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黨政 > 文章正文

毛澤東與中央文革小組的設立


尹家民

毛澤東主持政治局常委會議,決定成立“文化革命五人小組”。彭真“列了個很大的名單”,“四大秀才都抓上了”

說到“中央文革小組”,先得從“文化革命五人小組”說起。
1963年12月12日,毛澤東在中央宣傳部的一個內部刊物上對文藝界寫了一個不切實際的批語,說文藝界“問題不少,人數很多,社會主義改造在許多部門中,至今收效甚微。許多部門至今還是‘死人’統治著”,“許多共產黨人熱心提倡封建主義和資本主義的藝術,卻不熱心提倡社會主義的藝術,豈非咄咄怪事”。1964年6月27日,毛澤東在文藝界整風報告的批語中,又批評道:“文藝界協會和它們所掌握的刊物的大多數,15年來,基本上不執行黨的政策,最近幾年,竟然跌到了修正主義的邊緣。”根據這兩個批語的精神,文化部及所屬各文藝團體,中華全國文學藝術聯合會及所屬各協會開始整風。
1964年7月2日,毛澤東主持政治局常委會議,決定文化部和全國文聯以及各協會重新整風,并決定成立一個五人小組,即“文化革命五人小組”,在中央政治局、書記處的領導下,負責文藝界整風等文化革命事宜。“文化革命五人小組”由當時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書記處書記彭真,中央政治局候補委員、中央書記處書記、中央宣傳部部長陸定一,中央政治局候補委員、中央書記處書記康生,中央宣傳部副部長周揚,新華通訊社社長、《人民日報》總編輯吳冷西5人組成。彭真任組長,陸定一任副組長。
后來的“中央文革小組”成員王力回憶了這個過程:“1964年7月成立五人小組,是為了領導學術批判。那時毛主席對思想文化戰線的情況不滿意。毛主席召集了幾個人談學術批判。他提議搞個小組,要陸定一當組長。那時江青跟中宣部的沖突已很尖銳,說中宣部是閻王殿。1964年我們去杭州談外賓事,也談過學術批判,毛主席也對中宣部不滿,可是這時毛主席還要陸定一當組長。陸定一堅決不干,他說:‘我干不了,我見事遲,不能當組長。’陸定一提議彭真當組長,毛主席同意了。小組成員究竟幾個人,也沒有定。毛主席當時只提了陸定一、周揚。陸定一提出加彭真,才3個人。陸定一說要加幾個人,毛主席說那在座的都是吧!在座的除3人外還有康生、吳冷西,這樣就成了5個人。不是毛主席先想出5個人,叫五人小組。五人小組不是文化革命小組。當時沒有文化革命小組這個詞。陸定一提議叫彭真當組長,彭真沒有推辭。這時江青同中宣部的沖突已很尖銳,同彭真的沖突還不尖銳。彭真當組長后,還真的抓,開了些座談會,成立了學術批判辦公室,列了個很大的名單,包括胡繩、許立群、吳冷西、姚臻、王力、范若愚,四大秀才都抓上了。胡繩當辦公室主任。當時我推辭,因為同蘇修打交道任務很重,寫《九評》我是專職,中聯部副部長我是掛名。康生也說,王力不參加學術批判辦公室吧!但彭真說不行,非要我參加。這個五人小組送常委和主席的匯報提綱(即后來的《二月提綱》)稿子上并沒有署名‘文化革命五人小組’,是姚臻后來加上的。那時彭真主持中央工作,康生在釣魚臺,外號叫‘樓長’。姚臻加了個署名‘文化革命五人小組’。中央(在京常委)把《二月提綱》批轉全黨,‘文化革命五人小組’的名字也傳開了。姚臻很得意……”
1966年2月3日,“文化革命五人小組”開會研究了由批判吳晗《海瑞罷官》為發端的全國文化理論界情況,向中央提出了《關于當前學術討論的匯報提綱》(后被稱為《二月提綱》),并作為中共中央文件發至全黨。
3月28日至30日,毛澤東在上海先后同康生、江青、張春橋等進行了多次談話,嚴厲批評《二月提綱》混淆階級界限,不分是非,是錯誤的。他尖銳地提出:“如果包庇壞人,中宣部要解散,北京市委要解散,五人小組要解散。”
3月31日,回到北京的康生向周恩來、彭真等中央負責人詳細傳達了毛澤東幾次談話的內容。4月9日至12日,康生又在中央書記處會議上傳達了毛澤東的談話。書記處只能照辦,對彭真進行了批評,彭真也作了“初步檢查”。書記處會議還作出決定:一、擬以中共中央名義起草一個通知,徹底批判文化革命五人小組《二月提綱》的錯誤,并撤銷這個提綱;二、成立文化革命文件起草小組,報毛澤東和政治局常委批準。起草小組由陳伯達任組長,江青、劉志堅任副組長,康生任顧問。這個小組寫成的文件主要有兩份:一是陳伯達、王力主筆的《中共中央通知》,后因于5月16日通過,故又叫《五一六通知》;二是以康生為主編選的該《通知》附件《1965年9月到1966年5月文化戰線上兩條道路斗爭大事記》。
《五一六通知》由陳伯達起草后,14日送給在杭州的毛澤東。毛澤東看后作了3次修改,加寫了許多重要的話,其中就有“撤銷原來的‘文化革命五人小組’,重新設立文化革命小組,隸屬于政治局常委之下”等語。
4月16日,周恩來、鄧小平、彭真、陳毅、葉劍英等和各中央局負責人再次來到杭州,出席毛澤東召開的中央政治局常委擴大會議。22日,毛澤東在會上作了長篇講話,對局勢的估計越來越嚴重。他一開始就提出吳晗的問題“朝里有人”,修正主義不只文化界出,黨政軍也有,再次批評起《二月提綱》。毛澤東認為全國、中央出了修正主義,他要發動一場大革命,來解決這個迫在眉睫的問題。 ......
很抱歉,暂无全文。欢迎作者提供全文。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