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高中 > 文章正文

關于詐騙罪與搶奪罪界限的教學案例


鄭鶴瑜

  摘要:交付意思是詐騙罪成立的構成要件要素,它不是簡單的交付行為表示,交付行為必須具有使占有轉移的意思內容,僅有使占有弛緩的意思表示不構成詐騙罪的交付行為。交付意思要求被騙者必須認識到轉移財產是本人“自由”意思的決定,這才是詐騙罪成立的關鍵。
  關鍵詞:詐騙 交付行為 交付意思
  
  [教學案例] 1999年10月16日下午,被告人何某遇到陳某(在逃),閑聊中陳某提出去搞一輛摩托車,何某表示同意。后陳某去尋找目標,何某在某加油站等候。當晚8時許,陳某雇請宋某駕駛兩輪摩托車到加油站載上何某一同前往郊外,以等人為由讓宋某停車等候。陳某趁宋某下車未拔鑰匙之際,將摩托車開走,宋某欲追趕,何某則以陳某開車去找人會回來還車等理由穩住宋某。后何某又以去找陳某為由,叫宋某原地等候,自己趁機逃跑。經鑒定,該摩托車價值4905元。被告人涉嫌搶奪罪被逮捕,當地檢察院以詐騙罪提起公訴。一審法院判決詐騙罪成立,判處有期徒刑二年,并處罰金二千元。宣判后,被告人未上訴,檢察機關也未抗訴。
  [案例分析] 本案一審法院在處理過程中產生了分歧:一種意見認為,被告人何某以非法占有為目的,伙同他人用虛構事實的方法,騙取他人財物數額較大,其行為符合詐騙罪的構成要件;另一種意見認為,本案起關鍵作用的是公然搶奪,當陳某將摩托車搶走后二人的搶奪罪已經成立。至于何某之后虛構事實、哄騙被害人不追趕的行為,僅僅是為了拖延時間以便陳某逃離現場,而不是騙取財物。到底本案應成立詐騙罪還是搶奪罪?原則上兩罪的界限十分明顯,其區別主要體現在客觀方面:搶奪罪表現為公然奪取的行為;而詐騙罪表現為通過虛構事實、隱瞞真相,使被害人陷入錯誤認識,被害人基于認識錯誤而交付(處分)財產。顯而易見,詐騙罪中被害人失去財產是因為其基于錯誤認識產生的自愿交付,而搶奪罪中的被害人失去財產完全因外力所迫,與自主意思無關。具體到本案,爭議的關鍵在于被害人在摩托車被搶奪后不呼喊、不追趕、不報警的行為,究竟是不是“事后追認”的自愿交付行為?是不是詐騙罪的特殊表現形式?因此筆者認為,要明確兩罪的界限,就必須解析詐騙罪的構成要件,必須全面把握詐騙罪中“交付行為”和“交付意思”的內涵。
  大陸法系的刑法通說和法院判例一般認為,交付(處分)財產的行為是不成文的詐騙罪構成要件要素。我國刑法對詐騙罪沒有采用敘明罪狀的立法形式,因而對詐騙罪中的交付行為未作明文規定。但通說也認為,被騙者交付財物是詐騙罪完成的必備要件。并且,詐騙罪的完成不僅要有被騙者的交付行為,而且還要求這種交付行為是在其錯誤認識的基礎上“自愿地”進行。換言之,詐騙罪與盜竊、搶奪等罪的本質區別在于:搶奪罪是奪取罪,而詐騙罪是交付罪,即以被騙者基于瑕疵意思交付財物為成立條件,其中交付意思當然成為構成要件的應有之義。但是,關于交付意思是否必要的問題,在日本刑法存在三種不同觀點的爭論:第一種是必要說。必要說是日本刑法理論的通說,也是最高裁判所的判例所遵循的基本立場。該說認為,交付行為的成立主觀方面必須有交付財產的意思,如果只有表面上的交付形式而沒有真正的基于意思的交付,就不能構成詐騙罪。例如,用欺詐手段騙取不具有交付意思的幼兒或精神病患者貴重財物的行為,成立盜竊罪;利用債權人醉酒狀態欺騙其在免除債務的文書上簽名,由于債權人對其行為意義缺乏理解,沒有交付的意思,也不構成詐騙罪。第二種是不必要說,認為交付行為的內容是轉移財物的占有,只要有事實上的使占有轉移的行為足夠,不要求對此有認識。例如,甲趁乙不備,將第一箱魚放到第二箱中,然后提出購買第二箱魚,乙以原來第二箱魚的數量及價格收錢,并將第二箱魚交付給甲。乙對超出分量的魚沒有轉移給甲占有的意識,但是仍然構成詐騙罪。第三種是折衷說,認為交付行為通常要有交付的意思,但在特殊場合可能發生無意思的交付現象,可以通過緩和交付意思內容的途徑,將其解釋為有交付行為存在,認定詐騙罪成立。以上三種學說中,不必要說存在明顯的缺陷,因為它無法區分盜竊罪和詐騙罪的界限。折衷說看到了不必要說的缺陷,但是不能合理說明為什么有的交付行為要有交付意思,而有的卻不要求。相比而言,交付意思必要說明顯更為合理一些。
  交付意思作為詐騙罪成立的構成要件要素,不能是簡單的交付行為表示,對交付意思的內容還應當有進一步的限定。首先,交付行為必須是使占有轉移的行為,僅有使占有變得弛緩的行為是不夠的。例如,假裝成顧客到服裝店試穿衣服,穿上之后以就近上廁所為名而逃走。日本判例認為這構成盜竊罪而不是詐騙罪。因為交付行為必須有某種程度的客觀的財產轉移,在這種場合,從客觀上說店員同意行為人上廁所只是使占有“弛緩”,并非“轉移”了對財物的占有,而占有的弛緩與占有的轉移的區分,在多數情況下必須看交付行為人的意思內容,店員讓被告試穿著新衣去上廁所的行為,不是基于賣的意思,不能確認存在轉移占有的行為。同樣,在新車發布會免費試駕的場合,被告人佯裝成客戶提出試駕要求,車主同意自愿交付,被告將該車開走占為己有的行為,也不成立詐騙罪而應成立盜竊罪。因為車主推廣新車讓被告免費試駕,是基于讓其試駕并了解其性能的意思,而不是出于出售的意思,所以在這一場合只是使占有“遲緩”,并非使占有“轉移”。當然,需要指出的是,轉移占有的意思并不以有使所有權發生轉移為必要內容。例如,被告以非法占有為目的,假裝向被害人借摩托車,并謊稱短時間內返還,被害人信以為真將車交付給被告人,這一行為仍視為交付行為,被告人成立詐騙罪。由此可見,被害人雖然并未想轉移該車的所有權,但是交付時已經意識到財產從自己的支配轉移到對方的支配下,就應該認為有交付的意思。其次,交付意思要求被騙者必須認識到轉移財產是本人“自由”意思的決定。如果行為人偽裝成警察扣押某種物品,被害人被迫交出,自然不構成詐騙罪。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