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綜合經濟 > 文章正文

文學振興自莫言始?


  我們總在感嘆社會世態的浮躁,我們總在惋惜轉型時期,人們急功近利,唯利是圖,總在務實,鄙棄務虛。曾幾何時,詩歌被扔到冰箱的冷凍層,小說創作被當作了電視劇的藍本,迎合復古潮也罷,掀起穿越潮也好,還有層m不窮的諜戰劇,還有不倫不類的青春劇,大家的日光都盯在亮麗光鮮的明星身上,甘當一些制造語錄的新銳們的粉絲,在一些所謂大家的嘩眾取寵中莫衷一是。

  網絡的寫手們,以產業化的精神,粗制濫造,高產但不豐產,有量無質,看看那些一天能寫幾萬字的玄幻作品,看看那些亦步亦趨模仿韓劇風格的青春文學,我們不得不汗顏,為通俗文學的膚淺蒙羞。可是,真正的文學藝術義在哪里?又有誰能夠潛心地伏案數載,寫出史詩般的經典來?作家也要生存,當今,純文學雜志的銷量銳減,在《讀者》等文化快餐面前,只能破帽遮顏,純文學作家們即使親臨書展簽售,銷量也了了無幾,再加上瘋狂的盜版,使得作家生計都成了問題,又怎么能寧靜致遠,沉下心來創作出鴻篇巨制呢?

  在這一片失望唉聲嘆氣中,莫言高調獲得了諾貝爾文學獎,這無異于在我們中華大地升起了一輪耀眼的文學太陽,剎那照亮了我們這片灰色的文學國度。泱泱中華大國,不是沒有培植出參天大樹的土壤,我們的時代,并沒有刻意湮沒自強崛起的巨人。

  仿佛就在一夜之間,“莫言熱”席卷全國,平時很少受到關注的文學,一下子成為焦點話題,但這些都無法掩蓋文學與大眾距離還很遠的事實。

  我們在為莫言喝彩的同時,也應該深深地反躬自問,文學之路應該怎么走?

  但愿我們的文壇能借著諾貝爾文學獎的外力,真正的有點起色。作家們面對誘人的經濟利益,不是急功近利,不是心浮氣躁,蠢蠢欲動,不再是到場面上混個臉熟,在無謂無聊的爭論中來賺取知名度,而是能潛心到底層,悉心聆聽洶涌澎湃的潮音,把自己的作品真正寫成波瀾壯闊的時代交響;不要一味的嘆息,不要在痛苦中糾結,更不要無病呻吟,而是真正地走出象牙之塔,到自然采風,到實踐中滾打摸爬,反映民生的苦樂,讓作品真正成為現實的一面鏡子,經得起歷史風雨的敲打。那些有志于文學的年輕人們,應該謹記,通向文字的珠峰,沒有終南捷徑可以走,只有埋下頭去認真閱讀經典,汲取世界優秀作品中的精華,化為己用,扎扎實實打好基本功。

  同時,我們也要大聲呼吁,全社會都要關注純文學的發展,擺脫浮躁之風,讓長久的人文價值取代虛華淺薄的現世榮耀。從校園、到家庭、到社會,從孩子、到成人,真正營造愛書讀書的良好氛圍,熱心文學,關注文學,投身文學。這樣,我們的文學繁榮才有廣泛的群眾基礎,我們的文化發展才能跟得上經濟騰飛的步伐;文化振興,才不是虛話。


Tags:莫言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