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婚姻 > 文章正文

男閨蜜都是有企圖的


劉小念

小時候,你叫我姐

  我們是鄰居,從小就是。我比你大3天,但一直是你保護我。小時候,因為兩家父母的關系好,我們總是在同一張桌子上吃飯,據說還睡過同一張床,當然,長大后的我,一直否認這一點兒。你總是帶著一副得了便宜又賣乖的賤樣說:"瑞瑞,我可是你的第一個男人喲。

  這句該死的玩笑,曾經讓我的初戀瞬間夭折。我恨你氣你,但是不妨礙你仍然是我最好的朋友。 "

  從小學到高中,我們除了是同班同學還是同桌,我成績好,你成績差,所以,我一直是你的榜樣。每次考試后,你家總能傳來你鬼哭狼嚎的聲音,以及你爸爸憤怒的吼聲:"你看看人家瑞瑞,次次考100分,你卻次次不及格。"

  我想,我大概是你少年時期的噩夢吧,可你竟然一點兒也不恨我,反而屁顛兒屁顛兒跟在我身后,叫我姐。當然,是我逼你叫的,因為我比你大3天。你雖然覺得憋屈,但還是從鼻孔里發出那聲"姐"。

  初中的時候,你死活不肯再叫我姐,這一年你的身高突飛猛進,居然高了我一個頭。你反過來讓我喊你哥,我罵你不要臉,可你說:"叫不叫,不然把某某寫給你的情書交給你媽。"某某是我們的班長,成績好,長得又帥,十幾歲根本不知道什么是戀愛,更不知道什么是情書,那只不過是班長約我一起去圖書館看書的紙條。我恨死了你,但不得不叫你一聲"哥"。

  高中的時候,你成績依舊不好,還偏科,但文字很好,你開始在我們經常看的雜志上發表文字,瞬間你成為了很多人的偶像。情人節、圣誕節時,有女生給你送巧克力,你統統丟到我的抽屜里,那些女生的眼神恨不得將我殺死。可你卻笑得沒心沒肺:"瑞瑞,幫個忙,我不喜歡吃甜食。"

  高三那年,你突然轉了性,安心做起了學問。你到底是個聰明的孩子,發憤圖強一年竟然和我一同考到北京。高中的同學傳言,你是為了我,才拼了命考到北京的學校。我翻了翻白眼:"這緋聞也傳得太不靠譜了。"畢業散伙飯時,你借著酒勁說:"我和瑞瑞,我們怎么可能,我太了解她了,她就是我的哥們兒。"

  我當時舉著酒杯想:哥們兒,干一杯。

  長大后,你是我哥

  北京那么大,我倆的學校隔著幾個城區,可你總是跑來蹭我的飯卡,還和我的室友開玩笑讓她們替你看好我。

  于是,大家理所當然地以為你和我是"一對兒",就連我的上鋪,那個對你有好感的廣東妹也開始擠兌我。

  可我們怎么可能是一對呢?

  你喜歡大眼、細腰、說話嗲嗲的女生,廣東妹才是你的理想型號。你甚至跟我開玩笑說,大學第一年一定要找個廣東妹。再看看我,整天風風火火,頭發剪得比男生還要短,說話大嗓門。我們根本是一個在火星一個在地球。

  終于,有男生給我寫情書,是我喜歡的那種陽光型的男生。廣東妹陰陽怪氣地說我紅杏出墻,我只好電召你來學校。你真有本事,三句話就把我們的關系定位在"比朋友多一點、比戀人少一點"的位置上,你甚至還和那個追我的男生稱兄道弟。

  我戀愛了,男朋友開始吃你的醋。你約他出去見面,你說要用男人的方式解除誤會。

  我不知道你們說了什么,但男朋友終于相信,我們之前是純粹的友誼。

  后來,我問你都說了些什么,你夸張地說,你告訴我男友:"我和瑞瑞怎么可能?我清楚她的三圍,知道她的月經周期,她知道我所有的秘密,包括我睡覺不愛穿內褲,我們的友誼是姐們兒的也是哥們兒的。"

  我快被你氣死了,好在我男朋友大度。不過,他說你是娘娘腔,說不定喜歡的是男人。

   但這一點兒我敢打包票,你是喜歡女生的。

   不過,這不能怪我男朋友,你看看你的打扮,喜歡穿粉紅色襯衣,沒事就往臉上貼面膜,香水噴得比女人還濃。我不得不承認,你真的是夠娘,但這不妨礙,我們繼續做好朋友。

  你越大越出息,大學畢業后竟然混進了某著名時尚雜志當編輯。而我,陰差陽錯地進了一家沒有什么前途的小公司,做著一份沒有什么前途的文職,薪水自然不高。還好你大方,你說:"瑞瑞,我們一起租房子住,我出大頭,你負責零頭就行。"我不想占你的便宜,你說:"傻丫頭,寄的便宜不占白不占。"

  這一聲"哥",生生逼出了我的眼淚。北漂這些日子,你是我唯一的親人,我真不知道,如果北京城里沒有你和愛情,我還有什么留下來的勇氣。

  男朋友知道我情愿和你住同一屋檐下,也不肯搬過去和他同居時,和我大吵一架,他甚至刻薄地說:"你是不是喜歡那個死娘娘腔?"


Tags:閨蜜2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