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海涅,一个冬天的神话


袁志英

海涅,一个冬天的神话
袁志英

亨利希·海涅(Heinrich Heine, 1797.12.13-1856.2.17)是歌德以后德国文学的杰出代表,他在中国的影响可说与歌德、席勒成为三足鼎立之势。上个世纪的五十年代文学青年所追捧的是海涅,都以手中持有《海涅诗选》为荣。



海涅以浪漫主义抒情诗开始自己的创作生涯,以后又写各种体裁的诗歌;再后来,散文也成为他作品的重要部分。他死后一百五十年的今天,他还活着。首先是作为歌、叙事谣曲、十四行诗、抒情讽刺诗以及政治诗的作者而活在读者心中。从1817年起的四十年间他创造了一座甜美的、 痛苦的、铿锵和鸣的音调之林。以《青春的烦恼》为开端,而结束于《罗曼采罗》与最后的诗篇。这里海涅把他感受到的一切,从内心的烦恼与欢乐和日月星辰等自然界的万千气象,都细腻、生动、精确地抒发、描绘了出来。他在《时代的诗》和《德国——一个冬天的童话》等政治诗里又把自己对当时社会的不满、愤怒充分表现出来。海涅的诗写的是他深切的内心感受,是他胸中溢出的激情,而不是矫揉造作、无病呻吟的文字堆砌。在这一点上海涅说自己是“可怜的主观者”倒是正确的。
可是海涅与那些遁入个人内心世界、脱离实际的德国浪漫派不同,他把自己和受压迫的德国人民联系在一起:

我是一个德国诗人,
在德国境内闻名;
说出那些最好的名姓
也就说出我的姓名。
我跟一些人一样,
在德国感到同样的痛苦;
说出那些最坏的苦痛,
也说出我的痛苦。

海涅对堂妹阿玛丽无望的爱情无果而终,却开出绚丽的花朵,那些花朵就是爱情诗歌。他的爱情诗歌获得了最广大的读者,这是因为海涅将个人恋爱中的苦恼与欢乐表现得真切完整,淋漓尽致,恰如其分地说出了热爱生活的人物经常感受到的、却往往表达不出的真情实感。尼采曾说:“是诗人亨利希·海涅使我理解到抒情诗人的最高概念,在过往数千年的朝代中我找来找去都没能找到如此甜蜜如此热情的音乐。”海涅那善于抒写细腻感情的诗篇拨动人的心弦,给人以美的享受。
随着海涅的年事渐长,生活范围和眼界的扩大,他所要抒发的情怀更加宽广,题材更加多样化;不仅有个人在爱情上的苦乐,也有对社会的抗议;不仅有夜莺与玫瑰,还有剑和火焰。不论写什么,他都撷取生活中最使他感动的时刻、经历、场景、事件,饱蘸着自己的血和泪,将其奉献于读者的面前。他认为不应“把艺术本身宣告为至高无上,从而背离了第一现实世界的种种要求,其实这个现实世界是占有首要位置的”。现实世界不仅是第一位的,它还是诗人灵感、力量的源泉:“诗人在他脚踏现实大地时,他是坚强有力的;可当他凭空翱翔于碧空时,就会变得软弱无力。”正是普鲁士的封建专制统治、贵族的腐朽颟顸、宗教的虚伪反动、小市民的庸俗以及人民的苦难、工人的斗争……这些现实问题激起他创作的冲动,也使其政治诗具有尖锐的批判力量。它们像锋利的剑刺向普鲁士的统治者,像熊熊的火温暖了革命者和被压迫群众的心。因此可以说,海涅不是“可怜的主观者”,而是脚踏实地而又充满革命激情的革命民主主义诗人。



海涅从1817年开始直到他生命的结束,诗歌创作活动持续了四十年之久。《青春的烦恼》、《抒情插曲》、《归乡集》、《北海集》都是他青年时代的诗作,1827年收集在一起出版,名为《歌集》。《歌集》引起极大轰动,在海涅生前再版十三次,其中许多诗被音乐家谱上曲子,成为世代流传的名歌。
《歌集》第一部分是《青春的烦恼》,其中有几首是写于1820年左右的早期优秀作品,比如叙事诗《掷弹兵》和《伯沙撒》,前者描写的是两个从俄国归来的法国兵对其被囚皇帝的崇拜。《伯沙撒》取材于《旧约》故事:不可一世的巴比伦国王惨死于臣下之手。第三首重要的叙事诗是写于1820年的《进香凯芙拉》,它具有更强烈的人民性。写一个害相思病的青年在进香之后圣母治愈了他的病痛;同时还以细腻的笔触描绘了莱茵河流域天主教居民的生活。
《歌集》的第二部分是《抒情插曲》,包括六十五首短诗。这些小诗抒写了作者青年时期的感受,组合而成为作者的小传。内容多是海涅对堂妹阿玛丽无果的爱情。爱情的基调伴以失恋痛苦的副音,不断变奏出新的曲调。其中最有名的是《在美妙的五月里》、《那花儿,那小小的花儿知道》、《听我歌一曲》、《一棵橡孤零零》、《一颗星星落下来》等。
《归乡集》也是歌颂爱情的,主题和表现形式都有所深化,内容更加丰富多彩。其中《罗累莱》是海涅最有名的诗作之一,成为一首传遍世界的德国民歌。诗人利用流行于莱茵河两岸关于妖艳的女魔法师的传说,以象征的手法描写了自己没有实现的爱情经历。他没有打破六节格式,保持了朴素的形式统一。首先从主观自白(“我不知道,这是为了什么,我是这样的悲伤”)开始,逐渐引出一幅令人沉醉的风景画(“空气清冷,暮色苍茫,莱茵河静静地流”),最后又是主观自白,和中间关于罗累莱岩的传说联系起来,给人以前后呼应、浑然一体的感觉。在其他的诗作中,也可以窥出那独具的匠心 :用朴素的语言把个人的感情普遍化。《我的心儿,我的心儿悲伤》,《在遥远的地平线上》或《你像是一朵花儿》等都是这方面的典范。不过最成功的还要数《我的心,你不要忧悒》,它语言简洁朴素,四句一节,共有两节,采用抑扬格,像中国的绝句。在这首段短诗中,充溢着乐观主义精神,对尘世之美的热爱。这美就是力量,是助人度过难关、克服困境的力量。这力量使人对尘世的理解更深刻更真切。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