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影視戲劇 > 文章正文

腳手架后面的真實:社會主義現實主義


吳 迪


社會主義現實主義這一口號的提出及其內涵最早出自,斯大林。1932年 5月20日,沃隆斯基和斯捷茨基到斯大林那里談文學問題,沃隆斯基談到,蘇聯藝術理論的基礎應該是共產主義現實主義。“斯大林思考了片刻,然后不慌不忙地、若有所思地說:‘共產主義現實主義……共產主義現實主義……也許還為時尚早,……不過如果您同意的話,那么社會主義現實主義應該成為蘇聯藝術的口號’……他作了這樣的解釋:應該寫真實,真實對我們有利。不過真實不是輕而易舉能得到的。一位真正的作家看到一幢正在建設的大樓的時候應該善于通過腳手架將大樓看得…清二楚,即使大樓還沒有竣工,他決不會到‘后院’去東翻西找。”
根擗斯大林的意見,1934年第,次蘇聯作家代表大會正式提出了社會主義現實主義這一理論和口號,并將其經‘典定義寫入《蘇聯作家協會章程》之中:“社會主義現實主義,作為蘇聯文學與蘇聯文學批評的基本方法,要求藝術家從現實的革命發展中真實地、歷皮地和具體地去描寫現實。同時,藝術描寫的真實性和歷史具體性必須與社會主義精神從思想上改造和教育勞動人民的任務結合起來。”
在二次文代會止,社會主義現實主義被確立為“我們文藝界創作和批評的最高準則”,(周思來)。理由是:“社會主義現,實主義的創作方法,是創作上唯一正確的方法,……我們的作品要能真實地反映我們的時代,只有用社會主義現實主義的方法來進行創作。……社會主義現實主義的創作方法,代表著人類藝術發展的最高峰,是古典的現實主義在社會主義時代的發展,是所有文學藝術創作和批評的基本方法。”因此,學習社會主義現實主義成為中國文藝界的首要任務。
對于中國來說,這一學習既有歷史的基礎,也是現實的需要。早在三四十年代,社會主義現實主義這一理論及其重要文獻就已經介紹到中國。在“文藝整風”期間,《文藝報》連續載文,對這一理論和口號做了相當詳細的論述。“因此,這一口號中國文藝界是相當熟悉的,并已經融進中國文藝學的闡釋之中。”而中國當時所處的國際環境、第一個五年計劃的制訂和過渡時期總路線的提出,也要求中國與蘇聯在意識形態上協調一致。在這樣的大背景下,社會主義現實主義順理成章地成為主導中國文藝的意識形態。
為了學習貫徹社會主義現實主義,在二次文代會及其前后,中國文藝界酌領導對其進行了系統而全面的闡釋和說明,其主要內容包括在創作主體/作家、創作客體/生活和創作文本/作品這三個層面之中,換言之,這一創作方法對作家(什么人寫)、生活,(寫什各)和作品(怎樣寫)提出于前所未有的嚴格要求。 就創作主體/作家而言,社會主義現實主義要求他們必須具備三個條件,即堅持無產階級的世界觀,堅持無產階級立場和堅持黨性原則。三者的關系,林默涵在二次文代會之前批胡風的時候,就有明確的說明:“把舊現實主義看成等于社會主義現實主義,其實質就是否認作家的世界觀的作用,否認革命的作家必須取得革命的立場,自然也就否認文學藝術中的黨性原則。”堅持無產階級世界觀,也就是信仰馬列主義,掌握唯物史觀和辯證唯物論。周揚在第一次電影藝術工作會議上指出:“社會主義現實主義要求我們按照馬列主義的觀點,辯證唯物主義與歷史唯物主義的觀點去觀察事物。”唯物史觀提供了人類社會的美好遠景。它斷言,人類社會發展是有客觀目的性的——資本主義終將被社會主義所代替,后者是通向地上天國——共產主義的必由之路。而這一偉大事業只有通過暴力革命和階級斗爭才能實現。因此,作家們應該認同暴力革命,歌頌階級斗爭,用階級分析的方法去看待一切事物。很顯然,唯物史觀不但是社會主義現實主義這一創作方法的哲學基礎,而且應該成為一切有良知、有責任感的作家的道德義務。
唯物史觀給作家提供了正確的世界觀,辯證唯物論則給作家提供了正確的反映論。在這種反映論看來,“意識對存在的反映是能動的而非被動的,因此,意識對存在的反映有正確的反映和錯誤的反映之分,馬克思主義的辯證唯物論又認為這種反映的能動性正確與否取決于階級性而非其他。由于先進階級的利益目標與歷史發展的客觀趨勢一致,所以只有先進階級的意識能正確反映現實存在;反動階級因其利益目標逆歷史的潮流而動,所以他們總是歪曲地反映現實。”也就是說,先進階級(無產階級)是正確反映現實的保證,客觀真理或生活真實性只能掌握在這一階級手里。進言之,因為辯證唯物論“公然申明為無產階級服務”(10),所以無產階級是真理的獨享者和壟斷者。
既然真理和認識真理的方法——辯證唯物論與“階級性”有著如此密不可分的關系,作家的階級立場自然就成了學習社會主義現實主義的重要一環。而“在階級社會里,無論怎樣的現實主義都有它的階級性的”。(11)所以作家除了堅持無產階級世界觀之外,還要堅持無產階級立場。這其間的邏輯關系,余虹有精彩的論述:“現階段是無產階級革命的時代,先進階級是無產階級,因此,必須站在無產階級的立場上才能正確反映現實。正確地反映現實意味著揭示無產階級必然戰勝資產階級的歷史規律,所以它有利于無產階級的革命斗爭;又由于無產階級革命是歷史發展的必然要求,亦即歷史進步的道義要求,所以,要求文學站在無產階級立場上正確反映現實就不單是一種藝術方法而是一種道義命令了。”(12) ......
很抱歉,暂无全文。欢迎作者提供全文。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