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女性 > 文章正文

雙人床上的三人游戲


梅 格

  綠箭口香糖的廣告說:“既要享受美食又要口氣清新,常常不能兩全其美,這時候你需要好滋味的綠箭口香糖。”
  愛情也需要兩全其美——既要有精神的契合又要有性的吸引,卻無法靠口香糖來解決,除非你、我、他都是柏拉圖的子民,永遠不會坐在床沿上談感情。于是,柔軟的出軌在都市中衍生成一種不足為奇的愛情口香糖,使原始的你愛他,他愛你的順時針開始入不敷出,而這之中的焦點便是婚姻之外有一個或幾個非同尋常的邊緣人。
  
  生命不能承受之“親”
  
  在米蘭·昆德拉的小說《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中,男主人公湯瑪士深愛自己的妻子特麗莎,卻又與情人薩賓娜有著割舍不斷的性關系。文章中這樣寫到:“他肩負這種生活就像蝸牛肩負著自己的房子,特麗莎與薩賓娜代表著他生活的兩極,互相排斥,不可調和,然而卻不可少。”這種性、愛分家的觀念,究竟存在于多少男人的心中,我們難以定論。但它一定是來源于上帝創造夏娃的那一天,如果女人不是男人的肋骨,那么現在男人一定不會有這樣的優越生存論——“男人的荷爾蒙和生理結構的不同”,偽科學定義男人較女人更容易有性的沖動,這使男人的性出軌常常可以得到他們自己的原諒。
  上帝給男人特權,但愛情卻并不崇尚《圣經》。金庸可以讓韋小寶有七個妻子,讓她們惺惺相惜、團結友愛,但換到女作家那里,男人的性出軌卻是女人的致命傷,暴怒、爭執、逃離、殺夫。情感世界里,女性是絕對的單向思維者,忠誠是女性對婚姻的惟一要求,不幸的是,這種愛情第一的觀念在現代社會還愈演愈烈。由此可見,男女對情愛的表達,有著本質的區別。
  愛很多情,也很無情,女人追求愛情,卻又時時被愛情所傷。女人無法同時去愛兩個男人,自然也就不能接受男人把愛同時分給兩個女人。于是,就像現代社會總有意想不到的病名在推陳出新一樣,“戀愛不全癥候癥”,也成為都市女性的新病癥,表現為一些女性因對多數男人不滿而產生的逃避愛情、逃避婚姻的行徑。在太多的兩性關系中,婚姻不再是愛情的必然產物,戀人也不再是愛的必然產物,在愛的本質之外,物質超越了情感,而放縱也堂而皇之成了發生性關系的理由。愛情太累了,原本的同心圓,被不斷的交叉變成不規則的形態。于是,在失望之余,女性也開始浪漫走一回,激情過后拂袖而去的游戲彌漫在所有的都市上空。
  
  誰拿得起放得下
  
  愛欲糾纏,選擇可以是理智的,但生活并不都是可以操控的,能夠在語言里把性、愛辨明得像油與水那么清楚的人,現實生活中未必如此。性既輕于鴻毛,又重于泰山,姑且不論文化給男女在性文化中的不同定位,僅女人性愛合一的情愛心理,就使得女性很難在床單與被單之間真正能夠忘記肢體語言,男人可以把夜里的激情,當作白天的笑話,而到女人那里,卻常常成了午夜閃回的思念。甜言蜜語可以讓女人沉醉,激情纏綿更容易收攏女人的心。
  與《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中的湯瑪士在離開情人薩賓娜后,依舊可以和妻子說“我現在很快樂”不同,在《致命吸引力》里,葛倫克羅在遭遇外遇后,空洞的眼神在許多年后,依然昭示著激情出軌的無藥可救,在女人那里,在兩個情人之間自由游走,常常是身心最撕扯的戰爭。
  在童話里,兩個老鼠揀到了同一塊肉,請狐貍來平分,結果,狐貍通過說謊占有了整塊肉。老鼠失去的只是一塊肉,但情愛世界里,分享情感,所要失去的要遠比這殘忍得多。那種認為能夠在三人之間圓融游走的平分秋色,常常不是說謊,就是沒有真情。
  在三人游戲里,最公平的就是每個人都要聽到、說到或被迫接受謊言,如果你是狐貍,你所要歷練的是說謊以及承受謊言燒灼的能力,對于在情感而非物欲上走上岔路的人來說,永遠要承受雙倍甚至更多的痛苦,假如現實剛好又存在著無法割舍一方的理由,那么,這個人就會永遠像是在渡輪上一樣,只能往返兩地卻不能上岸。
  而若不幸,你成了老鼠,對方蠶食的是你對愛最真誠的期待,那結果是讓你在謊言里徹底失掉了對人的信心,日本民諺講:“再長的隧道也要有出口”,畢竟沒有太多的人肯永遠站在街頭遙看幸福窗口的幔簾!
  編輯/媚茵兒 E-mail:meir2650@sina.com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