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純文學 > 文章正文

人民警察(1)


程 琳

程琳,男,人民警察。畢業于黑龍江省人民警察學校。曾在公安局技術科、刑警大隊、嚴打辦等部門工作。業余時間搞文學創作。在《當代》、《收獲》、《十月》等雜志發表《警察與流氓》、《香水》、《拘留》、《犯罪嫌疑人》等五部長篇小說。連續兩屆獲公安部金盾文學一等獎。另有電視劇《一針見血》等多部。

解決刑事犯罪問題,是長期的斗爭,需要從各方面做工作。現在是非常狀態,必須依法從重從快集中打擊,嚴才能治住。搞得不疼不癢,不得人心。我們說加強人民民主專政,這就是人民民主專政。要講人道主義,我們保護最大多數人的安全,這就是最大的人道主義!嚴厲打擊刑事犯罪活動是一件大快人心的事。
——摘自《鄧小平文選》

第一章

1
陳文領到槍的這天,很興奮。當警察沒槍像男人沒老二一樣,總感覺少點什么。有了槍完全不一樣了,渾身上下都有了力量。陳文領到的是一支五四式手*,樣子很憨厚,握在手里沉甸甸的。
陳文想找個地方放幾槍試試,但他舍不得。他只有六發子*,打一發少一發。陳文決定就打一槍聽聽響吧。試槍應該到郊外找個沒人的地方,但陳文等不及。他來到了公安局的后院。后院有一個很大的倉庫。平時倉庫的門只用一個鐵鉤牽著。陳文拿開鐵鉤推門走了進來。這個倉庫屬于總務科,里面堆放著掃帚、鐵鍬之類的工具。靠近窗戶的下面,有一條破舊的警用棉被。陳文接了幾盆水潑在了棉被上。陳文把槍裹在了棉被里。對于槍,陳文不陌生。在警校時,他就是校里射擊隊的骨干。他知道被水浸濕的棉被不僅能阻擋聲音傳播還能阻擋子*前進的速度。所以,他覺得這么試槍是很保險的,不會出什么問題。但陳文太興奮了,沒注意開槍時距離窗戶太近了,結果沉悶的槍聲竟然把玻璃震碎了一塊。
嘩啦一聲。
陳文的頭發立了起來。在公安局的院子里開槍,這可不是鬧著玩的。
玻璃碎裂時,技術科科長劉長水正好路過。他好奇地站住向倉庫里張望著。陳文嚇得大氣都不敢出。
劉長水向里面喊了一聲:“誰在里面呢?”
怕劉長水進來,陳文只好硬著頭皮走了出來。
劉長水問他:“你在里面干雞巴毛呢?”
陳文說:“我找把鐵鍬,不小心把玻璃弄碎了。”
劉長水向倉庫走來,“我怎么好像聽到了一聲槍響!你聽到了嗎?”
陳文說:“沒有啊!”
劉長水來到了門前。
陳文急忙站在劉長水的面前,“劉科長,今天沒出現場啊?”
劉長水說:“沒案子出什么現場!”
陳文說:“我聽說西區不是殺人了嗎?”
劉長水沒接茬,狐疑地瞅著陳文。陳文心里很緊張,隨便放槍是嚴重違紀行為,搞不好得沒收槍支。
劉長水指著陳文的腦袋,“小兔崽子,淘氣了吧!”
陳文小聲地說:“沒有。”
劉長水扇了一下陳文的腦袋,罵了句:“完蛋操!”

2
單位只配給陳文槍,不配給他槍套。要的話得花錢買,陳文沒買。單位里的五四式手*的槍套是那種全包的,樣子很蠢。陳文喜歡裸露式的,槍管和槍柄都露出的那種。沒有槍套,陳文直接把槍別在了腰上。
腰里別著槍,走路的姿勢都和往常不太一樣了。陳文見到馬剛時,故意抬起胳膊假裝撓頭發。衣服的下擺被牽了起來,手*的槍把露了出來。
馬剛看到了陳文腰里的槍,沒什么反應。警察有槍天經地義。他以為陳文早就有呢!這些天,馬剛一直想請陳文,陳文始終委婉地拒絕,現在見到陳文雄赳赳的樣子,就說:“老弟,中午一塊吃頓飯吧!”
陳文爽快地說:“好吧。”
上個世紀八十年代初,林河市飯店的規模從門外的裝飾能看出來。門上掛著串鮮艷的燈籠,稱作幌。幌越多飯店規模越大。最多的是四個幌。馬剛請陳文下的飯店只有兩個幌。
馬剛說:“飯店太小了,要不咱們換一個吧!”
陳文說:“不用了。”
兩個幌對陳文來說也不錯了。平時陳文請父母吃飯,只去一個幌的飯店。
兩個幌的飯店里沒有雅間,只有六七張小桌。馬剛認識很多人,其他桌吃飯的不少人都和馬剛打招呼。一個長得肥頭大耳的家伙特地走了過來。
馬剛為陳文介紹說:“這片的老六。”
老六瞇縫著眼睛看了陳文一眼。
馬剛又為老六介紹:“這是市局大隊的小陳!”
老六立刻睜圓了眼睛,“你好你好你好!”他熱情地伸過手來,但陳文只是輕輕碰了一下,就把手收了回去。老六想要坐下來。陳文說:“你先過去吧,我和馬剛說幾句話。”
老六尷尬地站起身說:“好好好!今天,我請客。” ......
很抱歉,暂无全文。欢迎作者提供全文。

更多關于“人民警察(1)”的相關文章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