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社會工作 > 文章正文

民國時期的“回族界說”與中國共 產黨《回回民族問題》的理論意義


華濤翟桂葉

華 濤 翟桂葉

現有研究表明,中國講漢語的回回在晚明已經形成為一個具有共同祖先認同的獨特的族類群體(民族),但是到晚清特別是辛亥革命之后,出現回回學者關于“回族界說”的爭議,而且大多數回回精英都不主張回族是一個獨立的“民族”,也不贊成使用“回族”的稱呼。本文認為回回精英的這種立場,主要是因為從西方傳入的“民族”概念蘊含“一個民族一個國家”的意義,而中國的回回用“爭教不爭國”表達了在政治上認同中國的生存策略。這種生存策略的確定,不僅與清代后期的民族壓迫有關,而且也受到民國期間中國大社會(國民黨和大多數主流學者)的“民族”理論和方針的影響。反觀中國共產黨的《回回民族問題》(1941年),一方面尊重學理,沒有否認中國多民族國家中存在漢族以外的“民族”;另一方面修正了少數民族“民族自決”的主張,改為民族平等下的“民族自治”。其在學理上確立了多民族國家中真正實行民族平等政策的理論基礎,同時也為中國回回民族指明了不需要否認自己民族身份的發展道路。

關鍵詞:回族界說 “爭教不爭國” 民族定義 民族平等 《回回民族問題》

作者華濤,南京大學歷史系教授;翟桂葉,南京大學歷史系碩士研究生。地址:南京市,郵編210093。

1911年辛亥革命之后提出的漢、滿、蒙、回、藏“五族共和”,很快成為中國社會的流行理念。白壽彝先生在1943年以動人的語句回顧了這一理念其時對中國所有“回教人”即穆斯林的激動人心的鼓舞,“民國建造,以五族共和相號召,回族(回教)被列為五族之一。不管‘回族,一詞在現在是有如何不同的解釋,但在那時似是指全部中國回教人說的。這是回教人第一次在中國政治上,取得和非回教人同等的地位”。①除了白先生提到的所有穆斯林感受的政治鼓舞,對于新疆“回部”(主要指維吾爾)以外中國內地講漢語的回民社會而言,這樣的民族平等理念正符合宣統前既已開始的興辦回民教育、推行宗教改良等文化活動的精神,將內地回民的新文化運動推向了轟轟烈烈的高潮。

辛亥革命開始的新時代與回族新文化運動的發展,以及各種形式的“興教”和“愛國”行動,成為當下回族現代歷史敘述的重要線索。但是在這樣的歷史敘述線索中,上引白壽彝先生語句中的“不管‘回族,一詞在現在有如何不同的解釋”到底是什么意思,雖然也偶有提及,①但基本上已經沒有學術上的關注。實際上,民國期間,回民社會在此問題上曾有過廣泛討論。這個討論表現出回族在中國現代多民族國家構建過程中獨特的發展道路,是回族現代發展史上不可或缺的內容;而且,唯有關照此討論之后的背景,才能凸顯出同時期中國共產黨《回回民族問題》蘊含的民族理論的深刻性,以及在20世紀上半葉中國民族關系史和民族理論發展史上的重要意義。

一、“回族界說”的提出

1927年3月,陳垣先生在北京大學演講的《回回教人中國史略》,開啟了中國回族歷史編纂的現代篇章。幾年以后,回族學者金吉堂②在北京成達師范學校講授“中國回教歷史問題”,并集結成《中國回教史研究》一書出版。“回族界說”一詞第一次出現在金吉堂的書中:

自有漢、回、滿、蒙、藏五族之說,而回族界說之爭議起。或以為唯聚居回疆者為回族,而居內地者實漢人而信回教。或以為回疆各部固屬回族,然居內地者又何莫非西北之移民而回紇之子孫?!于是回族說與漢人回教說,聚訟紛紜,二十年來,迄未解決。③

五大或六大民族之說在晚清已不少見。④金吉堂告訴我們,從那時起回族界說“爭議”就已產生,而辛亥革命后的20年中更加“聚訟紛紜”,爭議雙方都承認新疆回部為回族。但是有的人認為內地回民是信仰回教(伊斯蘭教)的漢人,不是回族。相反的觀點認為,內地回民是回族,因為他們也是從西北遷居內地的回紇的后代,應該與新疆回部同種。當然,金吉堂的敘述也清楚表明,爭議的核心問題是關于內地回民的界說(定義),即界說為信教的教徒,還是不同于漢人的另一“民族”。

金吉堂在書中明確地認為內地回民應被界定為不同于漢人的“民族”。他次年在《禹貢半月刊》上發表《回教民族說》進一步闡述說:“直接言之,今日回民之祖先,原來為外國人。若分析言之,有敘利亞人、小亞細亞人、伊拉克人、伊思巴罕人、各部波斯人……此等龐雜不同……之外國人,因有共同之目的,相率來中國居住,又因同屬一教,信仰相同,對于教條之遵守罔不一致,然后經過長期間之結合,同化,繁殖生息,而成回族。質言之,回族者,回教教義所支配而構成之民族也。”對于當時一些人“信回教而成回族,何以信佛教者不稱佛族”的觀點,金吉堂反駁說:回教不僅是信仰,而且“實包有組織社會之一切制度,如經濟,婚姻,喪葬等”,“此特點之有無,即信回教者能構成民族,與信他教者不能構成民族之絕大原因”。金吉堂還說:遵照《古蘭經》的訓示,信回教可以成為民族;若以三民主義所講的構成民族的要素“血統、生活、語言、宗教”為標準,信回教即是回族;而回民的“姓氏”、歷史事件和某些習慣用語也說明回民不是信回教的漢民。⑤與金吉堂一樣思考“回族界說”的還有當時“北平伊斯蘭學友會”的成員,該會會刊《同族青年》上的不少文章都有類似的觀點。

......
很抱歉,暂无全文。欢迎作者提供全文。

更多關于“民國時期的“回族界說”與中國共 產黨《回回民族問題》的理論意義”的相關文章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