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影視戲劇 > 文章正文

電影《泰坦尼克號》的女權主義解讀


曾 鋒

  [摘要]電影《泰坦尼克號》以男性中心的視角塑造了作為“第二性”的女性形象,這些正面女性形象暴露了影片強大的男權偏見。羅絲,作為影片的英雄主角之一,卻更強有力地體現了男權文化的潛在制約:她只是男性英雄的一個影子,她的全部價值產生于對于男性的追隨與模仿。在這里,女性是弱者、被引導者、被拯救者,男性則是女性的“解放”和“啟蒙”者。影片體現了美國社會主流價值的變遷,其潛臺詞是:女性離不開男性的扶助,呵護和指引,是一類如兒童一樣軟弱無能的生物。
  [關鍵詞]《泰坦尼克號》;男權;女權主義
  
  電影《泰坦尼克號》是一個男權中心文本,影片以男權價值為標準構造英雄,處處滲透著男性優于女性的偏見,它是美國20世紀80、90年代女權主義衰落,保守主義回潮的一個表征。
  影片以男性中心的視角,刻意展示了女性的“惡德”。特別是羅絲的母親魯思,幾乎是女性惡德和資本主義父權制下產生的女性奴隸性的集大成。她視女性為男性買賣的貨物,女人“上大學的目的是為了釣金龜婿”。為了家族的虛名引自己的享樂,魯思殘忍地犧牲女兒的尊嚴和幸福。她缺乏母性愛和對生命的關愛,最后盡管救生艇上還有空座,也不管女兒死活獨自逃生。影片中這樣的女性,以至于基本上只能視為一種進化上比較低等的類別,女性的嫉妒心和對男性的依附在一個小女孩那里就已出現。舞會上杰克與羅絲跳舞時,他先前的舞伴一個小女孩充滿了嫉妒和失落,他只好安慰她:自己還是最愛她,父權制上女性的依附性,被動性,自幼年時期起在家庭中就開始內化形成了。在羅絲決定壓抑自我順從“購買者”卡爾而拒絕杰克時,從一旁的餐桌上,她發現了一個幼年的“羅絲”或“魯思”:一個叫歲的小女孩正在母親的指導下乖巧地演練貴族禮儀,就像一只籠中鳥被人訓練它的鳴啼,日后等待“金龜婿”來下釣。
  影片中還有幾個“健康”的女性,然而她們的“健康正常”卻源于其男性化,因此,這些正面女性形象反更暴露了影片強大的男權偏見。其中的一個瑪格麗·布朗是顯在地男性化,包括身體、行為和思想。她不像一個女人,也不能變為一個真正的男人,所以被船上幾乎全體女性所排斥,她俠義、善良,熱心幫助杰克對付有產階級貴族的羞辱,力主救援那些在冰水中衷嚎求生的人。但這些全以男性化的形式出現,女性道德的完善以男性化為前提。
  另一個“健康正常”的女性是羅絲,她是影片的英雄主角之一,但在她那里卻更強有力地體現了男權文化的潛在制約她只是男性英雄的一個影子,她的全部價值產生于對于男性的追隨與模仿。
  在這里,女性是弱者、被引導者、被拯救者,對羅絲而言,泰坦尼克號是“奴隸船”,她是被押送的“奴隸”。在未與杰克相識之前,她“感覺就像站在懸崖邊”,又像是“沉到底了”,是杰克拯救了她:首先勸說她不再投海輕生,然后又給她注入勇氣和自由精神去追求真愛,最后給地從海難中活下來的信仰。表面上羅絲富有自由精神,敢于蔑視和抵抗男性的權威,拒絕做一個被男性買賣的對象。但本質上她還沒有擺脫對于男性的依附,在杰克的引導、教化下她才贏得了自由。女性是幻想者,而男性則是行動者,羅絲向往自由自在的生活,但只限于想想而已,“說我們會去那碼頭,哪怕只是說說”,杰克則斬釘截鐵地回答:“不,我們一定會去。”在他們的愛情中,羅絲是被動的,正如剛認識時,杰克救她時所說的:“我抓住你了,我不會放手的。”是杰克締造、堅守了他們的愛情。
  影片處處表現男性對于女性的“解放”和“啟蒙”。女性的肉體是被束縛的,穿胸衣時,羅絲豐滿的肉體被她母親用帶子狠很地捆縛起來。而在杰克那兒,她的身體得到解放,她可以穿和服,可以赤裸著被杰克畫像,也可以穿上男人的服裝到處跑。羅絲說:“那是我一生最性感的時刻”,這意味著女性的身體只是在男性的目光注視下才煥發美和性感。在性的關系里,羅絲看似落落大方采取主動,但實際上主導還是杰克,是他“循循善誘”、洞察人情激發了她的自由欲望。而到了關鍵時刻,她仍然回歸了傳統的女性角色,期待男性的主導和支配。女性是附著在土地上,沉重下墜的生物,而男性是輕靈的、自由翔的精靈,杰克在泰坦尼克號開始全速航行時,站在船頭張開雙臂似乎在展翅飛翔。而羅絲第一次站在欄桿上是想投海,后來在杰克的引導下再度站上去時。才體驗到飛翔的感覺,她是緊閉雙眼在杰克扶持下站上去的。女性自由飛翔的體驗,只有在男性的指引下才獲得,正如杰克所哼唱的:“約瑟芬,上到我的飛行器,我們一起飛上云霄……”這與卡爾在餐桌上理所當然地代表羅絲說,“我們倆要羊排”,同樣都是男性的霸權、女性的依附。再如三等艙聚會上,羅絲挑戰角力男子,以雙腳拇趾豎立起來支撐全身,但最后還是倒在杰克懷中。
  影片中還有兩處找鑰匙的場景,一次是羅絲尋找打開杰克手銬的鑰匙,一次是杰克和羅絲被困在海水灌涌的船艙中,我打開鐵出的鑰匙,前一次是羅絲在杰克的指引下尋找,后一次是杰克泅進水中摸索鑰匙,根據精神分析學的理論,鑰匙是男性的象征,而鎖則是女性的象征。這象征了在羅絲和杰克的關系中,男性居于強有力的卞動和主導地位,而女性則是崇拜跟從男性的被動者。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