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影視戲劇 > 文章正文

英雄夢的繼續


李秀杰 朱麗娟

  [摘要]高成本大制作的美國大片里一直少不了英雄形象。在那些無數英雄形象為觀眾帶來淋漓盡致的動作場面和難以磨滅的深刻記憶的同時,觀眾們也感受到了不同種類的英雄們。奧斯卡最佳影片《百萬寶貝》講述了一位新式英雄的故事,從而繼續了好萊塢導演們和觀眾們的英雄夢。
  [關鍵詞]美國影片 英雄夢 《百萬寶貝》
  
  心理學研究證明,一個兒童反復用積木搭各種各樣建筑物,雖然在行為過程中帶有明顯的模仿性,但就其活動的潛在動機而言卻是自我實現的需求在起作用。同樣,人類的情感在現實與幻想之間,并沒有一條固定不變的界限,二者之間,可以相互轉化,交互影響。為了克服自身的內在空虛和無能之感,人們就會選擇一個對象加以崇拜,在這種偶像崇拜中,人們感到了與自身素質的接觸,并感到自己的強大、智慧、勇敢、安全。人們在現實中找不到確定崇拜的對象時。便移情于藝術中的英雄。這也是自我實現的需求在起作用。正如邱正倫在其著作《審美價值學》中提到的:藝術作品中被形式化了的情感引發了接受者心中相近的情感積累并使之沿著特定軌跡上升到審美情感的水平,結果使人們的情感積累所攜帶的情感能量得到舒泄。而電影中的英雄正好能直接地滿足了人們的心理渴望,促使人們的情感能量得到舒泄。它突然切斷了觀眾的生活常態。使觀眾一下子進入電影敘事情境,幻想自己成為銀幕上的英雄人物,變得無所不能,從中獲得正義、勝利的想象性快感。美國電影人正是深諳觀眾這一心理。生產出大量帶有英雄主義色彩的影片。
  在好萊塢的經典敘事中。英雄敘事一直是“主旋律”。而“英雄神話”毫無爭議地是好萊塢最為傳統亦最為成功的夢幻模式之一。無數各具特色的銀幕英雄在這里誕生,無數英雄行為在這里得到宣揚《兄弟連》、《野戰排》、《拯救大兵瑞恩》、《珍珠港》、《特洛伊》、《角斗士》等作品在涉及重大歷史題材的同時,也透射出濃濃的美國國家情結和美國精神,其基本出發點都離不開愛國主義、個人英雄主義,顯然,揮之不去的英雄情結已成為美國電影中的一個顯性特征。當然,雖然英雄在美國電影中無處不在,但是他們的形象總是多姿多彩的,總是被賦予不同的身份或戴著不同的面具。
  周小玲在文章《試論美國電影中的英雄情結》中,將各具特點的英雄人物分為以下幾種類型:
  
  1,傳統英雄
  
  傳統英雄亦是道德英雄。他們是道德與秩序的維護者。有著強烈的正義感和責任。斗志昂揚,不畏艱險,甚至肯為大眾犧牲自我,體現了一種民族精神和道德理想。他們的英雄行為一般簡單地被設置為在一特定場景和行動中表現出來英勇果敢,以正義壓倒邪惡。人物以平面塑造為主。如西部片中富于正義感的戴寬沿帽、穿花襯衫牛仔褲、腰插雙搶的牛仔英雄們。或是在西部片的現代版一警匪片中,警探們往往具有超凡職能,總是被賦予拯救人質、某個城市乃至國家的神圣使命。
  
  2,特異英雄
  
  這類英雄本身可能是極為平常的人,有的還有明顯缺陷,但在某一方面往往有特異功能而使他們脫穎而出,彌補了缺憾,最終獲得了成功,從而滿足了觀眾們期待圓滿的心理。如《阿甘正傳》中的阿甘和《雨人》中的雷蒙德等。
  
  3,新英雄
  
  新英雄區別于傳統英雄,他體現的是當代價值觀念,不在是以傳統立場所塑造出來的“神化”人物,而是更多地強調個性,體現作為個體存在的人性光輝。他們無論從外形、性格還是行為上都顯得十分普通,他們的形象既不高大,也不猥瑣:他們的行為既不光輝,也不惡劣。他們就像我們身邊的某一個人,做著平凡的事,認真地履行自己的職責。
  獲第77屆奧斯卡最佳影片、最佳導演、最佳女主角和最佳男配角4項大獎的《百萬寶貝》就講述了這樣一位新式英雄(老拳擊教練弗蘭基)與一名矢志成為拳擊手麥琪的故事。全片以女主人公作為一名優秀拳擊手的成長歷程為主要情節線索,中間穿插著精心刻畫的老拳擊教練內部心理世界。但是,很出乎我們意料的是那個看似會成為英雄的女拳擊手后來卻死了。大多數觀眾對這個結局大失所望。好萊塢塑造英雄,滿足觀眾英雄崇拜的潛意識的創作方法已經深深地影響了我們。我們情愿英雄不死,因為我們在看電影時也在做著英雄夢。那么,好萊塢是不是在改變創作方式,以女性英雄形象為主了呢?其實不然。《百萬寶貝》里麥琪看上去是影片塑造的英雄,但片中真正的英雄不是女拳擊手,而是她的教練一滿臉滄桑的弗蘭基。正如徐嫻所說:“這是十分有趣的注意力轉移和角色轉移。主角承擔了觀眾所有的英雄期待,但她卻讓觀眾失望了:配角壓根兒不是觀眾期待的英雄,他卻一步一步擔任了英雄的角色。”
  因為弗蘭基訓練了太多的拳擊手,看過太多他們的沉浮,太了解拳擊運動的本質。在他看來,拳擊運動殘酷無情。它無非是剝奪和被剝奪,要么你剝奪別人,要么別人剝奪你。所以他不愿意訓練一個女人。這就是為什么弗蘭基一開始拒絕當麥琪的教練的原因。而當他懷念女兒,他把對女兒的愛轉移到了這個女徒弟身上時,弗蘭基又接受了麥琪當他的徒弟。無論弗蘭基還是麥琪他們都懂得拳擊意味著什么一強者之間的征服。強者不但征服世界。而且征服自我。當一個拳擊手不但不能征服世界,甚至連自己的生活能力都喪失了的時候。他就只能征服自我一毀滅生存意志,毀滅肉體生命。遺憾的是,麥琪連殺死自己的能力都沒有,因為她從此不能站起來了,要靠氧氣罐呼吸,靠輸液來維持生命,所以弗蘭基只好代替她行使使命了。弗蘭基最后要結束麥琪的生命那只能歸結為他是真正的英雄。正如吳越人所說,“‘鐵打的拳壇,流水的拳手’。唯一不變的弗蘭基要永遠訓練新人。英雄可以倒下。但訓練英雄的人永遠不倒,他才是真正的英雄。”
  美國雖然不具備歐洲那深厚悠長的文化底蘊,但美國電影絕非只有描述故事,故事的背后也有著美國人寄予其中的向往與思索。影片《百萬寶貝》撥動了全世界許多觀眾內心的隱秘之處:人類某種超現實的欲望一成為英雄的渴望。影片對新式英雄的刻畫及所描述的感人肺腑的故事直接沖擊著觀眾的心靈,發人深思,達到了使觀眾和角色同呼吸共命運的程度。雖然好萊塢還是在與觀眾一道做英雄夢,但是,如果刻畫出來的是這種傾向于普通人化的新式英雄形象,能引起觀眾的共鳴,那么觀眾的期待還是沒有被辜負的。影片能獲得奧斯卡大獎,自然也是理所應當的。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