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高中 > 文章正文

母親節的禮物


程 瑋

  一個母親節的早上,我的兒子送給我一枝玫瑰。
  那時候他7歲,還是第一次送給我母親節禮物。接過他的禮物,我心里很高興,同時也暗暗吃了一驚。這是一枝非常新鮮的深紅色的玫瑰,并且很講究、很細致地用熱帶植物的綠葉襯托著,看上去更像插花藝術那類的作品。我猜測他就是把幾個月的零花錢加在一起,也很難買到這樣一枝花的。
  我問他是不是自己買的,他說是的,就在離家不遠的花店。那個花店我經常去,有時也帶上他一起去。
  我問他是多少錢買的,他說是一個馬克。我相信這花的售價遠遠不止一個馬克,特別是在母親節的早晨。徐果從來就是個誠實的孩子,我相信他的話。但我很想弄明白,他究竟是怎樣用一個馬克,把這枝超值的玫瑰買到手的。如果他真有這樣的本事,我應該天天派他出去買東西。
  第二天路過那家花店,我就進去了。花店里的空氣濕潤而芳香。我經常認為,在我必須靠打工養活自己時,花店會是我的第一選擇。這是一份美麗而精致的工作,來買花的也一定都是善良溫和的人。
  店主是個清清爽爽的小伙子,他從盛開得歡歡喜喜的花叢中笑著向我迎過來。我問他是不是我的孩子昨天來買過花。他說是,問我有什么不合適的。我說他花一個馬克買了一枝很名貴的玫瑰,我想問問有沒有搞錯的地方。他說沒有。
  在他身后的陶罐里,放著同樣的玫瑰,上面標價是5馬克,而且這是在母親節以后。他隨著我的視線向后看過去,馬上會意地笑起來。他說,是這樣的,昨天早上買花的人排成長隊。您知道的,都是那種到最后一分鐘才記起母親節這回事的年輕和不年輕的孩子。您的孩子站在隊伍里,他是那么小,那么甜蜜,所有的人都看著他笑。輪到他的時候他指著那一種玫瑰說,他要買一枝。我問他有多少錢,他給我看了他帶的一個馬克。我問他是給誰買,他說是給媽媽買,因為老師說今天要給媽媽送花的。您知道,這玫瑰太貴,買的人很少,放著也就放謝了,所以我就賣給他了。
  我也跟著笑起來,我謝過他的好意,說如果多來幾個這樣的孩子,你很快就會破產的。他說不會,因為這樣的孩子不多。有很多孩子會給媽媽送不用花錢的花。再說,如果您的孩子明年再來買花,我會把價值的觀念教給他一點,今年他實在還太小。
  我從花店出來,沿著春天的街道慢慢地走著,空氣里彌漫著花粉的清香。
  驟然間我發現,路邊的那些往日里開得鋪天蓋地的薔薇花,除頂梢上夠不到的地方和已經開謝了的以外,其他全都人間蒸發了——被那些想給母親送花,卻又不舍得花錢的孩子摘光了。盡管常常有人譴責這樣的行為,但我覺得,如果這些路邊的薔薇知道它們在這一天能給那么多母親帶來溫情的微笑,它們會快樂地自己走下枝頭的。
  每個在母親節得到鮮花的母親,心里的歡喜和感激,真的是難以言說的。至于這是什么樣的花,從哪里來的,花沒花錢,花了多少錢,一貫精打細算的家庭主婦在這個時候都不會介意,她們領略的是這樣一份情意。
  一枝鮮花,一個問候電話,一小盒巧克力,母親節的禮物不需要貴重,也不需要特別。因為這是一個雙方約定好的游戲,參與的人都是真心的,所以一切就都是溫馨和美好的。
  (原載《風中私語》略有改動)
  薛 琴薦
  
  推薦者說
  一枝玫瑰寄托的母親真情——兒子的一個自然之舉則讓母親無比地溫馨幸福。
  (薛 琴)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