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歷史風物 > 文章正文

心花瓣瓣(詩歌小輯)


周健,趙富,王新民,李惠艷等

  井上的春天

  (外一首)

  周健

  春天,一口井

  又一口井

  在一道道管線之間上下跳躍

  連接起一串油田生產的音符

  南來的燕子

  又回到昔日的抽油機上筑巢

  每天巡護油井的人

  那些似曾相識的采油工們

  有時會在勞作之余

  喂它們一些米粒

  讓它們放心地享用

  也讓它們繼續站在抽油機上

  唱出一支支贊美春天的歌謠

  一片又一片的綠色

  蒲公英、薺菜和野菊花

  在鳥鳴和春風里

  跳起春天的舞蹈

  春天的井場

  再次在鳥聲里鼎沸起來

  春天,一個井站

  到另一個井站

  穿梭著巡井的皮卡車和電動車

  采油工在曠野中放牧

  轉動的油井是他們最心愛的羊群

  他們在井口取樣的樣子

  像是在給羊群擠奶

  讓黑色的乳汁不斷滋養這片熱土

  清晨的鳥鳴

  清晨

  公園遛彎的老人們

  手提鳥籠

  像提著一盞盞燈籠

  鳥聲

  嘰嘰喳喳

  像是吹奏集結號

  讓打太極、跳舞、遛早的人們

  紛紛集中

  讓廣場很快蘇醒

  老井

  (外一首)

  趙富

  村頭的老井

  鑲面深深的鏡子

  涂層暗黑色的水銀

  反照天光上的星星月亮

  和土坯平房組成的村莊

  及爸爸媽媽爬滿溝壑的臉膛

  雙肩扛起轆轆

  順著井繩下去

  又上來

  柳灌斗子打撈出歲月的

  沉重答案

  和命運沉浮的弛張

  轆轆把搖著彩號

  井口吞吐著希望

  木撓手拉著手

  揣起井沿的冰

  凍了化熱了涼

  凝固了痛傷

  井口半睜的眼睛

  瞅著時光老人的無情

  血管流淌著滄桑的淚水

  記憶把闖關東的身影拉長

  祖太爺肩上的擔子

  把筐里的太爺爺

  挑起來珍藏

  老井年輕時

  是屯子的美人痣

  井沿彎起條條扁擔

  挑起姑娘小伙的愛情

  甜水流向火炕

  淹沒了新房

  老井老了

  風餐露宿

  老臉貼上老年斑

  泥土已經填到脖子

  一種不舍

  是退休還是下崗

  勾勒出滿面的迷茫

  馬兒

  嘶嗚的嘆息

  馱著老井走了

  埋下的靈魂

  生長出

  玉米的彩色胡須

  把美麗移到田野上的

  機井泵房旁

  消失的村莊

  土坯平房

  只剩下幾塊殘墻的想象

  留守的影子

  還在向遠方張望

  我調動

......
很抱歉,暂无全文。欢迎作者提供全文。

更多關于“心花瓣瓣(詩歌小輯)”的相關文章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