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純文學 > 文章正文

慰問


劉洪橋

文/劉洪橋

  “作風正派、為人耿直,雷厲風行、處事認真,團結同志、風趣幽默。”這些都是上次干部考察時局里同事對局長的評價。局長為人究竟如何,平時難以查考,但從辦公樓里人員來來往往、一片繁榮的景象看,在他領導下全局還是很有活力的。

  這天上午,辦公室小張接到一個自稱是局長家屬的人打來的電話,說局長的父親剛剛因病去世。小張急忙到各科室通報消息,同時上報副局長。副局長立即主持召開會議:“同志們,驚聞局長父親逝世,召集大家來,是要商討一下如何分工處理。”會議室里七嘴八舌,討論得很是熱切……

  “我說怎么好些天沒見到局長,原來是在侍候病重的父親,真是個孝子啊。”

  “應該抓緊時間,安排人員到局長的老家去。”

  “可以讓小趙、小李和小劉先行一步,到局長家幫忙料理具體事務。班子成員和局里其他同志隨后前往。”

  “小張負責落實‘白金’事宜,一個人都不能少。”

  “這樣吧,按級別走,我帶頭出2000元,其他人員500起,不設上限。”

  很快,小張就按人頭收集好“慰問金”,前往局長老家的大巴也已在辦公樓前靜候。

  “局長的老家在鄰縣一個偏遠小鎮,路有些遠,要經過一段長而彎的山路,全程大概3個多小時。局長一家樂善好施,在當地威信很高。局長的父親住的雖然是老屋,但依山傍水、風景秀美,屋內裝修精致、條件舒適……”出發后,去過局長老家的小張就像導游一樣為大家做著介紹,一車人很快都歪頭斜腦睡著了。

  “應該給局長打個電話.,說明一下全局同事的心意,也好讓他有個準備。”行程已經過半了,小張才想起這件事。

  撥通電話,接電話的不是局長而是局長夫人。對方哭哭啼啼地講了起來,讓小張越聽越心驚。原來,局長前些天回老家和一幫朋友聚會,因喝酒過量糖尿病復發,當場倒在酒桌上,后經搶救無效死亡。“錯了錯了!不是局長父親,是局長,局長!怎么辦?”掛掉電話,小張慌慌張張地叫開了。

  一車人都驚醒了,聽小張通報局長死亡的消息,互相使著眼色,陷入了沉寂。突然,副局長起身作個手勢:“掉頭回去!”

  所有人都如釋重負,滿意地將身子靠回椅背,再次瞇上眼睛。大巴呼嘯著掉轉方向,開回縣城。

  太陽樹薦自《檢察日報》


更多關于“慰問”的相關文章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