杰克,您還記得我嗎?”
  于是老杰克用他那雙粘乎乎的老眼辨認她的相貌。“我想是的,我是說您好面熟。”
  “也許我有些老了,”她說。“也許我比年輕的時候胖了一些。那時您在這兒工作。一天,我又冷又餓,就是從那扇門走進來的。”
  “有那種事,女士?”警官懷疑地問了句。他不能相信如此了不起的女人還有餓肚子的時候。
  “那時,我大學剛剛畢業,”女士開始講自己的身世。“我來這座城市找工作,可是一無所獲。最后,我手里只剩下了幾分錢,被公寓老板趕了出來。我在街上游蕩了好幾天。那是星期二,我很冷,就要餓死了。我看到了這個地方,就走了進來,是不是能弄到吃的,并不抱什么希望。”
  這時杰克擠出一絲笑意。“喔,我想起來了,”他說,“那時我在服務臺后邊,你過來問我是否可以干點活換點兒吃的。我說公司可沒有那樣的規矩。”
  “是的,”女士接著說,“然后您給做了一個很大的三明治,我從來沒有見那么大的三明治。您還給了我一杯咖啡,叫我坐到一個角落里盡情地吃。我擔心您會因為我而惹上麻煩。后來我偷眼向你看去,見您把給我的東西自己全付了錢。那時我就知道,我要交好運了。”
  “那么,你怎么創辦自己的公司的呢?”老杰克說。
  “就在那天下午,我得到了工作。我拼命地工作,事業很順利。后來,我就有了自己的公司,公司還算興旺。”她打開錢包,取出一張名片。“等您吃飽了,我想讓您去見一見洛倫斯先生,他是我的人事部主任。我這就去跟他談談,相信他會在辦公室給您找點事干的。”她笑了笑,“我想他還會給您預付一些錢,在您恢復健康之前,讓您買幾件衣服,找個住的地方。您什么時候需要幫助,我的門永遠對您開放。”
  淚水濕潤了老人眼睛。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