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影視戲劇 > 文章正文

西京故事(大型秦腔現代戲)


陳彥

人物:

羅天福,男,50多歲,曾當過山村小學民辦教師及村長。

淑 惠,女,50多歲,看上去比實際年齡大。羅的妻子。

羅甲秀,女,20多歲,羅天福的女兒,大學生。

羅甲成,男,19至23歲,羅天福的兒子,大學生。

西門鎖,男,40多歲,西京城順城巷的房東。

陽 喬,女,40歲左右,西門鎖的妻子。

金 鎖,男,16至20歲,西門鎖的兒子。

童薇薇,女,20多歲,羅甲成的大學同學。

賀春梅,女,50多歲,街道辦副主任。

東方雨,男,80多歲,一位始終守護著一棵千年老槐樹的老人。

農民工房客、大學生若干。

第一場

[西京,一個既古老而又現代的大都市。

[故事發生在一個叫文廟巷的大雜院內。整個院子是由一個廢棄的廠房改建而成,高高低低、上上下下住了數十位農民工和各色人等,總體空間十分擁擠,生活忙亂躁動。

[一棵老唐槐,飽經滄桑地挺立在院中,龐大的樹冠都用各種支架撐持著,、葳蕤蒼勁,如詩如畫。

[唐槐背后的古建筑群和摩天大樓依稀可見。

[慷慨激昂的秦腔黑頭演唱聲傳來:

我大,我爺,我老爺,我老老爺就是這

一唱,

慷慨激昂,還有點蒼涼

不管日子過得順當還是恓惶,

這一股氣力從來就沒塌過腔

[黃昏時分,房客們正陸續歸來,也有女孩兒在收拾打扮準備出去的。

[東方雨老人在一個小三角梯上給唐槐掛吊瓶,爬上爬下,忙個不停。整個故事演進中,老人可自由來去,若即若離。

[突然,胡亂散架在天空中的蛛網電線吐起了火舌。

房客甲 著火了,電線著火了!房東,房東,快拉閘!快拉閘!

[眾急忙從房內提著桶、盆等救火器皿跑出。

[一片混亂中,房東西門鎖手里還抓著一個麻將二餅,趿拉著一只鞋跑出。只見西門鎖

一腳踹開一個房門,沖進去拉了電閘。

[火舌很快消失。眾議論紛紛。

房客甲 (對西門鎖)該換電線了。

房客乙 老化了。

房客丙 著幾回火了。

房客丁 遲早會把咱火化了。

西門鎖 知道知道。哎,大家都在這兒,月底了,該交房租了。

房客甲 租金又漲了。

房客戊 一個破廠子改造的房么。

房客己 墻縫裂得能盤進蛇來。

房客庚 房頂漏得能掉下鱉來。

房客辛 房價貴得能……(悄聲地嘟囔)逼死爹來。

西門鎖 住了住,不住了走人,尻子后頭尋房的還跟一串串哩。你沒聽電視里講,西京城光流動人口幾百萬哩,我還愁瓜女子找不下傻娃。

[眾房客無奈地下。

[陽喬上。

陽 喬 (向內揮手)端過來。

[四位姑娘端著飯菜上。

西門鎖 咋又不做飯了?

陽 喬 你咋不做呢?

西門鎖 (無奈地)好好好,端過去端過去。哎,拿點錢

出來,這電線真的得換了,剛又著火了。陽 喬再撐一段時間,有單位拆遷,舊電線我都說

好了,全給咱,一分不要。哎,聽說咱這一塊

地皮又翻倍地漲了,你個死鬼爹,還真給口自

把福分留下了。

西門鎖 你爹才是死鬼呢。

陽 喬 我爹還活著咋死鬼了。人家都罵你爹是死鬼,當了幾年村干部,把城中村的村辦企業,三倒騰兩倒騰,全都倒騰到自家名下了,這下兩腿一蹬,就好過了你這個碎色鬼。(領著幾個端盤子姑娘進房)

西門鎖 悄著悄著,真是個爛嘴婆娘。(看看手中的麻將)白摸了個**。(進房)

[羅甲秀領著父親、母親和弟弟羅甲成上,邊走邊介紹環境。羅天福與羅甲成抬著一個土爐子,還有面板等雜物。

羅甲秀(唱)南城堡子狀元巷,小院緊挨古城墻城中村落連菜場,背靠文廟聞書香。

羅天福 好地方,這個地方選得好。

淑 惠 就是房價貴了點。

羅甲秀 娘,城里就沒有太便宜的房子。

羅天福 狀元巷、古城墻、文廟,好著哩,我娃選的地方好著哩。就憑這一棵大樹,爹就愛上這地方了。這棵樹恐怕比咱家那兩棵老紫薇樹年齡還大吧!

羅甲秀 爹,咱家那兩棵老紫薇才六七百年,人家這棵唐槐一千三百多年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欢迎作者提供全文。

更多關于“西京故事(大型秦腔現代戲) ”的相關文章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