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未分类 > 文章正文

台湾前“军情局长”汪希苓回忆录(完)


汪士淳

口汪士淳

  蒋经国过问“江南案”

  扫黑行动后不久,蒋经国就知道了“江南案”的事。“警备总司令”陈守山来向他报告:从这次“一清专案”逮捕的首要分子陈启礼家中搜到的证据显示,竹联帮在美国犯下江南命案,而“军情局”也牵涉在内。汪希苓日后说,“军情局”利用黑帮分子去杀江南,此事就整个“军情局”的运作程序而言,“是工作职责之内的事,并非政策方面问题”,所以不论执行前与执行后,他都没有主动向最高上级报告此事,所以蒋经国一直对“江南案”一无所知。蒋经国决定把汪希苓找来问个明白。汪料到蒋经国可能想了解“江南案”,心里已有所准备。当他走进小会客室时,蒋经国已经坐在里面等他。“这个案子是怎么回事啊?”蒋经国不疾不徐地劈头就问。于是,“军情局长”把江南案的前因后果、来龙去脉以至最后决定利用黑帮分子“制裁”江南等一系列情况一五一十地和盘托出。汪希苓直言此案事先没有向汪敬煦报告,直到陈启礼平安回台后,他才向汪敬煦报告;结果没想到“安全局”却在对他保密的情况下执行“一清专案”,并且第一个把陈启礼抓起来。他强调,“军情局制裁刘宜良这个事情对外绝对不能承认,否则对国家伤害太大”。

  一个多小时的会见,蒋经国多半在听。他注视着这位过去在他心目中一直是极有天份、表现极佳的部属,因糖尿病而浮肿的脸上现出凝重的表情。“经国先生并没有生气”,至少“军情局长”当时这样感觉。“你现在打算怎么办呢?”蒋经国又问。此刻两人之间突然有一个短暂的沉默。汪下定决心,他明白事到如今,必要时他得扛起全部责任来。“怎么处理对国家有利,就怎么处理!不要考虑我个人的因素”,汪回答道。蒋经国思索着,仍然十分沉着。汪希苓回忆,蒋经国最后的吩咐是,“你要好好仔细想想如何对外的说法!”汪辞别退出。这是他这辈子最后一次与蒋经国见面。虽然身居要职,与蒋家关系密切,但蒋经国从此再未召见他。

  汪希苓认为是汪敬煦

  手下设计陷害他

  已于1996年底因癌症去世的蒋孝勇,是蒋经国生前最为亲近的儿子。蒋孝勇在病重之际接受访谈时,几度谈及“江南案”,并猜测可能是因为汪敬煦恐怕汪希苓会接自己的位子,而利用“一清专案”拖出“江南案”,“提前把汪希苓斗下台”。但是,汪希苓从1996年开始接受访谈时就数次表示,他绝对相信汪敬煦不会故意整他,“很可能是他下面一些人造成的,认为我是郝(柏村)系人马,以后如果到安全局来,可能会有不一样的做法,甚至会做人事上的调整,而向汪敬煦做了些建言,把我打下去。”

  1984年1 1月16日,台当局通过“外交”管道,将陈启礼涉及“江南案”一事通知美方。“江南案”对蒋经国而言无疑是个心理负担。17日下午,他召见郝柏村,把陈启礼扯上“军情局”之事告诉“参谋总长”,研究对策。郝柏村后来公开的日记表明,蒋经国对竹联帮介入“江南案”问题感到头痛,认为这股黑势力已发展成为颇为庞大的黑社会帮派,所做的所谓“爱国”之事,恰好给“政府”帮了倒忙。在与郝柏村的谈话里,蒋经国对江南被刺显然不以为然:“骂我的人很多,由他去骂好了,吾人为崇尚民主法治,应坚持法治政策与形象”。

  竹联帮抛出录音带

  远在美国的竹联帮分子担心已被捕的陈启礼、吴敦可能会被灭口,于是展开营救行动。绰号“白狼”的张安乐知道陈启礼留下两盘录音带,他救人的第一步就是要和媒体接触,企图以舆论压力迫使台当局不敢杀陈启礼等人。张安乐先跟国民党中央党部文工会副主任魏萼谈。“据说,魏曾受到上级指示坚持‘三不政策’——不准和我们接触、不谈江南案以及不谈条件;但后来他还是和我们见了面。那时,我们跟他谈不公布录音带的条件有三:第一,所有‘一清专案’被抓的兄弟,如果有刑案证据就送法院处理,否则就请放人;第二,把陈启礼、吴敦从‘警总’移送到司法机关侦审;第三,停止追查当时逃到菲律宾的小董”。但是当时汪敬煦传话过来说,没什么好谈的。在这种情况下,张安乐等人才决定把录音带交给美国联邦调查局。

  1985年1月13日上午,张安乐把装着录音带的一个信封交给美国联邦调查局的两名探员。张安乐叙述当时情况:“我觉得他们好紧张,因为他们知道那东西太重要了,交的时候,我看到他俩兴奋得发抖。我有点后悔,但为了要救人,不得不如此。”

  台当局查办“军情局”涉案官员

  蒋经国终于决定将涉案的“军情局”官员停职查办。1985年1月的一个星期六下午,汪希苓接到汪敬煦的电话,要他到“安全局”去一趟。在“局长”办公室,汪敬煦传达上级指示:“经国先生做了不得已的选择,你和胡仪敏、陈虎门要到军法局去(受审)!”13日下午,汪希苓和胡、陈两人被“军法局”送到“警总”招待所软禁,从形式上来说他们已经被逮捕并收押了。

  美国联邦调查局得到充分证据——陈启礼的录音带,案情真相大白。美国政府开始向台湾施压,要求引渡“江南案”嫌疑犯。台当局十分被动,为保住最后一点儿脸面,多次拒绝引渡要求,但最终不得不答应美方派人赴台对“江南案”嫌疑犯侦讯测谎。


更多关于“台湾前“军情局长”汪希苓回忆录(完)”的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