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影視戲劇 > 文章正文

徐靜蕾 目標是才女


段東濤



在蘇州參加完電影《我和爸爸》的首映式,徐靜蕾便匆匆趕來上海。她頭上扎一個小揪揪,腳上穿一雙運動鞋,略顯疲憊。當記者稱贊她有才女風范時,她連忙擺手說自己可擔當不起,“首先不能用低標準來要求自己,再者身邊又有很多才華橫溢的人”,她不好意思地笑說,才女是她追求的目標。
記:如果用觀眾的身份來看《我和爸爸》,你會有什么感受?
“我覺得這是一個非常好的題材,是一個真誠的電影。以前電影中的父母形象大多趨于高、大、全一類,概念化了,跟現實生活相比沒有力度。其實人性是很豐富的,每一種情感之中都藏著很多不同的東西,所以我就想拍一個以前沒有的。”
記:你做導演是為了更好地表達自己嗎?
“嗯。演了很多年戲,運氣很好,但永遠都能接到好的角色嗎?不可能的。所以對生活有了一些了解后,也就不僅僅滿足于導演給我安排的角色了。我想把自己在生活中的感受表達出來,最熟悉電影,所以就想去導戲了。”
記:第一次當導演,你有幾分把握?
“劇本完成后我就有了八分的把握,至少在當時我這樣認為。我現在覺得做導演讓我的路越走越寬,感興趣的面也越來越大。”
記:葉大鷹、張元和姜文在你的電影里都成了演員,三人給你的印象如何?
“葉大鷹身上有一種與年齡錯位的天真。以前上學的時候老師就說過,演員要有孩子般輕信的真摯,葉大鷹就能做到。張元的大腦袋和走路的姿勢更像一個大孩子,在片場他常充滿孩子氣地皺著眉頭思索。姜文,我有點怕他,他的想象力真是驚人。我跟他說一場戲,他馬上能說出一大串場景,真把我給震住了。他對事兒特別認真,當時他在拍《天地英雄》,留了胡子,在《我和爸爸》里雖然只有一場戲,他也把胡子剃了。”
記:在下一部電影《一個陌生女人的來信》中,你想探討哪種情感呢?
“是講愛情的,是最純粹的一種愛情,是用自己的一生去愛一個人,而不給他增添任何麻煩。”


Tags:徐靜蕾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