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文摘 > 文章正文

從《戰狼2》談“非洲風險”的虛虛實實


  

  《戰狼2》在暑期檔中國電影里票房異軍突起,引來一片叫好之聲。影片以“中資企業在非洲遇險”為背景,熱映之余也引來人們對“在非洲投資,真實風險有多高”、“碰上安全威脅怎么辦”等的討論。

  “冷鋒式撤僑”從未發生

  非洲雖是個戰亂頻仍的地方,卻也是全球對外資依賴度最高的大洲。通常情況下,各方武裝沖突不會輕易波及外國投資者和項目,只有局面特別混亂或殺紅眼時才會發生;由此引發的撤僑行動并不頻繁,中國參與的僅有4 次。最早一次發生在1991~1992 年,地點是索馬里;第二次是2011 年在埃及;另外兩次都發生在利比亞,一次是2011 年,另一次是2014 年。

  索馬里撤僑的背景是索馬里內戰,全國陷入無政府狀態,中國和大多數國家宣布撤僑。撤僑的方法為使領館出面組織民用車輛、船只和飛機疏散,并部分采取了“搭車撤僑”的方法,讓僑民搭乘外國包機和船只疏散。由于中國在當地僑民數量不多,因此較為順利。

  埃及撤僑,背景也是當地政局不穩,中國動用民航包機兩架,將要求回國的當地僑胞撤回。

  第三次是利比亞爆發旨在推翻卡扎菲的內戰,中國多達3.6 萬僑民(主要為負責當地基建項目的中國籍員工)被困,中國成功組織了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撤僑行動。其間中國派遣軍艦一艘和空軍伊爾-76 運輸機4 架,并包租了希臘郵輪,獲得周邊國家的邊境協助,是中國首次在非洲動用軍隊撤僑。

  第四次則是卡扎菲被推翻后,利比亞國內戰事再起,中國和英國、塞浦路斯三國統一委托希臘,派遣3 艘艦船赴利比亞撤僑(其中中國僑民數百人);另有97 名中國公民從陸路撤往突尼斯,部分中國公民零星自行撤往馬耳他、突尼斯和埃及。這次也是動用了軍隊,但不是中國軍隊。

  可見到目前為止,中國并未在非洲上演“動槍動炮”的“冷鋒式撤僑”。撤僑的目的是幫助本國公民避免戰火,而非相反。

  人質營救在不斷進步

  因為內戰、恐怖襲擊或綁票勒贖,導致中國公民遇險甚至遇難的情況有沒有?有。

  2007 年1 月5 日尼日利亞河流州艾默華地區,5 名四川通訊工程有限公司員工被當地伊博族反政府武裝“尼日爾河三角洲解放運動”劫持。同年4 月24日,在埃塞俄比亞歐加登地區,中原油田勘探局作業營地遭到反政府武裝“歐加登民族解放陣線”襲擊,包括9 名中國人在內的74人死亡,1 名中國人受傷和7 名中國人被劫持。這也是中國海外工程項目所遭受的最慘重人員損失。

  2012年1 月28 日,蘇丹南科爾多凡州阿巴西亞附近,中水電七局蘇丹南科爾多凡州公路項目29 名中國員工,被蘇丹人民解放運動(北方局)劫持。同年1月31 日,埃及西奈省來赫豐水泥廠25 名中國員工,被當地貝都因人斯瓦爾部落劫為人質。

  2015 年11 月20 日,原教旨恐怖分子突襲馬里首都巴馬科市中心的麗笙酒店,劫持外國人為人質,和軍警交火10 小時,導致十多名各國人質死亡,其中包括中國鐵建國際集團總經理周天想、副總經理王選尚,以及該集團西非公司總經理常學輝等3 名中國公民。

  在這些中國公民被劫、遇害、遇險事件中,中國有關部門、機構做了各種各樣的營救努力。

  10 年前的尼日利亞人質事件中,中國有關部門通過當地華裔知名人士胡某某同綁架組織接觸,最終令人質獲釋;同年歐加登事件中,中方以類似手段將人質營救回國;2012年的兩次事件,肇事組織僅是希望借劫持外國人質引發國際關注,推動解決當地問題(甚至公開表示“對中國無敵意”、“不會傷害中國人質”),最終中國有關部門通過外交和地方人脈等渠道,“在不涉及贖金的情況下”完成了人質營救。

  但動用武力解救在非遇險中國公民的情況,迄今并未出現過。對大多數國家而言,不到萬不得已也不會采取這種下策。

  離動武最接近的一次,當屬馬里巴馬科麗笙酒店“11·20”恐怖襲擊。當時中國有數百名藍盔兵在聯合國駐馬里綜穩團框架內參與馬里和平進程,但事發倉促,遠在千里之外加奧等地執行維和任務的中國軍人,根本來不及反應。隨著中國在非洲維和軍力的加強,今后在反恐、維和層面上中國軍人的介入會增多,也很可能出現解救中國公民的場景,但那必定是在聯合國維和框架下的有組織行動,而極不可能是“獨狼行動”。

  最常見的經營風險并無硝煙

  盡管現實中針對中資項目工地的襲擊很少,但《戰狼2》至少點明了一個客觀背景:非洲是二戰后政治動蕩最嚴重的區域,政變、革命、內戰對那里的中資企業構成了經營風險。


更多關于“從《戰狼2》談“非洲風險”的虛虛實實”的相關文章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