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女性 > 文章正文

玫瑰噩夢,小學教師獻身**網站


深呼吸

玫瑰噩夢,小學教師獻身**網站
深呼吸



我是一個業余寫手,在網絡上我有一個很誘人的名字“黑色玫瑰”。我利用閑暇時間為一家成熟女性刊物寫情色小說,我的文字風情萬種,曖昧而誘惑。“黑色玫瑰”以冷艷與神秘在這家雜志的論壇有著很高的人氣。
我的真實身份是一個小縣城的小學語文教師,一個5歲女孩的媽媽。老公是一個不解風情的中學物理教員,整天架著一副厚厚的眼鏡鉆研他的學問。日子平淡得如一杯擱置已久的白開水,乏味得讓人窒息。
生活中的壓抑只有在筆端才可得到片刻的釋放,在我的文字里,我是大都市優雅的白領,可以縱情嘗試天亮之后說分手的一夜情;我又是風騷的艷舞女郎,眼波流轉之間那些臭男人統統臣服石榴裙下。
我終日沉溺在愛欲糾纏的文字游戲里,直到我遇見了另一個游戲文字的情色男人。他的筆名叫極樂天堂,我們兩個人的名字經常一起出現在那本雜志的情色小說欄目中。相比我猶抱琵琶半遮面的扭捏,他的文字更加大膽、狂野,常常看得我面色潮紅、浮想聯翩,我于是將他的文章當作范文來學習。
每當老公鼾聲如雷的時候,這個男人便成了我性幻想的對象。漂滿玫瑰花辨的浴缸,真皮沙發上的擁吻,豪華轎車后座的纏綿,席夢思大床上的風月無邊。我一廂情愿地把他當作自己的情人,他成熟、強壯,心思細膩,我是他的女人,每一天都生活在幸福的天堂。
我在論壇里主動與他搭訕,加他為QQ好友,他24小時在線。夜闌人靜的時候,我們經常會聊一些曖昧的成人話題,但誰也沒有提出和對方視頻。一天他說,如果兩個情色寫手在一起做愛,那種感覺會不會登峰造極?我的心狂跳起來,壓抑以久的欲望蠢蠢欲動。
在他的建議下,我倆搭檔組成一個寫手組合,名字就叫“玫瑰天堂”。他負責選素材、拉提綱,我工作不忙,還有假期,負責寫成稿。原來我一直為找不到寫作題材而發愁,現在有了他的配合,我們合作得風生水起,很快把“玫瑰天堂”打造成一個品牌,在各大女性情感雜志期刊中逐漸小有名氣。我要了他的銀行卡號,知道了他的名字叫林義天,每月底,我會把一半的稿費打到他的賬戶上。



在一個雜志舉辦的作者筆會上,我們在一座古老的城市見面了。出乎意料的是,我隔著時空打情罵俏、扮嫩撒嬌的對象竟然是一個只有22歲的大男孩,大學還沒畢業,比我足足小了10歲。年輕英俊的他微笑著走過來握我的手,我尷尬地站在那里,年齡的差距令素有“美女”之稱的我第一次這樣不自信。
“姐姐,你比我想像中還要風情和美麗。”義天不僅有一雙能透視人心靈的眼睛,還有一張甜甜的嘴巴。
“我也沒想到你如此年輕,真是后生可畏啊。”我握著他溫熱的手,感覺到他的手指在我的掌心調皮地撓了一下。
想著我們開過的玩笑,我的臉緋紅一片。一個年輕時尚的漂亮女寫手雪兒總是圍著義天轉,但他從不會因此而忽略了我,總是鞍前馬后地照顧著我。活動結束的時候,我們儼然是一對老朋友了,所以當義天約在我這座城市多停留一天時,我沒有拒絕。
這一天,我期待很久了。自從我的眼睛愛上他的文字那天起,就渴望著這樣一場相逢。我站在賓館浴室的花灑下面,透過氤氳的水汽看著落地鏡子里自己白玉一般赤裸的身體,恍然感覺自己是一座廢棄已久的空城,那樣迫切地想在他的進攻下淪陷。
走出浴室,義天正斜斜地靠在床頭吸煙,我將他嘴里的半支煙奪下來深吸了一口,在煙灰缸里惡狠狠地摁滅,狐媚地用眼角瞟了他一眼。他果然把持不住,一把拽下我的睡袍,放肆地欣賞著我并不年輕卻依然緊致的胴體。義天青春的身體喚醒了我久違的激情,我的手指一寸寸撫過他古銅色的肌膚,淡藍色的火苗在我的心頭跳躍。我們像久別的情人,彼此熟悉地愛撫著,纏繞著,一招一式都在我們的作品中出現過,現在只不過是一次又一次地重溫。我們徹夜未眠,只恨良宵苦短。
我們策劃著賺更多的錢,將來義天大學畢業后我們在這座美麗的城市定居,義天強壯的身體和對未來的美好憧憬都讓我深深著迷。



分別之后,我們每天在QQ上傾訴相思之苦,很長一段時間,我都沒有心思寫稿子。義天嗔怪我再這樣下去,我們的目標永遠都不能實現。
我又以參加筆會為名與義天在不同的城市約會了幾次。纏綿過后,他說朋友從國外申請了一個域名,準備建一個網站,到時你當那個網站文學版的版主吧,只要經常更新小說,吸引更多的人來看,就可以發財,將來我們一邊在各大城市游走一邊寫稿,做一對神仙眷侶。聽說網站域名要從國外申請,我的心里疑惑了片刻,但轉瞬就被浪漫的前景所吸引,和心愛的人浪跡天涯一直是我夢寐以求的生活。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