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財經 > 文章正文

人口政策大爭鳴:“一胎化”還是“放開二胎”?


汪孝宗

  “現行的計劃生育政策應調整為更加嚴格的‘一胎化’。但我現在是少數派,贊同我觀點的人較少,甚至有人罵我,也有人稱我為‘當代馬寅初’。”3月11日,在十一屆全國人大第二次會議的安徽代表團駐地,全國人大代表、著名經濟學家、中國社科院馬克思主義研究院院長程恩富在接受《中國經濟周刊》采訪時坦陳,他準備將他的觀點寫成“建議”提交全國人民代表大會。
  據介紹,經過30年的風雨歷程和艱辛努力,我國實現了人口再生產類型由高出生、低死亡、高增長向低出生、低死亡、低增長的歷史性轉變,婦女總和生育率(平均每個婦女一生中所生育的孩子數量)從實行計劃生育前的5.8下降到目前的1.8左右,使我國13億人口日推遲4年到來,有效緩解了資源、環境的壓力,促進了經濟發展、社會進步和民生的改善。
  然而,我國人口的發展雖經歷了歷史性的巨大變化,但來自人口慣性增長的壓力依然巨大。從某種意義上說,中國人口的發展和政策設計又面臨一個新的十字路口。未來的中國人口該如何發展?我們又該如何應對?在一些事關全局的重大人口問題上,學術界、計劃生育管理部門,仍未達成真正意義上的共識。
  
  “人口壓力”:不堪承受之重?
  
  進入新世紀以來,我國依然面臨著更為復雜的人口發展態勢。在穩定低生育水平的前提下,本世紀上半葉我國將先后迎來勞動年齡人口、總人口和老年人口三大高峰。
  據了解,我國人口目前仍將以年均800~1000萬的速度增長。按目前總和生育率1.8預測,2010年和2020年,我國人口總量將分別達到13.7億和14.6億;人口總量高峰將出現在2033年前后,達15億左右。
  而且,我國目前地區間人口轉變差異較大,低生育水平面臨反彈危險。區域間生育水平不平衡,全國僅有上海、北京出現人口負增長。在農村、中西部和貧困地區,群眾生育意愿仍然較強,生育水平仍然較高。
  今年1月份,國家人口和計劃生育委員會公布的人口發展“十一五”規劃中期評估表明,低生育水平反彈風險依然存在、統籌解決人口問題機制尚未建立、人口計生工作難度加大等問題依然突出。
  同時,人口快速老齡化問題開始“加劇”。據國家統計局人口和就業統計司“2007年全國人口變動情況抽樣調查”的數據顯示,我國65歲及以上人口占全國總人口的比重已達到8.1%,且人口老齡化仍處于快速發展階段,由此帶來的老年人居住和生活來源等問題亟待關注。
  作為世界上人口最多的發展中國家,我國人口與資源、環境關系緊張的狀況將長期存在。目前我國人均耕地是世界平均水平的1/3,人均水資源是1/4,人均礦產資源是1/2,人均資源量綜合排名列世界第120位。
  按現在的需求水平,我國糧食需求總量到2020年為6.03億噸,2033年為6.63億噸,大體比現有5億噸糧食生產能力高出20%到30%,糧食安全面臨嚴峻挑戰。我國生態環境總體惡化的趨勢尚未根本扭轉,環境可持續指數在146個國家和地區中名列倒數第14位。
  事實表明,人口數量問題仍然是長期制約我國經濟社會發展的關鍵性問題之一,人口素質、結構和分布問題將逐漸成為影響經濟社會協調和可持續發展的主要因素,統籌人口與經濟、社會、資源、環境協調發展的任務十分艱巨。
  有專家指出,人口總量持續增長,人口結構性矛盾突出,人口素質總體不高,人口流動與遷移規模龐大,以及人口與資源環境的矛盾日趨尖銳等問題,都將對經濟持續快速增長和社會全面進步產生重大影響,并直接關系到全面建設小康社會目標的實現。
  
  “一胎化”:民族利益的訴求?
  
  面對依然嚴峻的人口形勢,程恩富提出了繼續堅持和實行較嚴格的“一胎化”的政策,即“城鄉一胎、特殊二胎、嚴禁三胎、獎勵無胎”,并以此使總人口較快“先控后減”,較快提升人口素質,較快趕上美歐日的人均國民生產總值、人均國力和人均生活水平。
  對于近年來有些經濟學、人口學和社會學的學者主張立即全面恢復二胎生育政策,以此來解決所謂老齡化問題,程恩富認為:“這種政策是不可取的,因為它會使中國人口基數繼續不適當地增大,不利于很多問題的解決,如環境問題、資源問題、就業問題、人均生活水平問題等諸多方面。”
  “在人均收入較低的條件下到達老齡化水平,是社會主義制度優越性的凸現。一方面勞動力仍然大量相對過剩,另一方面達到老齡化標準,這是人口領域的‘二元結構’,需要做的工作不是增加人口,而是切實做好老年人社會保障工作。”他強調,“我們不能用所謂個人自由生育權的觀點來分析,那就會導致無控制的自由生育了,這才是爭論的核心和關鍵。”
  中國社科院人口研究所副研究員李小平認為,中國人口數量依舊嚴重過剩,如果沒有人口數量的絕對降低,中國無法從生活水平和生存環境方面追趕上發達國家。他主張進一步顯著地降低生育率、加速實現人口零增長,并提出了兩個百年人口目標,即在100年后將中國人口降到8~10億并力爭更低,200年后降到3~5億,從而根本解決中國人口過多與人均資源長期緊張的問題。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