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文學評論 > 文章正文

海涅,一個冬天的神話


袁志英

海涅,一個冬天的神話
袁志英

亨利希·海涅(Heinrich Heine, 1797.12.13-1856.2.17)是歌德以后德國文學的杰出代表,他在中國的影響可說與歌德、席勒成為三足鼎立之勢。上個世紀的五十年代文學青年所追捧的是海涅,都以手中持有《海涅詩選》為榮。



海涅以浪漫主義抒情詩開始自己的創作生涯,以后又寫各種體裁的詩歌;再后來,散文也成為他作品的重要部分。他死后一百五十年的今天,他還活著。首先是作為歌、敘事謠曲、十四行詩、抒情諷刺詩以及政治詩的作者而活在讀者心中。從1817年起的四十年間他創造了一座甜美的、 痛苦的、鏗鏘和鳴的音調之林。以《青春的煩惱》為開端,而結束于《羅曼采羅》與最后的詩篇。這里海涅把他感受到的一切,從內心的煩惱與歡樂和日月星辰等自然界的萬千氣象,都細膩、生動、精確地抒發、描繪了出來。他在《時代的詩》和《德國——一個冬天的童話》等政治詩里又把自己對當時社會的不滿、憤怒充分表現出來。海涅的詩寫的是他深切的內心感受,是他胸中溢出的激情,而不是矯揉造作、無病呻吟的文字堆砌。在這一點上海涅說自己是“可憐的主觀者”倒是正確的。
可是海涅與那些遁入個人內心世界、脫離實際的德國浪漫派不同,他把自己和受壓迫的德國人民聯系在一起:

我是一個德國詩人,
在德國境內聞名;
說出那些最好的名姓
也就說出我的姓名。
我跟一些人一樣,
在德國感到同樣的痛苦;
說出那些最壞的苦痛,
也說出我的痛苦。

海涅對堂妹阿瑪麗無望的愛情無果而終,卻開出絢麗的花朵,那些花朵就是愛情詩歌。他的愛情詩歌獲得了最廣大的讀者,這是因為海涅將個人戀愛中的苦惱與歡樂表現得真切完整,淋漓盡致,恰如其分地說出了熱愛生活的人物經常感受到的、卻往往表達不出的真情實感。尼采曾說:“是詩人亨利希·海涅使我理解到抒情詩人的最高概念,在過往數千年的朝代中我找來找去都沒能找到如此甜蜜如此熱情的音樂。”海涅那善于抒寫細膩感情的詩篇撥動人的心弦,給人以美的享受。
隨著海涅的年事漸長,生活范圍和眼界的擴大,他所要抒發的情懷更加寬廣,題材更加多樣化;不僅有個人在愛情上的苦樂,也有對社會的抗議;不僅有夜鶯與玫瑰,還有劍和火焰。不論寫什么,他都擷取生活中最使他感動的時刻、經歷、場景、事件,飽蘸著自己的血和淚,將其奉獻于讀者的面前。他認為不應“把藝術本身宣告為至高無上,從而背離了第一現實世界的種種要求,其實這個現實世界是占有首要位置的”。現實世界不僅是第一位的,它還是詩人靈感、力量的源泉:“詩人在他腳踏現實大地時,他是堅強有力的;可當他憑空翱翔于碧空時,就會變得軟弱無力。”正是普魯士的封建專制統治、貴族的腐朽顢頇、宗教的虛偽反動、小市民的庸俗以及人民的苦難、工人的斗爭……這些現實問題激起他創作的沖動,也使其政治詩具有尖銳的批判力量。它們像鋒利的劍刺向普魯士的統治者,像熊熊的火溫暖了革命者和被壓迫群眾的心。因此可以說,海涅不是“可憐的主觀者”,而是腳踏實地而又充滿革命激情的革命民主主義詩人。



海涅從1817年開始直到他生命的結束,詩歌創作活動持續了四十年之久。《青春的煩惱》、《抒情插曲》、《歸鄉集》、《北海集》都是他青年時代的詩作,1827年收集在一起出版,名為《歌集》。《歌集》引起極大轟動,在海涅生前再版十三次,其中許多詩被音樂家譜上曲子,成為世代流傳的名歌。
《歌集》第一部分是《青春的煩惱》,其中有幾首是寫于1820年左右的早期優秀作品,比如敘事詩《擲彈兵》和《伯沙撒》,前者描寫的是兩個從俄國歸來的法國兵對其被囚皇帝的崇拜。《伯沙撒》取材于《舊約》故事:不可一世的巴比倫國王慘死于臣下之手。第三首重要的敘事詩是寫于1820年的《進香凱芙拉》,它具有更強烈的人民性。寫一個害相思病的青年在進香之后圣母治愈了他的病痛;同時還以細膩的筆觸描繪了萊茵河流域天主教居民的生活。
《歌集》的第二部分是《抒情插曲》,包括六十五首短詩。這些小詩抒寫了作者青年時期的感受,組合而成為作者的小傳。內容多是海涅對堂妹阿瑪麗無果的愛情。愛情的基調伴以失戀痛苦的副音,不斷變奏出新的曲調。其中最有名的是《在美妙的五月里》、《那花兒,那小小的花兒知道》、《聽我歌一曲》、《一棵橡孤零零》、《一顆星星落下來》等。
《歸鄉集》也是歌頌愛情的,主題和表現形式都有所深化,內容更加豐富多彩。其中《羅累萊》是海涅最有名的詩作之一,成為一首傳遍世界的德國民歌。詩人利用流行于萊茵河兩岸關于妖艷的女魔法師的傳說,以象征的手法描寫了自己沒有實現的愛情經歷。他沒有打破六節格式,保持了樸素的形式統一。首先從主觀自白(“我不知道,這是為了什么,我是這樣的悲傷”)開始,逐漸引出一幅令人沉醉的風景畫(“空氣清冷,暮色蒼茫,萊茵河靜靜地流”),最后又是主觀自白,和中間關于羅累萊巖的傳說聯系起來,給人以前后呼應、渾然一體的感覺。在其他的詩作中,也可以窺出那獨具的匠心 :用樸素的語言把個人的感情普遍化。《我的心兒,我的心兒悲傷》,《在遙遠的地平線上》或《你像是一朵花兒》等都是這方面的典范。不過最成功的還要數《我的心,你不要憂悒》,它語言簡潔樸素,四句一節,共有兩節,采用抑揚格,像中國的絕句。在這首段短詩中,充溢著樂觀主義精神,對塵世之美的熱愛。這美就是力量,是助人度過難關、克服困境的力量。這力量使人對塵世的理解更深刻更真切。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