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故事傳奇 > 文章正文

臨淵·焚舟誓心②


三月初七

【前情提要】

夜談時對于天下大勢推演,讓陸拾對即將到來的戰爭心生困惑和無力感。心生困惑的陸拾和洛夕、蔡問天一行人繼續等待名社北方總裁決杜刑的到來。然而之前在小旅店中和他們發生沖突的尹天璜卻帶著家奴、打手趕來再行挑釁。看起來只是這伙痞子不自量力的以卵擊石,然而這次挑釁卻形勢突變……

文/三月初七 圖/楔子

螻蟻瞬間化成了毒蛇。

當那第三個惡奴雙手即將按上他肩膀的一刻,蔡問天瞬間感覺到了極大的警兆!

危機!這是身為絕頂高手在經歷過無數次的死斗后,積累下的對危險的直覺!這直覺告訴他:現在很危險!

蔡問天雙肩一扭,雙手同時抬起,手上已戴上了他賴以成名的天魔手,迎向對方那突然變得迅如閃電的一雙手。

可惜已經晚了。高手相爭,只差毫厘,就是方才那一瞬間的輕敵之心,已讓他先機盡失。

蔡問天的左肩勉強躲過了那“伴當”的一掌,右肩卻終究慢了半拍。他甚至還來不及運起護體真氣,就被那一掌結結實實拍在肩上。

“咔嚓”一聲,他的右肩骨已被這一掌拍得粉碎。

蔡問天怒吼一聲,左掌揮起,名震天下的天魔手擊向敵人。

那“伴當”一招得手,身子借那一擊之力,驟地從馬上翻身而起,輕巧躲過蔡問天的含憤一擊,同時大喝一聲,整個人倒立半空,借著那一掌之力,壓在了蔡問天右肩上。

蔡問天真氣流轉,身子一挺,硬生生頂住了這一擊。

他雖然扛得住,但他座下的普通馬匹如何扛得住這高手的干鈞之力?只聽那馬一聲悲嘶,轟然倒地而歿。

這一切的發生,都不過在電光石火之間。待眾人看清狀況,已是人傷馬死。蔡問天已和那神秘的伴當戰成一團。

最先看清情況的,是陸拾。

就在第三名惡奴沖向蔡問天時,陸拾已隱隱感覺到不對,只覺得那惡奴的身形動作似乎太過流暢了一些,但還沒等他發聲警告,蔡問天已被暗算。

陸拾沒有絲毫猶豫,電閃般轉身,縱馬朝洛夕處沖去。

如果在那邊的三人里混雜了一個如此可怕的高手,洛夕這邊很可能也有。若也是那般等級的高手,以洛夕的武功,怕是一個照面就會落敗。

少年沒有絲毫猶豫,朝著洛夕沖去。

我要幫她。

他絲毫沒有想到,并沒有人纏住他,這是脫身的最佳時機;他也沒有想到,自己的武功是這三人中最低的一個,若真有如此高手,即使他沖過去,也不過是白白送死而已。

我要幫她。

不一刻,他已沖過了那尹天璜的身邊,卻見這華服公子臉色蒼白,竟似比陸拾還要驚詫幾分:“這……這是怎么回事……”

沒閑暇理他,陸拾直直沖向洛夕。

洛夕已經陷入極大的危機之中。

方才風云驟變,蔡問天遭到暗算,洛夕正要將第二個沖上來的惡奴扔出,聞聲扭頭看去,尚未從驚愕中回過神來,只聽耳邊風聲大作。

洛夕雖驟然吃驚,但心神不亂,左手一揮,將那惡奴扔出,反手拔出雙劍,劍光閃爍,護住全身。

一連串的金鐵交鳴,幾乎連成了悠長的一聲。洛夕一瞬間只覺得雙劍被擊打了不知幾百次幾千次,但敵人終究未能攻破這一式“荊棘遍地”,不覺松了口氣,這才有暇定睛看去,頓時不禁一聲驚呼:“仲孫亂!”

那漫天飛舞的大小飛盤發出有如鬼哭一般的嗚咽聲,頓時讓她想起前幾日在那個山神廟中遇到的詭異殺局。那幾乎要了她性命的神秘而邪惡的高手,正是天心宗的漏網之魚,仲孫亂。(詳情見《臨淵·見所見》)

但這瞬間的慌亂過后,洛夕迅速冷靜下來,這不是仲孫亂。雖然是相似的武功,一模一樣的武器,但這一擊的威力連自己都能輕易接下,所以遠弱于當日仲孫亂的實力。而且十八里寨一戰,仲孫亂的軍隊被葉家軍打敗,現在他恐怕早已帶著殘兵敗將遠遁千里了,怎么還敢再回頭?

那敵人發現自己志在必得的一擊竟被擋下,卻也不慌不忙,雙手一揮,九個大小圓盤一同高速旋轉,發出刺耳的嘶鳴聲,分三路直朝洛夕飛去。

洛夕身子一弓,將上面一路三只飛盤躲過,雙劍展開,將剩下六只圓盤盡數擊飛,接著一聲清咤,飛身攻向那敵人。

那敵人冷笑一聲,雙手握拳一揮,那被躲過的三只飛盤倒飛而回,攻向洛夕的后腦,洛夕不閃不避,雙劍反而快了幾分。

......
很抱歉,暂无全文。欢迎作者提供全文。

更多關于“臨淵·焚舟誓心②”的相關文章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