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故事傳奇 > 文章正文

審判長


劉保健

一 妻子不哭

大渠里一大早就躺著一具男尸。渠里只有沒腳深的水在繞著裸露的石頭緩緩地流著。這人面部朝下浸泡在水里,緊挨頭部的石頭上還留有血跡。
不大一會兒,圍觀的人越來越多,有人說這人面熟,好像在哪里見過。有人說,人死了面部失去了光澤,走了形,不是特別熟識的不好認。其中有個人在小聲地嘟噥,他是法院的……這時有兩個公安人員下去把他翻了個仰面朝天,有人認出他的確是縣法院刑事庭的江進審判長。
江進今年三十六七歲,人高馬大的,是一個標致的小伙子。前幾年調進法院后才發了福,由原來的小臉變成了油光光的大臉,走起路來挺個大肚子,根本找不到他前幾年眉清目秀的痕跡。他的死,引起不少圍觀者的議論:剛剛建成的宏源別墅還未和意中人搬進去,就這么去了,白白地花了幾十萬元,痛哉,惜哉!
公安人員拍照后將尸體放在橋頭地面較寬的地方,然后從頭至腳詳細地檢查了一遍,頭部碰到三尖石上,留有一道血口,左手掌擦破了一層皮,并無大礙。扒去他的上衣后。前胸后背均未發現傷痕。公安人員又解開他的腰帶,陰莖和睪丸完好,腿腳完好,也沒發現一處骨折地方。通過驗尸,公安人員認定,江進唯一致命的地方就是頭部的外傷。頭部外傷是怎樣造成的?是酗酒摔傷,還是他殺后拋到渠底,或是自殺,故意將頭部摔到三尖石上斃命?經過認真分析后,認定是他殺的可能性較大,于是公安人員就以現場拍照為依據展開偵破。
江進父母趴在江進的尸體上,哭得痛不欲生。過了一會兒,江進的妻子李玉花才拉著十歲的女兒江南和五歲的兒子江北到了現場。圍觀的人都為李玉花母子們讓開一條路,玉花坐在地上,既沒問死因也沒號啕大哭,只是兩眼死死地盯著尸體。眾人都大惑不解,是看見尸體嚇成這個呆樣,還是另有一番別意在眾人面前無法表達?
刑偵隊方琨和幾個同事到江進家后,就感到奇怪,這么有錢的人家咋會居住這樣的房子?僅有四五十平方米的兩居室,屋里沒有一點現代化的設施。
方琨問李玉花:現代化的家具都搬進宏源了吧?
李玉花說:我不知道,我和江進已分居了幾年,那時江北才一歲,江南六歲。我每月工資才七八百元,兩個孩子上學加上我們娘兒仨的生活費,哪里還能買得起現代化家具呢?要不是靠我父母的接濟,我們娘兒仨早上西天了。
三年前,江進提出和我離婚,我認為是他在同我開玩笑,結婚七八年了,夫唱婦隨,情感融洽,況且現在又兒女雙全,放著天堂的日子不過去離婚,這是不可能的。我笑著說:當真?決不能反悔。江進說:當然,一言既出,駟馬難追。他從口袋里掏出一張離婚協議書,擺在我面前:請簽字吧!
我一看是當真的,臉馬上沉下來:什么理由?
兩人沒有共同語言。
我冷笑了一聲:當年是誰求我的?我父母不同意,你三天兩頭提著禮品到我家哀求!你記得我父親將你的禮品扔到門外,將我關在屋里不讓和你見面的情景吧?你死皮賴臉地跪在我父母的面前,什么哀求的話都說,那時你怎么沒有說我們沒有共同語言?現在你有了地位,有幾個臭錢,就拋妻棄子,你拍拍你的胸膛!
他沉默不語,自此以后,他回家的次數越來越少,時間也越來越晚,甚至一個月也不回來和兒女們見一次面。我左思右想想不通,認定他在外面有情人。
為此我跟蹤過江進。那天下午將下班的時候,我專門雇了一輛出租車,停在法院的門口,下班時間剛過,我看見他和同事們都出來了,有的坐車,有的步行。他和幾個同事坐了一輛車。他們前面走,我在后面跟。車到一家餐館門前,他下了車,其余同事又乘車走了,他卻進了這家餐館。我沒有下車,讓司機到餐館里看個究竟。司機在一樓看了個遍,沒有找到江進,又上二樓,在外面的餐桌上還沒有找到,他只好挨個雅間找,最后在一個偏僻的雅間內找到了,他和一個漂亮的小姐正在共進晚餐。
我在餐館外整整等了兩小時,約八點半到九點半之間,餐館里的客人已是寥寥無幾。江進才和那漂亮的小姐手挽著手出了餐館。他倆在林蔭道上漫步,邊走邊調情。我看在眼里恨在心上,只好讓出租車開開停停。直到十點的最后一趟公共汽車,江進才和那漂亮的小姐坐了上去。我跟在公共汽車的后面,直到宏源別墅江進才和那漂亮小姐下了車。
我到宏源別墅門口,被保安人員擋住了。可是我也不敢說明自己的身份和進去的目的,只好又忍氣吞聲地回了家。
我躺在床上,感到自己很無聊,白白浪費了一晚上時間,還花了一百元車費,弄得自己睡不著吃不下,這是何苦呢?可我怎么也安不下心來,好端端的一個家,在一起生活了這么多年,兒女都這么大了,突然就要離婚,這究竟是為了什么?是錢在作怪,還是人的思想變壞了?我憋了一肚子氣,就是想不通。
又過了幾天,他突然半夜三更地回了家。我熱情地招呼了他,問長問短,又為他端了一盆熱騰騰的洗腳水,并從柜子里為他取了個新被子,其目的是為了感動他,為了孩子也為了家。三十幾歲的人了,上有老的下有小的,就是心里再委屈,也要捏著鼻子過下去。你知道近墨者黑,他在法院里工作,民事上的事聽說的也就多,凡是離婚后又重新組合的家庭,美滿幸福的并不多。大都是前撇的后帶的,整天鬧得不亦樂乎,還有相當一部分又恢復了原來的夫妻關系。 ......
很抱歉,暂无全文。欢迎作者提供全文。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