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美国补充替代医学研究的主要机构(一) ——美国癌症研究所和哈佛医学院


作者单位:中国科学技术信息研究所战略研究中心, 北京 100038

【关键词】  美国 替代医学 补充医学 研究机构 美国癌症研究所 哈佛医学院

   fu jy. j chin integr med/zhong xi yi jie he xue bao. 2008; 6(9): 987989.

    major institutions for complementary and alternative medicine in the united states: national cancer institute and harvard medical school

    junying fu

    research center for strategic science and technology issue, institute of scientific and technical information of china, beijing 100038, china

    keywords: united states; alternative medicine; complementary medicine; institutes; national cancer institute; harvard medical school

    与对抗医学(allopathic medicine)的诊疗理念和实践有着重大区别的补充替代医学(complementary and alternative medicine, cam)于20世纪70年代在美国达到第一个高峰,并且“替代医学”这个名词在此期间开始使用[1]。此后,随着非常规医学在美国使用人数的迅速增多以及所治病种的不断增加,相关的基础研究和临床试验也相继展开,并且开始设立专门的cam研究机构。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 nih)作为美国健康与人类服务部的一个下属机构,从1887年仅有一间实验室开始发展,至今已成为世界上最重要的医学研究中心之一。随着全世界对非生物医学的重新审视和认识的加深,nih也加大了对cam的研究,并于1999年专门设立国家补充与替代医学中心(national center for complementary and alternative medicine, nccam)。近年nih所有研究机构的cam科研经费占其总经费的比例维持在1%以上。本文拟就美国主要的cam研究和资助机构——nih的国家癌症研究所(national cancer institute, nci)和哈佛医学院的cam研究情况进行介绍(nccam的情况已在前文《美国补充替代医学的科研现状及其与中国中医药研究的比较》[2]中做过介绍,不再赘述)。

    1  美国nci

    美国nci对于科学评价cam在癌症防治中的作用有着悠久的历史。早在20世纪40年代和70年代,nci就评估了非常规医药如苦杏仁苷的疗效,1991年,创立替代医学“最佳病例系列回顾项目(best case series review program)”以评估源于cam领域的潜在癌症新疗法的病例报道。在此基础上,nci于1998年在其内部建立了癌症补充替代医学办公室(office of cancer complementary and alternative medicine, occam),现共有职员13人,其使命为协调和增强nci的补充替代医学研究活动,包括预防、诊断以及对癌症、癌症相关症状和常规癌症疗法导致副作用的治疗,主要负责与癌症有关的所有cam临床和基础研究项目。目前,occam与nccam并驾齐驱,已经成为美国cam研究领域中两个最重要的政府资助机构。

    1.1  nci的cam研究经费投入  nci自成立occam以来,cam研究经费投入大幅提高,特别是在2003年,相关研究费用增加到1.199亿美元,已超过nccam,成为nih所有机构中cam经费投入最多的单位[3,4]。见图1。

    图1  1999~2009年nih及其下属的nccam和

    nci的cam科研经费(预期)投入

    1.2  nci的cam研究内容分析  2008年4月nci公布了《补充替代医学2006年度报告》[5]。根据报告,nci在2006年进行了461项与cam相关的院内和院外科研项目,其中67.85%(8 351.454 0万美元)的cam科研经费用于各种癌症的预防研究,而治疗、症状/副作用处理、流行病学研究以及会议分别占21.13%(2 600.391 6万美元)、7.37%(907.230 9万美元)、3.37%(414.282 6万美元)和0.28%(34.257 6万美元)。

    nci开展或支持了多类cam治疗方法的研究,主要包括以下7种:替代医学体系(alternative medicine systems)如针灸和中医药等,占1.4%;锻炼治疗(exercise therapies)如太极拳和瑜珈等,占5.8%;手法和基于身体的治疗(manipulative and bodybased methods)如脊柱指压和按摩等,占0.5%;心身治疗(mindbody interventions)如静坐和生物反射等,占5.6%;营养治疗(nutritional therapeutics)如益生元和素食等,占61.5%;药物和生物治疗(pharmacological and biologic treatments)如蜜蜂制品和鲨鱼软骨等,占19.7%;精神治疗(spiritual therapies)如祈祷,占0.8%等。其中科研投入最多的是营养治疗。

    2006年,nci的cam科研项目涉及20种癌症类型。其中,前列腺癌(1886.1790万美元)、乳腺癌(1 478.887 7万美元)、结肠直肠癌(1 156.439 7美元)和肺癌(611.556 2美元)的研究获得大部分的cam相关研究经费。几乎一半(5 631.315 8万美元)的cam科研费用分配给了多发癌的研究。

    2  美国哈佛大学

    成立于1782年的哈佛医学院[6]对于非常规医学较为重视。在2000年组建了补充和综合医学治疗研究与教育部(harvard medical school division for research and education in complementary and integrative medical therapies),其前身为建立于1995年的beth israel deaconess医学中心(哈佛医学院教学医院之一)的替代医学研究与教育中心。2001年,osher基金会投资成立了哈佛医学院osher研究中心,与补充和综合医学治疗研究与教育部协同运作。在2002年初,两机构所有活动均从beth israel deaconess医学中心迁至哈佛医学院,现在哈佛医学院中占有8 000平方英尺的面积,包括25名研究人员,并与哈佛17所附属教学医院的超过5 000名全职工作人员建立了联系。

    2.1  osher研究中心的使命  哈佛医学院osher研究中心以及补充和综合医学治疗研究与教育部的使命为促成各学科间和各研究机构之间的合作,以探寻补充和综合医学治疗的评价方法;面向医学界和公众推广教育项目;考察在科研单位推广补充和综合医护的可持续模式的设计方案。以上工作可以分割成三大块:科研、教育和临床模式研究。该机构进行了一系列临床试验和基础机制研究,并为医学专业人员、医学生和公共卫生学生提供了大量继续医学教育课程,还为医学博士生提供博士后研究培训。该部门研究人员目前还与一些补充医疗师以及其他卫生保健提供者一起研究综合治疗模式,特别是在肌骨骼疼痛领域。osher研究中心还管理osher先导研究项目,这是为哈佛医学院科研人员设立的竞争性项目。

    2.2  osher研究中心的研究方向和内容  哈佛医学院osher研究中心以及补充和综合医学治疗研究与教育部已经并将继续着眼于补充和综合治疗的科学与医学角度的研究,以及这些治疗在法律、道德和经济方面的影响。在主任david eisenberg博士的带领下,该机构已经进行了许多重大的研究和教育项目,包括超过50份同行评议过的出版物和广泛的有关补充和综合医学的安全性、有效性、经济性和政策性的研究。严谨科学的研究奠定了该部门所有活动的基础。

    其早期,研究着重于调查研究、腰背疼痛研究和安慰剂研究,如调查美国消费者对于补充医学的需求程度、使用频率、就诊次数和自费费用等。eisenberg等[7]于1998年发表于jama的论文"trends in alternative medicine use in the united states, 19901997: results of a followup national survey"至今已被sci收录期刊的论文引用2 340次,成为cam领域被引次数最多的文章;而且该机构的调查结果正被美国政府用来研究和分析美国cam的使用和费用情况。osher研究中心的近期研究兴趣已扩展到某些治疗的基础和转化型研究(translational research),涉及人类免疫缺陷病毒患者、身体残疾者、乳腺癌妇女、老年美国人、焦虑和抑郁者、糖尿病患者以及项背疼痛者。

    osher研究中心的科研活动具体包括以下4个领域。(1)针灸研究。其最初的目的是建立适当的方法来评价针灸治疗模式,以评估该疗法在各种临床情形下的有效性、安全性和发生机制。如针灸治疗肠激惹症的研究。(2)安慰剂研究。其最初目的是建立一个研究与学术议程,内容涉及安慰剂效应以及在方法学中如何进行控制。该研究关注安慰剂的所有方面,包括在任何疾病过程中该效应的强度,该效应能否被调整,安慰剂反应的组成,基本的生理和心理学机制,是否某些人会重复地产生安慰剂反应等。(3)植物药研究。这是该机构将关注的一个最新领域,同时也是最接近nih新指导思路的一种模式。它将利用研究机构之间以及多学科研究者的合作,以促进基础性发现的产生,并将这些知识转化成为有效的防治策略。该计划将侧重于使用合作的国内和国际伙伴关系,以确定优先和有希望的草药。这些草药应该能被系统地收集、提取、定性并随后进行临床前试验,最终,最成功的内容将进行多中心临床试验研究。例如正在进行的东亚草药的化学预防、化学治疗潜力的评价研究和亚洲草药治疗癫痫的研究等。(4)卫生服务研究。其最初目的是对能够较好定义的临床人群(如患腰痛的成年人)的单个或复合治疗进行临床疗效和成本效果的直接调查,如肠激惹症患者的易变性以及安慰剂反应的研究和慢性心功能衰竭的太极形神治疗研究等。

    2.3  哈佛医学院cam相关研究的影响  检索美国科学信息研究所(the institute for scientific information, isi)数据库[8],显示哈佛医学院自1995年至今已在sci收录期刊上发表cam相关论文234篇,占到全世界同期所有相关论文(共8 505篇)的2.75%,数量仅次于英国埃克塞特大学,为第二大cam论文发表机构。以上论文共被sci收录期刊的论文引用8 712次,占所有被引论文次数(73 107次)的11.92%,其平均篇引用次数为37.23,远高于全部cam论文的平均篇引用次数8.6。哈佛医学院所进行的cam研究及其发表的论文不仅在数量上居于世界前列,其质量和内容也受到同行的肯定和重视。

  

【参考文献】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