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時事政治 > 文章正文

王寶強傳奇


馬戎戎 陳 超

  《士兵突擊》播出后,沒有人再叫王寶強“傻根”,他變成了“許三多”。在王寶強看來,相信《天下無賊》的“傻根”是個理想人物,現實生活中幾乎不存在;“許三多”更接近他本人。然而,他說,比起“傻根”和“許三多”,他更現實。
  2002年春天,北京某處的建筑工地上,一名工人腰上的呼機忽然響了,他停下手上的活計,低頭看看腰間,喊出一個名字:“王寶強。”
  在匆匆趕去公用電話亭的路上,這名叫做王寶強的瘦小工人還不知道,這將是一個改變他命運的電話。在此之前,他是民工、“北漂”,北影廠門口50元一天的“蹲活兒”的。而在此之后,一切都不一樣了。
  電話是《盲井》劇組打來的,通知王寶強去見導演李楊。之后,他得知,自己將出演這部電影的男主角,一個進城打工幾次被騙的少年。同時,他拿到了500元錢的預付片酬。
  “500塊錢啊,我激動的呀。”說起500元拿到手上的那一刻,王寶強的聲音依然帶著一絲顫抖。
  對于2002年的王寶強來說,500元,是筆大錢。
  2002年,王寶強16歲,已經在北京漂泊了兩年。和很多漂在北京的人一樣,他和另外5個人在一個煤場旁邊租了大雜院里的一間房子,房子朝北,年久失修,墻上的墻皮都脫落了下來。上廁所很麻煩,走出院子后,還要再走200米。租在這里,圖的是便宜,6個人,一個月才120元。為了找活兒方便,6個人一起湊錢買了一只數字顯示的BP機。
  王寶強到北京,是為了拍電影。1992年,他看了電影《少林寺》,當下就決定去少林寺。王寶強說,當年村子里要去少林寺的不止他一個人,只不過,別人去少林寺是為了學武功,他去少林寺是為了拍電影。
  
  “我就是許三多”
  
  王寶強的家,在河北省南和縣,離邢臺市不遠。王寶強如今的家,離公路只有十幾米,周圍的房子以農村的標準看已經很氣派,但與王家一比還是相形見絀。“這是寶強成名后給他父母蓋的。”鄰居的語氣中透著羨慕。據鄰居說,這房子僅裝修就裝了兩三年,去年他父母才正式住進來。
  家里的老房子依然保留在村東頭。“那時候家里窮,他(王寶強)爺爺只有5間房,卻有4個兒子,我們家當時只分到1間。”王寶強的母親說。他的父親后來靠著在村里幫別人蓋房子,攢了一點錢,蓋起了現在看到的老房子,“那時候蓋好了都沒錢吊頂,抬頭就能看到大梁”。
  王寶強出生時候,家里已經有1子1女。他的童年就像其他農村孩子一樣不被人關注,在母親的記憶中:“他的衣裳都是撿他哥哥姐姐剩下的。”
  第一次讀《士兵突擊》的劇本時,王寶強說,他覺得非常壓抑。他問身邊人:“編劇是誰,我要殺了他。”“殺了他”,當然是夸張的說法,但是王寶強真的感覺,劇本里“許三多”的故事,就是他的故事。他說,整部戲里,他自己最被打動的,是農村部分和新兵連的部分。
  “我小時候家里比較窮,家里條件好的孩子就會欺負我,我覺得我小時候和許三多小時候很像。”王寶強說。
  《士兵突擊》里,許三多的父親總是看不上兒子的“弱”,他教育兒子的唯一方法就是打。王寶強的父親曾經當過軍人,王寶強從小沒少挨他的打。
  打,像拉小豬一樣被爹拎著一條腿從路上拉回家,一把摔在院子里,立刻嚇得連哭都忘了。拿著鞭子打,被趕車用的馬鞭子抽在身上,印子一星期都下不去。挨打的原因是倔,從小就是氣性大的孩子。6歲那年的農歷九月,跟著母親去鄰村趕集,看上了一件褂子,母親不給買,就坐在攤位前大哭大鬧,直到母親答應了才罷休。母親要去哪里,他也要跟著去,不讓去,就鬧,就哭。母親偏疼兒子,可父親就看不慣這倔。中國傳統家庭的教育方式,棍棒底下出孝子。王寶強想去少林寺,某種程度上也有這樣的幻想——學會了功夫,看誰還敢打我。
  8歲的孩子去少林寺,父母原本不同意。可是王寶強倔,挨打也要去,還主動幫父母干活。另一個原因,是家庭經濟。王寶強說,那時家里只有6畝地,卻有3個孩子,3個孩子各自差2歲,大哥已經是12歲的少年了。父親和母親都是老實人,除了這幾畝地,沒有任何別的收入。也許,父母有這樣的想法,有個孩子出去學學也好:“干出來最好,干不出來也無所謂。”王寶強這樣猜測父母的想法。
  
  最快樂的時光
  
  一到少林寺,王寶強就拜了一名師傅。
  拜師時候,釋延宏還是少林寺的一名武僧,如今釋延宏已經帶著自己的弟子創立了少林寺護寺功夫院,名片上印著“少林寺護寺武僧總教頭、少林寺第34代功夫傳人”等頭銜。他收徒講究“緣”,用他的話說,能成為師徒,說明“緣到了”。也許正因這樣,他的護院武僧功夫院并沒有公開招生,拜入門下的大多是通過介紹。“師父事先還要摸骨,看這孩子的體質是不是適合學武,然后才決定是否留下。”陳亞楠解釋道,他如今已經是師門中習武時間最長的弟子,師父不在,就由他指導師弟們練功。 ......
很抱歉,暂无全文。欢迎作者提供全文。

Tags:王寶強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