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書畫攝影 > 文章正文

新疆伊斯蘭建筑裝飾藝術的思維表達方式


左力光


通常情況下,人們是按照一種順時的線性邏輯思維方式,按照自然邏輯關系來思考、表達問題。新疆伊斯蘭建筑裝飾藝術由于其獨特的思維,實踐了伊斯蘭教的教義和主張,形成了不同于基督教、佛教和中國傳統建筑裝飾藝術的表達方式。通過這些思維方式的表達,使穆斯林和觀眾可以感受到無窮無盡的藝術之美。

一、抽象思維表達方式

世界萬物大都是具象的,但它們并不是藝術。藝術(尤其是裝飾藝術)是設計家、藝術家、民間工匠經過主觀的思維活動創造出來的。而伊斯蘭教嚴格拒絕具象描摹世象的戒律是其裝飾藝術具有抽象特征的前提,并由此形成了不同于西方和中國傳統建筑裝飾藝術的特色。伊斯蘭教認為 :“感悟是人類認識真主和世界的一種最高能力,因此,一切失去物質和感性外殼的抽象概念是知識的最高形式,因為人的精神目光應從‘粗糙’的物質現實,從一些具象的事物和現象移開。”①新疆伊斯蘭建筑裝飾藝術同樣拒絕具象和寫實的創作手法,民間工匠們把各種精神內涵都賦予了單純的建筑裝飾元素,通過大量的植物紋飾、幾何紋飾、書法紋飾的交叉組合,采用二方、四方、單獨、角隅等紋樣結構有規律的排列、重構,不斷變換循環、反復延伸,形成新的形式結構,組合成包羅萬象、優美繁復、抽象的裝飾圖形,裝飾的細部表現達到了極致,整體效果和一貫作風卻是沉靜平穩、統一平衡,絲毫沒有瑣碎雜亂之感。裝飾藝術正是在這種創作中產生了千變萬化的、抽象的裝飾形態。
新疆伊斯蘭建筑裝飾藝術的抽象形態從表象看是無限重復的裝飾紋樣和連續不斷的空間組合,是一些抽象的幾何化符號和色塊的排列重構。這種裝飾形態和不斷循環的結構形式以及難以名狀的、交叉往復的裝飾紋樣,反映了伊斯蘭教建筑裝飾藝術充滿幻想的抽象性。它在情感表達上是一種不體現具體概念的、富有表現性的、抽象的裝飾藝術。這種審美情感的表達,對前來做禮拜的穆斯林和觀賞者造成了巨大的心理作用和審美體驗的想象空間。通過這些抽象、繁復的裝飾造型和紋飾,穆斯林可感到循環往復的世界,思索生命的回旋與更迭,得到美的愉悅和思想的陶冶。透過這些裝飾造型與紋飾,可使穆斯林聯想到天穹和下土、正中與方圓、精神及物質。從深層意義上看,它蘊含了伊斯蘭教天地融合的宗教觀念。
抽象思維表達方式最大的好處是使觀賞者對裝飾表現藝術語言的理解容易形成多義性。建筑裝飾語言并非與建筑意義完全對應,同一建筑裝飾形象能夠表達多層意思,而同一意思也可以用不同的裝飾語言來表達,給人以自由想象的最大余地。這種跨時空的抽象思維表達優勢,既是裝飾藝術的精髓,也是新疆伊斯蘭建筑裝飾藝術最有欣賞價值的所在。

二、平面思維表達方式

社會生活、宗教事務需要藝術來傳情達意。具象藝術由于特殊原因在伊斯蘭世界里被裝飾藝術所取代,并迅速枝繁葉茂、繁榮昌盛。新疆伊斯蘭建筑裝飾藝術,在表現內容上,喜好以植物花卉為描繪對象。在清真寺和麻扎等宗教建筑里我們看不到花卉的自然形態和植物的生長規律,也看不到具有光影效果的、立體的植物和花卉的實際狀態。穆斯林對數學的偏愛使民間工匠喜好把各種計算、設計原理運用于建筑裝飾,通過數列、相交、等差、重疊等數學方式,創造出難以名狀的、組織嚴密的幾何裝飾紋樣; 或把自然物象與運用數學原理的方法結合起來,使植物花卉與幾何紋樣構成一個裝飾單元,表現出豐富絢爛的裝飾效果。書法裝飾是伊斯蘭建筑裝飾藝術的獨特形式,也是穆斯林喜好的裝飾方法。利用優美的字體,組合成單獨的裝飾紋樣,飾于壁面,既可以美化環境,又可以傳達宗教教義。在新疆伊斯蘭建筑中,無論是維吾爾族伊斯蘭建筑、中國傳統木結構伊斯蘭建筑,還是使用現代建筑材料的伊斯蘭建筑,其建筑的重點部位都常用文字組成裝飾圖案。在建筑上,伊斯蘭書法可以組合成圓形、半圓形、長方形、菱形、異形等幾何形狀,在整體上與裝飾華麗的花卉植物紋樣、幾何裝飾紋樣渾然一體。伊斯蘭書法有多種字體,強調縱向和橫向筆畫,且具平面裝飾效果。其內容都是以多樣的、復雜的表現手段為前提,有石膏、木料、黃磚等材料的浮雕、透雕,有彩繪、拼貼、鑲嵌等裝飾技法。多種表現手段在一個平面內反復運用,形成了對稱連續和無限延伸的平面裝飾特色。因此,新疆伊斯蘭建筑藝術不斷追求表現物質存在的平面形狀,無論是幾何裝飾紋飾、植物裝飾紋飾還是書法裝飾紋飾,都不受自然光感、透視及自身結構的限制。它遵循裝飾藝術形式法則的規律,在各個單元形體之間的平衡和相互關系的協調中,采用夸張、變形、象征、寓意等裝飾表現語言,來構成裝飾藝術的平面性,使建筑形成完美的統一體,充分反映出穆斯林裝飾技巧的高超和裝飾思維的敏捷。
伊斯蘭教認為,體積是人類無法填滿的精神外殼,平面不是空洞抽象,裝飾紋飾也非膚廓之物,用平面的裝飾形式可以表現世間萬物,也可以代表世間萬物。平面裝飾所形成的結構明顯的秩序性,更接近于精神狀態的表達。平面裝飾思維的表達是一種反常規的藝術思維方法。這種思維不以自然形態和透視方法為前提,使建筑裝飾藝術充滿想像力和創造力,給穆斯林和觀眾留下了無盡的遐想空間。正是有了這種平面設計思維的表達,使伊斯蘭藝術創造出的裝飾紋樣達到了世界裝飾紋樣的頂峰,新疆穆斯林創造的伊斯蘭建筑裝飾紋樣同樣是新疆乃至全國裝飾紋樣的“珠穆朗瑪”。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