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女性 > 文章正文

進軍動物園


  

  □ 翟懷舒

  18歲那年,我參軍到部隊,駐扎在西北的大山溝里。

  早春二月的一天,連長通知我班到蘭州執行一次警衛任務。接到命令后,全班10人荷槍實彈,奔赴蘭州。兩天后,任務完成,領導通知我們返隊。那天是個禮拜天,一直窩在大溝里的戰友們要求到五泉山公園玩一玩。

  我是班長,雖不是官,但也帶個“長”,更何況,兵在外,不由帥,于是,我手一揮,說:“成!”

  我們每人買了一張5 分錢的五泉山公園門票,各自在公園門口照了一張相。我將通信地址寫給了師傅,好讓他寄照片。然后,興高采烈地進了公園。

  我們10 個人都是農村娃,第一次進這么大的公園,可謂大開眼界。玩了一陣后,打前鋒的戰士告訴我,里面還有個動物園,想進去,要再買5分錢門票。

  我猶豫了。倒不是小氣,當時我們每人每月只有6塊錢津貼,連里要求大家艱苦奮斗,厲行節約,月月存錢,加之老兵病多,新兵信多,哪來那么多錢?咋辦?

  想來想去,我突然沖動起來,斬釘截鐵地說:“大家將軍容風紀整一下,帽子沒戴好的,戴好!扣子沒扣好的,扣好!腰帶沒扎好的,扎好!面朝我,成縱隊集合!”

  集合完畢,我下令:“跑步——走!”沙沙沙。我喊:“一二一”,大家踏著“一二一”,我喊:“一二三——四!”大家跟著喊:“一二三——四!”

  我們一鼓作氣,跑到動物園門口,我下令:“立定!”我一轉身,刷的一下,給守門的敬了一個軍禮!鏗鏘有力地說:“接上級指示,我們要進動物園執行任務!”

  如果是現在,守門的打個電話問一下,我的尾巴就露出來了。可那時的人呀,心眼沒現在多。守門的信以為真,連想都沒想,說:“進去吧。”

  就這樣,我們10 個人堂而皇之地進了動物園,心安理得地喚了一會兒鳥,逗了一會兒猴,看了一會兒蛇。守門的見我們出來了,以為我們做了什么驚天動地的事,恭敬地與我們打招呼。我撒謊說:“沒發現情況。”隨即手一搖,“再見!”那時,沒現在這么洋,不興拜拜。

  這無疑是違反了紀律。

  一天,本班戰士王浩居然眉飛色舞地告訴外班的一位戰友,說:“我們班長神了,那天,我們執行任務完畢,大家要進動物園,又舍不得花錢,班長眉頭一皺,計上心來,隨機應變說,‘我們要進動物園執行任務!’守門的信以為真。于是,我們沒花一分錢,玩了個痛快!”

  牛皮被他這么一吹,吹炸了。

  沒過幾天,我違反紀律的事被連部知道了。

  還來不及拷問“叛徒”,大光其火的連長已立馬將我“拿下”,責成我在星期六的黨小組會上作檢查!

  黨小組會是在8號哨所舉行的,我面對毛主席像深刻檢討:從曹操割發代首,說到瓜田不納履李下不整冠;從解放軍攻打錦州不摘蘋果,說到南京路上好八連,身居鬧市,一塵不染;從毛主席叫我怎么做的,部隊條令條例怎么規定的,執行任務之前連長怎么交代的,說到自己怎么樣,怎么樣違紀的,說自己對不起偉大領袖毛主席,對不起身上穿的綠軍裝,對不起領導對我的殷切希望。

  連長聽了我的檢查后,說:“紀律是建筑在自覺基礎上的,你離開連隊,就和尚打傘——無法無天,這還了得?毛病!不過,你今天的認識還可以,但不要說一套,做一套,聽到沒?”

  我立馬起立,畢恭畢敬地說:“聽到了!”

  頓了頓,連長說:“寶劍鋒從磨礪出,梅花香自苦寒來,你要通過這次教訓,養成自覺遵紀守法的習慣,聽到沒?”

  我畢恭畢敬地說:“聽到了!”

  連長說:“坐下。”

  我坐下后,聲淚俱下。連長說:“男兒有淚不輕彈,哭什么哭?毛病!知錯改了就好了,別背包袱!”

  我又立馬起立,畢恭畢敬地說:“聽到了!”

  當晚,我主動給蘭州五泉山公園寫了一封洋洋灑灑的致歉信,因我們班10 個人沒買動物園的門票,所以,我在信里夾了5毛錢。

  這次小組會開過后,情緒低落的我,在班上獲得不少同情,直接增進了戰友情誼。有的說,班長為了領我們玩,背黑鍋,我們要幫他分憂;也有的說,班長主動為我們退賠5 分錢,我們要還班長,不能讓班長政治上受傷,經濟上受損失。

  我問大家:“班上是班長說了算,還是你們說了算?我背黑鍋,誰讓我是班長的?誰讓我違反紀律的?驢子吃草驢子馱,你們如果覺得過意不去,從明天開始,一人給我擠一回牙膏。”


更多關于“進軍動物園”的相關文章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