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婚姻 > 文章正文

寫字樓開托兒所,打工嫂邊帶女兒邊賺錢


麗煥

  職場新媽媽
  難兼顧工作和育兒
  
  今年27歲的周小芬是河南省南陽市桐柏縣農村人,她高中畢業后便到深圳打工,并在2004年底與來自江西九江的李巖結為夫妻。2006年春節,周小芬回南陽老家順利生下女兒。2006年7月,她帶著表妹和5個月的女兒回到深圳。
  很快,周小芬在福田區的一家廣告公司找了一份文員的工作。第一天上班,她把睡夢中的女兒看了又看、親了又親才出門。到了單位,盡管她一再提醒自己好好工作,卻還是惦記著孩子。每隔半個小時,她就忍不住偷偷打電話給表妹,問寶寶情況怎樣。有好幾次打電話回去,她都聽見女兒在哭。原來,女兒還沒有斷奶,吃不慣奶粉,習慣了媽媽的撫慰,媽媽不在,她就哭得聲嘶力竭。周小芬聽到女兒的哭聲,心都要碎了,而且,一想到女兒,她就感覺到奶脹,不得不頻頻跑到廁所把奶水擠掉,這讓她既尷尬又心疼。
  整個上午,周小芬都無法安心工作。好不容易熬到下班,她立刻沖出辦公樓,打的往家里趕。一到家,她就抱著女兒舍不得放手,喂奶以后又陪著女兒玩,直到上班時間快到了,飯都沒來得及吃又打的返回公司。
  從那天開始,周小芬就在公司和家之間疲于奔命,而每天中午往返的“的士”費就高達50元,而她一個月的工資才2000多元后來,周小芬聽說勞動法有規定,職場女性在孩子滿1周歲前每天有1小時哺乳時間,便向公司申請中午和下午各提前半個小時下班。即便如此,她還是跑得很辛苦,而哺乳的難題也不能完全解決——她每天還是得在公司的廁所里擠兩次奶,不然就脹得難受。周小芬想,要是能合理利用那1小時哺乳假,每天早上10點和下午4點分別喂一次奶,那該多好啊
  2006年9月底的一天,周小芬上班時接到表妹的電話,說孩子不肯吃奶粉,哭鬧得厲害,她怎么也哄不住。周小芬一聽急了,馬上去找主任請假,主任卻以她請假太多為由拒絕了。她心急如焚,手忙腳亂之間,制作的一份合同也出錯了,雖然這個錯誤在最后簽合同時被糾正了,但老總還是解雇了她。
  失業后的周小芬終于可以時時刻刻跟女兒待在一起,女兒也可以常常賴在她懷里吃奶撒嬌了,周小芬對女兒說:“寶貝,只要你好,媽媽丟了工作也心甘情愿!”
  周小芬決定做個全職媽媽,并讓表妹回了老家。
  然而沒過多久,經濟問題出現了,丈夫一個月的收入4000多元,除了房租與生活費,還要給孩子買衣服和玩具,根本不夠用。眼看打工攢下的積蓄快花完了,李巖不禁有些怨言。
  一天,周小芬以前的同事打來電話向她訴苦。原來,這個同事剛休完產假上班,面臨著和她從前一樣的難題。同事感慨道:“我真希望能在單位附近就近照顧孩子,哪怕只是讓我上班中途看幾次孩子也好啊!”
  那天晚上,周小芬失眠了,她想,一定有許多職場新媽媽像自己和那個同事一樣,希望單位附近有一個可以供她們與小寶寶親密接觸的場所,讓她們把每天1小時的哺乳時間充分利用起來,可是,現在卻很少有專門為不滿兩周歲的小寶寶提供服務的托兒所。如果自己在那些寫字樓集中的地帶開這么一家托兒所,不就能解決這些職場新媽媽的煩惱嗎?
  
  職場媽媽的
  “寫字樓托兒所”
  
  周小芬抱著寶寶做起了市場調查。她發現自己原來上班的福田區許多寫字樓里多為女性職員,其中新媽媽不少,她們幾乎都有著和自己當初一樣的煩惱。周小芬頓時有了信心。她果斷地決定開一家托兒所。
  周小芬在羅湖中心城一幢高級寫字樓12層拐角處租用了一間三十余平方米的房間,對房間進行了環保性裝修,專門辟出喂奶區、嬰兒休息區和聊天玩耍區,并配備了嬰兒床、各式小玩具、熱水器、冰箱、嬰兒常用品等。
  為了讓更多的新媽媽了解并關注“寫字樓托兒所”,周小芬設計了一份宣傳單:“新媽媽們,你是否為上班見不到寶寶、不能喂奶而煩惱?你是否覺得離家太遠,每天一小時的哺乳時間不夠?請把寶寶送到‘寫字樓托兒所’,這里將為你解除一切后顧之憂,讓你上班育兒兩不誤”
  宣傳單發出去后,周小芬接到了很多電話,但大多是咨詢,上門的人卻寥寥無幾,這讓她十分納悶。一天,一個年輕媽媽前來咨詢怎樣給4個月的寶寶辦入托,周小芬與她一聊,才發現自己進入了一個宣傳誤區。很多新媽媽誤以為這是一個傳統意義上的托兒所,覺得孩子太小,交給外人帶不放心,另一方面,她們也認為托兒所的收費一定很貴,就不愿意送孩子來了。
  找到原因后,周小芬改進了宣傳內容。她把托兒所命名為“母嬰親密空間”,收費標準定為半天20元,并根據不同需要推出“月卡”、“季卡”、“半年卡”和“年卡”,時間越長越優惠。在這里,她還免費給家長提供茶水,并銷售不同品牌的嬰兒奶粉、紙尿片和育兒書籍。開業一周后,終于有一老一少兩個女人抱著一個女嬰走了進來,年輕女人自我介紹說,她就在這幢寫字樓上班,她的女兒已經半歲了,自己每天中午回家喂奶十分麻煩,聽說周小芬開了一家寫字樓托兒所,就決定每天早上上班時,開私家車將媽媽和女兒一起帶到單位,晚上下班再一起帶回家,老人和孩子在托兒所休息,自己一有空閑時間就出來喂奶和陪女兒玩。她對這里的環境十分滿意,爽快地交了500元,辦了一張“季卡”。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