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純文學 > 文章正文

做得多不如做得對


吳淡如

  

  我一直有個可怕的毛病,有一堆事情等待我處理時特別明顯。比如說,我通常在早上寫稿,中午自己弄東西給自己吃,“貪多務得”的習慣在這時候便展現無遺。

  我會先把煮水餃的水燒開,然后,看一看陽臺上的花木,有幾片桔黃的葉子該剪掉了,我立刻戴上了手套,尋找園藝用的剪刀。打理花木時我看見昨天曬的衣服還沒收,待會兒可能要下雨了,于是我又放下剪刀,把衣服收進衣柜里。這時發現衣柜里的衣服放得有點不順眼,又順手理了理……

  糟糕,水老早煮滾了,我放了水餃,心想,為什么不連餐后咖啡一起煮,省點時間呢?于是……然后我又等得不耐煩了,隨手翻開書架上昨天買的書,趁著空當讀了起來。

  有一次,因為發現水餃快被我煮爛了,情急之下,趕快熄火,掀開鍋蓋時,不幸地被旁邊正在加熱的摩卡咖啡壺所吐出的蒸氣燙傷。

  是的,我貪多務得,企圖在最短的時間內做最多的事。我一邊用冰敷著我的手臂,一邊檢討,我為什么要一口氣做這么多事?我真的省了時間了嗎?我把每一件事都做好了嗎?

  答案是,沒有。而且除了燙傷我的手之外,還不知道損失了多少腦細胞。我為什么要把自己搞得這么緊張,明明只是在做家事?于是我想到了高中以前的數學課。

  數學對我來說,一直是“不管我怎么努力,我都考得不太好”的一科。其他的科目不太費力就可以在班上名列前茅,但是天知道,數學花了我多少力氣,卻沒有我覺得“應得”的成績。到了高三,我想,放棄算了。有一次,題目既多又難,讓每個同學都在唉聲嘆氣。我忽然看到了一線曙光。“慢慢來,能做多少就做多少吧。管他能得幾分呢?”我開始選擇可能會的那一題開始做起,十分確定自己做對了之后,再慢條斯理進攻下一題,然后,再做下一題。真的不會,就放手,用耐心跟時間磨,完全不管時間到了沒有。結果,出乎意料的,我竟然考及格了。全校只有七十多個人及格。數學老師跌破眼鏡,笑著說:“有進步,有進步!”做得多不如做得對,我這才發現自己原來的毛病出在哪里。對于數學,我不是不能理解,只是反應比較慢,而我一直想把每一題都做完,對時間的恐懼加上對自己能力的否定,使我在驚慌下反而把該會的都在不夠謹慎的狀況下做錯了。從此我謹記這個教訓,能做多少就做多少。

  我常常得克服自己以“貪多務得”來處理手邊一堆事情的毛病,也盡量不要讓自己在同一時間內處理那么多事情,至少先把先后順序和輕重緩急分出來,把重要的事情先做好。

  不必擔心做不完,該擔心的是,如何把第一件事做完再做第二件;就像在讀書的時候一樣,如果你在準備歷史時,想著明天還有地理考試,還要考《論語》、《孟子》的默寫,你永遠無法把真正該放進腦袋里的東西好好裝進去。而且,當腦袋混亂時,你的情緒一定好不了。

  選自《廣州日報》


更多關于“做得多不如做得對”的相關文章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