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健康養生 > 文章正文

她為何總擔心孩子受傷害


文/馬志國

  曉宇是一位30歲的年輕媽媽,在一家機關上班,女兒5歲了。眼看女兒一天天長大,本該幸福的媽媽,這么多年來,卻被一種難言的痛苦所煎熬——總是毫無緣由地擔心孩子被別人傷害。

  在單位里,曉宇如果和誰鬧了點不愉快,哪怕是自己一句話說得不好,過后就總是擔心人家會厭煩自己,會對自己不好,進而擔心人家會對自己的孩子不好,會傷害自己的孩子。所以,如果哪一天把孩子帶到單位,從不敢讓孩子離開自己半步。在家里,曉宇每天都要反復地關門,因為對防盜門門鎖不放心,關上門之后,她還要在里面用繩子把門纏繞好幾道,把窗子用膠條粘上。晚上等一家人睡覺后,她還把鞋子之類的東西放在進門的地方,第二天查看,如果沒有動靜就說明沒人來過,這才放心。

  就這樣,曉宇總是沒完沒了地擔心孩子被別人傷害,特別是晚上,更是擔心害怕,憂心忡忡,久久不能入睡,對于她,睡覺簡直成了一種煎熬。

  面對曉宇的這種擔心,丈夫總是反復地解釋說:“這種擔心是多余的,是沒有根據的,自從孩子出生,你就擔心孩子受到傷害,現在孩子不是好好的嗎?不是什么事兒都沒有嗎?這不是說明你是毫無根據地猜想嗎?”曉宇卻說:“如果別人給孩子的傷害是隱性的呢?”有時候,丈夫的解釋暫時緩解了曉宇的擔心,但是過后稍微有一點事情,她還是擔心孩子會受到傷害……

  心底的隱痛:童年的性騷擾

  曉宇如此擔心孩子被傷害,究竟是為什么?

  根據心理規律,曉宇這樣的問題可能與早期的生活經歷有關。于是,我請曉宇談談小時候的生活經歷,談談有什么記憶深刻的事件。

  這時候,曉宇沉默了,低下了頭,淚水流了下來:小時候的事情與這件事有關系嗎?小時候,我覺得自己不是一個好女孩,我爸爸媽媽光顧自己忙,沒有時間照顧我,我,我……

  原來,曉宇在8歲的時候,曾遭到一個比他大幾歲的男孩的性騷擾。這件童年的性傷害事件,給曉宇的心靈留下了難以磨滅的陰影。后來,在大學里交了男友,也就是現在的丈夫。曉宇當時的心態是,只要對方不挑剔自己就行。直到婚后,曉宇才知道自己原來還是處女,才知道當年沒有實質的性關系。為此,曉宇非常后悔,感到委屈了自己,婚姻生活也曾經有過不愉快。不久,曉宇懷孕當了媽媽,就開始擔心孩子,就有了這個毛病。

  至此可以診斷,曉宇的癥狀是童年的性傷害事件留下的心靈后遺癥。童年性傷害留下的陰影,成了她難以磨滅的心靈隱痛,讓她為自己不再是一個好女人而備受煎熬,因長久找不到心靈的安全感,因而形成對周圍環境過度的自我防衛心理。當了媽媽之后,曉宇把過度自我防衛心理投射到女兒身上:孩子也是一個女孩,而且隨著一天天長大,眼看就要到了自己當年受傷害的年齡,一定要好好照顧自己的女兒,一定要避免自己當年的傷害在女兒身上重演……于是,在曉宇的內心深處,從防止性傷害開始,泛化到所有的方面,對孩子的方方面面都非常擔心,由于她深受隱痛之苦,所以更擔心女兒受到“隱性”傷害。但是另一方面,曉宇又認為自己的這種擔心不對頭,為此而痛苦,想消除這種擔心。于是,形成了一種強迫癥狀。

  解決曉宇的問題,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奏效的,需要一個較長的心理調適過程。在這個過程中,需要做好以下幾方面的調適。首先要認知重組。重新認識童年的問題,認識到這絲毫不妨礙自己當一個好女人。其次要忽略癥狀。也就是接受自己目前的心態,不要和自己的擔心、防衛心態作對。再有要重建自信。要想建立自信,就需要從內心接納自己,從積極的方面來看待自己的一切,這樣才能逐漸找到心靈的安全感。就此,通過咨詢會話幫助曉宇進行了初步的心理調適。曉宇表示回去后還要繼續自我調適。

  心靈修復,丈夫的支持最“給力”

  曉宇問題的解決還需要曉宇丈夫的合作與支持。于是,約定曉宇的丈夫陪同她第二次來訪。

  與曉宇丈夫的交流,讓我對曉宇的情況有了更多的了解。他說:“我妻子就是這樣,總是擔心別人對自己不好,擔心別人傷害孩子。當初,我們戀愛的過程中分分合合,婚后也有過波折。她的心理就是這樣,當年就是因為自己小時候的那件事兒,覺得自己不好了,才接受我,后來又感到委屈。生下孩子后又出現這個毛病,我每天還要沒完沒了地解釋。說心里話,真有點煩了。我們的性生活也不好,她很勉強,我也就沒有積極性了……可這么多年了,孩子也這么大了,就這樣過吧。但是,說心里話,我總是對她有點防備,對婚姻沒有完全投入,我有時候想,這樣的婚姻還值得去努力經營嗎?”

  從曉宇丈夫這方面說,他的心態是可以理解的。可換個角度說,正是他們這種缺少積極互動的婚姻關系,使曉宇受傷的心靈沒有得到修復的機會,甚至還強化了曉宇心靈的不安全感。就是說,曉宇的心理調適還需要丈夫的積極合作,需要婚姻關系積極調適。就此,我們進行了詳盡的溝通。曉宇丈夫不愧是一個好男人,當他看到希望之后,表示愿意接受我的建議,并表示要扔掉防備心理,全身心地投入婚姻,增進夫妻關系,改善夫妻性生活;同時學會欣賞妻子,幫助妻子重建自信。

  事情的發展是令人欣慰的。大約兩個月后的反饋信息是,隨著他們夫妻關系的積極調適,曉宇的癥狀正在緩解,尤其是睡眠狀況好轉。這是一個好的開端,只要他們不斷努力合作,曉宇會更好地從童年的陰影中走出來。


更多關于“她為何總擔心孩子受傷害”的相關文章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