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綜合經濟 > 文章正文

返璞歸真:留住紫砂的根,保住紫砂的魂


  在世界文學史上,美國黑人作家阿歷克斯·哈利以一部非洲民族的史詩巨著《根》,成為人類文明記憶深處永難磨滅的印跡。

  此次宜興之行,有一位民間藝人,讓我記住了紫砂的根,認識了紫砂的魂。

  “人間珠玉安足取,豈如陽羨溪頭一丸土”,說的是宜興紫砂的珍貴。一丸砂土,賽過珍珠美玉,作何解釋?

  宜興紫砂的精髓,首先在于它的材質之美。清代吳梅鼎在《陽羨茗壺賦》中,對宜興紫砂的絢美色彩、精美品相大為傾心,出之以生花妙筆——

  若夫泥色之變,乍陰乍陽。忽葡萄而紺紫,倏桔柚蒼黃;搖嫩綠于新桐,曉滴瑯軒之積翠,積流黃于葵露,暗飄金栗之香。或黃白堆砂,結哀梨兮可啖,或青堅在骨,涂髹汁兮生光。彼瑰琦之窯變,非一色之可名。如鐵、如石,胡玉?胡金?遠而望之,黝若鐘鼎陳明庭。近而察之,爛若琬琰浮精英,豈隋珠之趙璧可比,異而稱珍者哉。

  有砂如是,塑冶成器,愈加奪得垂愛之人的心魄,其經典之譽,見諸于明代周高起編著《陽羨茗壺系》——

  壺經用久,滌拭日加,自發黯然之光,入手可鑒。摩挲寶愛,不啻掌珠。用之既久,外類紫玉,內如碧云。

  今天,身為紫砂局外人或普通消費者,哪里還能見到如隋珠趙璧的紫砂原礦、如紫玉碧云的名壺珍藏,又豈能辨識宜興紫砂的孰優孰劣?

  “紫砂是什么?是石非石石中砂,是泥非泥泥中骨,是一種有靈性的陶瓷。”在一處普通的居室內,宜興民間紫砂藝人吳小兔一邊不停地展示他的珍藏、佳作,一邊熱情不減地講解他對紫砂的認知:“古代宜興人在燒制陶瓷的時候,出窯一看不是陶,而是砂,這就是紫砂的來源。宜興紫砂又叫‘紫玉金砂’,就是得到好的原料,做出玉的感覺,一色進窯,出窯萬彩。”

  吳小兔,宜興本地人,生于1951年,今年62歲,父母都是做紫砂陶器的,小學二年級輟學,開始學做紫砂,一做就是50多年。就像是一塊本色的原礦紫砂,說到自已,他毫無避諱:“我是一個文盲,沒有什么文化,就是喜歡這方泥巴。有14個字可以概括我對紫砂的愛:‘日月壺中天地成,陶冶性靈砂玉魂’。”

  人道是“踏遍青山人未老”,因為癡迷于“單一原礦,不相混雜”的本真紫砂,吳小兔數十年如一日,踏遍宜興丁山、蜀山,摸透幾十種紫砂礦料,披泥砂而瀝金玉,雖千斤而得一兩,一批珍稀紫砂原礦得入囊中,再以“練砂成魂,砂不驚人誓不休”之奇志,將周高起《陽羨茗壺系》中載述的徐友泉善配泥土,“泥色有海棠紅、朱砂紫、定窯白、冷金黃、淡墨”的紫砂五色土,逐一陶冶成器,光耀于世。

  所以,當記者坐在民間紫砂藝人吳小兔的飯桌前,看到他從里屋虔敬而又欣喜地端出一塊塊輝映紫玉幽光、田黃潤澤的紫砂原礦,捧出一把把宛若星空皎月、麗質佳人的紫砂茗壺,在放大80倍的顯微鏡下觀察蘊涵其中的金玉之美,頓有如開天目之感——

  朱砂色,猶如夕陽晚照,彩霞滿天;暗肝色,猶如七巧彩云,繽紛爛漫;定窯白,猶如黎明星空,純潔明凈,非田黃即璞玉,聚精砂見雪玉……這才是曠世獨有的宜興紫砂真面目!

  “一把好的紫砂壺,要像陳鳴遠講的那樣,具備 ‘料、功、燒’三個條件。在我的眼里,不能講單一的工藝,工藝在我的眼里很重要,材料更重要,燒成最重要。就是說有好的泥料、工藝,如果沒有燒好就沒有靈性的感覺。而對做壺的人來說,必須做到‘趣’到、‘心’到、‘悟’到、‘ 意’ 到、‘手’到,才能做出一把好壺,”此前的采訪中,史秀棠會長曾直言:目前的紫砂行業中,不乏名頭大、價格高而作品不怎么樣,而一些真正泥好工好價格實惠的制壺人恰恰名頭不大,隱于鄉間難覓。

  眼前的吳小兔,即其人焉。

  于是,記者調侃道:“吳老師,你的紫砂壺,選砂、練泥之精純,塑造、燒制之精美,已達‘眾里尋他,一壺獨秀’的境地,一把壺也就賣2萬元,而有的人一把壺動輒賣到幾十萬、甚至上百萬元的高價,難道是你的壺比他的遜色嗎?”

  “我不能這么說。”小學二年級學歷的吳小兔純樸一笑,“我只講一句話:美而不美,是美而美,不美而美。”

  樸實無華,而芳華自現。有誰聽說過時大彬、陳鳴遠、邵大亨躋身“進士”、“舉人”金榜,頂戴“大師”頭銜?樸素的民間藝人,一樣能悟出先哲老子的大道理,傳遞著傳統文化的真諦!


更多關于“返璞歸真:留住紫砂的根,保住紫砂的魂”的相關文章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