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青年視點 > 文章正文

向著美好奔跑


田秀娟

女人四十歲左右,高瘦的身材,頭發用發夾別在腦后,在我們單位做清潔工。她干起活來動作輕盈,干凈利落,有人在她身邊經過時,她總是停下來,給人一個微笑,等人走過去,再低頭擦地。

  我注意她,是從她穿的毛衣開始的。那天,從她身邊經過,她抬頭沖我笑笑,我看到她身上穿著一件黑色的開衫毛衣,毛衣的下擺是一圈很精致的紅玫瑰。我隨口說道,好漂亮的毛衣呀!在哪買的?她笑著說,我自己織的。我這才發現她不僅是個手巧的女人,長得還不難看。

  晚上,我去公園跳廣場舞,看見隊伍旁邊有一個男人坐在輪椅上,跟著音樂用手比劃著動作。我們散場后,女人從隊伍中走出來,她的臉紅撲撲的,鼻尖上有一層細細的汗珠。女人整理了一下頭發,向著輪椅上的男人走去。女人推著男人一邊走,一邊說話。聽不清女人和男人說話的內容,但是能聽到兩個人不時發出愉快的笑聲。不知男人說了一句什么可笑的話,女人笑得直不起腰來,還嬌嗔地輕輕打了男人肩膀一下。我才知道,那個男人是她的丈夫,因為一場車禍導致身體下肢癱瘓。年底,我跟著單位的人去她家慰問。她的家就在我們辦公樓后面的那片低矮的平房,那里已經被政府劃入了拆遷的范圍。每一排平房側面都畫著一個大大的圓圈兒,里面那個“拆”字非常醒目。用于供暖的鍋爐,早已拆走。入冬前,很多人已經搬走了。只有女人一家還在留守。

  她家的小院子極干凈,走進屋里,更是窗明幾凈。一盆郁郁蔥蔥的吊蘭十分幽雅,令人賞心悅目。屋角一座紅泥壘起的小火爐,呼呼地響著,燒得正旺,把冬寒燃成春暖。沙發上鋪著手工鉤花沙發巾,茶幾上鋪著繡著紅玫瑰的雪白蓋布。對她的手藝,我們大加贊賞。她笑笑說,沙發用久了,有的地方都磨破了,茶幾上面的漆掉了,鋪上遮遮丑。

  男人坐在輪椅上,在家加工手工活。氣色很好,沒有頹廢的樣子。男人沖大家笑笑,指著我說,我見過您。您在公園跳舞,我也在公園跳舞。只不過您是用腳跳,我是用手跳的。男人的話把一屋人全逗樂了。

  從她那溫馨的小屋走出來,我的眼前還晃動著男人女人那溫暖的笑容。我想,生活也許避免不了苦難,卻從不會拒絕一顆向著美好奔跑的心。

  


更多關于“向著美好奔跑 ”的相關文章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