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黨政 > 文章正文

透視貪官“裸體”術


李廣森 雷振剛

  “裸體做官”之所謂“裸體”,不是哪個官員真的脫了衣服裸奔,而是指那些老婆孩子都在國外,不僅拿了綠卡,而且已經變成外國人的官員。
  裸體官員的出現,反映出貪官風險意識的增強,這和反腐敗力度的逐漸加大成正比。對于這種留后路的官員應該保持高度警惕,在提拔任用的時候應該特別小心,加強監控。
  
  “裸官”的壁虎伎倆
  
  壁虎有一個奇異的功能,在遇到危險時能立即截斷一段尾巴而逃離現場。而一些貪官在“裸體”之前,也常常仿照壁虎行事——先以種種“合理的”名目將妻子兒女轉入境外,然后暗渡陳倉,將巨額國有資產非法轉移出境,以解決一家老小的后顧之憂。一旦有風吹草動,便迅速抽身外逃,溜之大吉。陜西省原政協副主席龐家鈺如此,福建省工商行政管理局原局長周金伙如此,不過周金伙對此道更為諳熟。
  “我勤奮為黨工作幾十年,沒有功勞也有苦勞,但一直被黨組織懷疑,很寒心。我已經遠走高飛,你們就不要再費勁找我了。”當得知福建省紀檢部門要找其談話后,周金伙留下的信件中寫有上面這段話,之后從容出逃,取道第三地飛往北美,與早已持有美國“綠卡”的妻女相聚。
  周金伙出逃之前,他的一個愛好在福州比較出名,那就是收集候選國石——壽山石。周金伙遍藏各類壽山石名品,有壽山石收藏家透露:近30年福州出品的壽山石名品,差不多有1/3在周金伙手上。該收藏家曾親眼看過周金伙收藏的四塊壽山名石,每塊價值都在200萬元之上。周金伙能收藏到如此眾多的壽山名石,主要靠強行素賄而來。
  使周金伙真正“暴富”的并非這些石頭,而是任福建省直房地產公司(后改稱建閩集團)總經理期間。據了解,公司沒有副總,僅有一位總經理助理,且不用接受審計部門審核。周金伙在公司的4年,可以說是對國有資產蠶食鯨吞的4年。正是借助公司這個平臺,周金伙在若干省級以上領導中逐漸建立了自己的關系網絡。2003年7月,周金伙調任福建省工商局局長,并當選十屆全國人大代表。
  周金伙并非等閑,他知道一旦東窗事發后自己所面臨的是什么,于是就玩起了“壁虎”的伎倆。在任福州市臺江區區長期間,他就把原是福州市橡膠廠普通工人的妻子陳淑貞調到鼓樓勞動局任監察員。之后,他將陳淑貞送往美國,并獲得綠卡。
  2006年6月2日,福建省紀檢部門找周金伙談話,周金伙預感不妙,決定外逃。于是,他謊稱有些事一時記不清了,要回去翻一下當時的記錄本,并說想起來就馬上打電話來。回去后,周金伙立即給福建省有關領導寫了上述那封信,之后便逃之夭夭。
  與周金伙比起來龐家鈺只能算“半裸”。原因是雖然他在擔任寶雞市市長時,兩個女兒就已移民美國,但龐的妻子潘玉芝并沒出國,并且于2006年底被中紀委雙規。
  比起那些案發后成功地逃到國外,甚至有些干部人失蹤了好久才發現是負案在逃的情況,龐家鈺的落網算是“不幸”的。想來龐家鈺在案發前也想成為“外籍人士”,還沒來得及截斷自己的那段尾巴即落網,這或許是個“意外”。“龐家鈺們”之所以對國外“情有獨鐘”,恐怕不是真正看到國外生活的優越,他們是在給自己“留后路”。這些年,我們國家加大了對腐敗行為的懲處力度,使得一些貪官惶惶不安,他們擔心自己的腐敗行為一旦敗露,家人也會跟著遭殃,于是趁著自己大權在握的時候,瘋狂攫取不義之財,一旦東窗事發,要么來個“遠走高飛”,要么“一人坐牢,全家幸福”,不義之財轉移到國外,進行追繳是很難的。
  
  “裸官”何其多
  
  “裸體做官”之所以引起社會公眾的熱烈討論,很重要的一個原因在于這并不是一起孤立、偶然的個案,而是一個頗具爭議的群體。猶記得幾年前,商務部曾經公布了一個數字:“4000名貪官卷走了500多億美元。”這些貪官,絕大多數都是舉家出逃,而且絕大多數也都是先把配偶、子女以移民、經商、留學等名義先行送往國外,最后自己再來一個“勝利大逃亡”。來自有關部門的調查表明,幾年來官員家屬移民海外,包括香港和澳門地區在內一共108萬人,每人盜走的錢財至少可以教育1000個兒童長大成人。因此這些移民出去的人生活奢侈,很少貸款,用現金買房,買豪宅、買跑車。
  據了解,由于貪官妻子兒女情婦移民境外成風,還形成了北美太平洋西海岸卓有特色的洛杉磯“二奶村”、溫哥華“大奶屯”。這兩個地方的女人們有一個共同特點:豪宅、名車、沒男人。洛杉磯的“二奶村”以妙齡美婦為主,溫哥華的“大奶屯”則以中年怨婦為主,昂貴的住宅區逐漸成了一群群帶著孩子獨身生活的大奶聚集地,在她們優雅、悠閑的背后,隱藏著丈夫背叛愛情和丈夫被雙規的雙重擔心。
  
  “裸官”釋放腐敗信號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