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婚姻 > 文章正文

每個孩子都是寶貝


風為裳

1

樺樺生下來時八斤六兩,粉嘟嘟的像個小肉球。醫生拍了拍她的小屁屁說:長大保準是個大美女,第一次看到剛生下來的孩子長得這么漂亮。
她很虛弱地笑了,為了這個孩子,三十歲的她吃了不少苦,但看到女兒健健康康的,一切苦就都不算苦了。
她是單位的財務主管,管理著一大攤子事,所以,樺樺剛滿月,她就把孩子交給鄉下來的婆婆帶,上班了。人近中年,她不想放棄辛辛苦苦建立起來的事業。
她忙,他也忙,孩子每天跟著奶奶在家,偶爾工作走神時,她也會想:這樣會不會對她太不公平了。可轉念一想:小時候自己家姊妹多,父母連多看孩子一眼的時間都沒有,自己還不是好好地長到今天。
直到婆婆哭著打來電話,說孩子高燒三天了,已出現抽搐癥狀……她正在杭州參加一個外貿會議,鞭長莫及。及至買了機票,風風火火趕回家,孩子已住進了重癥監護室。
婆婆哭著說:建平小時候發燒,我給他喝點黃連水就沒事了,誰知道……
建平一根接一根地抽煙,她埋怨道:我不在家,你怎么也不看看孩子?
建平的火騰地就上來了,他說:你倒好意思說我,你是孩子的媽,你干啥去了?
她一屁股坐在醫院走廊的長椅上,淚止也止不住。
醫生出來了,面無表情地說:孩子是急性肺炎,這倒沒什么,可是,以我的經驗,這孩子有自閉癥傾向……
她眼前一黑,差點暈過去。她靠在長椅上,卻像是坐上了太空船,身體沒了重量。自閉癥?她想起有一天在電視節目里看到的那個只活在自己世界里的旁若無人的孩子,還有那個絕望的家庭,寒意頓時將她團團包住。

2

她是那么好強的女人,怎么能認命?她抱著孩子,一場長途奔襲下來,她瘦成了皮包骨頭,懷里的樺樺卻還是面無表情。人家周歲的孩子會笑,會撓手,會咿咿呀呀地叫媽媽,可是樺樺,只會流口水,她怎么擦也擦不完。
好幾次,她抱著她,看著街上的車流,很想一頭撞上去,她的世界清靜了,女兒也不至于那么苦。她上高中時有位同學坐輪椅,她跟她說:如果將來她有了孩子是殘疾,她一定不讓孩子活下去。因為太難了。
有一次,她把一切都想好了,抱著孩子,走到城市邊緣的鐵路邊,她想,火車呼嘯著過去,她和樺樺的喜怒哀樂就都灰飛煙滅了。那天的陽光很好,風穿過鐵路兩邊的樹,葉子發出嘩啦嘩啦的響聲。一片葉子飄到樺樺的身上,樺樺居然伸著小手把葉子捧在了手里。一不小心,葉子飄飄悠悠地掉到了地上,樺樺使勁地往地上瞅。她把葉子撿起來,樺樺看到那片葉子,小胳膊上下抬了兩下,口水又流了出來。她一把把樺樺抱進了懷里,淚如泉涌,她說:樺樺,你究竟讓媽媽怎么辦?
很多年后,她跟好多人說:是那片葉子救了她們母女的命。那是片樺樹的葉子,所以,她給女兒改名叫樺樺。
男人的耐受能力總是很有限的。從前看過好多書里戲里孩子出了問題,逃跑的都是男人。現在輪到她了。
最先難看的是婆婆的臉,她摔盆摔碗說:生個丫頭片子就算了,還是個傻子。他假裝漫不經心地說:咱們再要一個孩子吧,我聽說咱們這種情況可以生二胎……
她一口回絕:要生你跟別的女人生去,我們夠對不起樺樺的了!
男人惱怒了:那我們怎么辦?跟著她一起愁眉苦臉地過日子就對得起她了?
她明白,日子過不下去了。離婚并不是件難事,也沒人跟她爭撫養權。只是,她要了房子,她要給樺樺最起碼的生活。男人還算有良心,沒提出異議。搬家那天,還對她說:別因為她把自己都毀了,實在不行,把她送到福利院去,錢的事咱們共同承擔。她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到這種時候,他還是不明白她的心。
她把辭職書遞給經理時,那位跟她共事了很多年的上司說:曉晴,還是想想吧,你離了婚,孩子已經這樣了,辭職后你怎么過日子?不如你工作,雇個人照看孩子……
她打斷了經理的話,她說:我不會再把她交給別人了。

3

她買了電腦,在網上查了很多關于自閉癥的資料。有篇文章里說:自閉癥的孩子都是沉默的天使,他們心里一樣有美麗的世界。她看了,眼淚就那樣掉了下來。在一邊地毯上坐著發呆的樺樺抬頭瞅了瞅她,咧了咧嘴,她把那當成是微笑。她走過去,摟住樺樺,說:無論你怎么樣,你都是媽媽的天使,是媽媽的寶貝。
她每天跟女兒在一起,學習微笑,學習說話,學習走路。一個很簡單的發音,跟她重復幾百遍甚至上千遍。
兩歲時,她教樺樺微笑,樺樺一直不看她的眼睛,她氣急敗壞,抬起手來想打女兒,碰到樺樺無辜的眼神,那只手終于只是停在半空中,沒有落下去;三歲了,樺樺還總是尿到床上,她家的陽臺上像掛著萬國旗;五歲,樺樺說話含混不清,她常常搞不明白她想要的是什么。而且,樺樺脾氣很大,她做的事不對樺樺心思,樺樺便摔東西,大哭大叫。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