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故事傳奇 > 文章正文

妖鬼


散客月下

  妖不妖貓
  
  在我網絡活動的范圍內,流行一個詞“散友”,意為“散客月下的網友”。自從散友群建設好以后,不斷接到網友的見面邀請,尤其是最近到上海安頓下來后,上海散迷群的朋友們更是踴躍。
  最令老散開心的是,上海散友,至少從照片或視頻上看,無一例外全是美女。遺憾的是,散友們約請的地點幾乎全是餐廳。又到周五,QQ上邀請函如潮水般涌來——逐一檢索,還是清一色的某某餐廳。
  正在這時,“妖不妖貓”的邀請函脫穎而出。
  妖貓的留言簡潔而明了——
  散兄,讀君故事,特別動情,散君筆下寫情,令人情難自禁,寫貓,更是令妖貓我常哭,長嘆,常遐思,夜半夢君時,時而啼笑皆非,時而如百爪撓心……妖貓我青春年華,卻始終獨守閨房,芳心期盼者,唯散君這般愛貓人士。
  適逢周末,妖貓我思考良久,終于斗膽邀請散君赴我閨房一敘衷腸,請不要讓小女子失望。黃浦區車譚路250號三樓是妖貓的住宅,明晚八點,小女子在臥室等候散君。
  留言還配上一張小貓咪的圖片,那貓兒神情楚楚,我見猶憐。早先私聊時,妖貓就給我發過玉照,照片上的她五官清秀,身段嬌媚。哇!太妙了!這才是老散我最,最最想要的邀請函啊。
  周六一大早,老散我就起床打扮,然后注視著太陽,祈禱它盡快西斜。度日如年地挨過了白天,夜幕降臨后,我手捧鮮花腳踏棉花,輕飄飄直奔妖貓家。
  妖貓家是那種老電影里才見得到的舊式洋房別墅,院落里外透著昔日貴族的氣息,只不過節約用電,屋子里有一股陰森森的感覺。
  剛進院子,妖貓的身影就出現在三樓,她招手呼喚我,語調嬌嗔:“散客,你怎么才來啊,害人家等好久好久了……快上來,我在三樓臥室。”
  樓道很陰暗,臥室很明亮,妖貓坐在大床上,真人比照片更嬌媚迷人,風情萬種,美得令我瞠目結舌。
  事實上,這間臥室里更令我瞠目結舌的不是她,而是貓。床單上地板上沙發上櫥柜上……黑的白的花的大的小的老的殘的……你能想象得出的貓咪,這間臥室里一應俱全。
  “快進來啊,還傻站著干嗎?這些寶貝是我十多年來收養的流浪貓,說實話,單獨撫養它們我實在有些力不從心了,送給別人我又不放心。讀了你的小說,我才知道世界上還有跟我一樣心腸的愛貓人士,所以,專程請散君來挑選一些回去收養……這些貓兒個個乖巧得很,依香偎玉任君取。”
  我沒有暈倒,因為我怕一旦暈倒在地,會壓死一大片小貓。妖不妖貓——要不要貓,我,我不要。
  
  鬼霧無影
  
  1、鬼霧紅衫人
  橋鎮多橋,三條小河蜿蜒穿行在白墻黑瓦之間。橋鎮分為新老兩區,老橋鎮擁擠,全靠小石橋勾搭著街巷。新橋鎮就沒那么緊巴巴了,高樓一座比一座氣派,把老鎮舊民宅圈成了一個盆景。
  原先開發商打算把整個橋鎮全改造成高層樓盤,后來發現,把古鎮留作風景,新樓盤更好賣高價。另有一說,開發商保留古鎮純粹出于無奈。據說,古鎮河道上鬧鬼,那鬼借舊屋古河道生存,若有人敢拆舊屋,必定遭到報應。
  這些傳說大家都當故事聽,新樓還是很快住滿了居民。卿卿是新搬來的城里人,她信橋鎮有鬼。因為她親眼見到過,而且不止一次。
  卿卿家在二樓,正對古鎮,一窗裝滿江南。見到鬼那天,老公小朱出差了,卿卿后半夜睡不著,忽然聽得窗外有搖櫓聲,看看表,剛過清晨五點,距離平素最早解船纜的時間還有一個多小時,卿卿好奇起身,往窗外瞅。
  正是梅雨季節,霧濃得有些滲水,夜幕中的河水騰騰泛起白霧來,霧中,有一艘船兒正劃向民房最密集的河道。搖櫓的是個女人,穿一襲紅衫,撐一把紅傘。船漸遠,只見傘不見人,白霧茫茫中,只見一個紅點兒緩緩晃動,猶如浮在云中的血珠。
  按橋鎮歷來習俗,女人不得搖櫓撐船。而且,古鎮居民養狗很多,每天第一個解船纜的人,都是在狗兒的吠聲中劃動第一槳水波。但今天,晨霧不語,只聞櫓聲。
  幾天后,小朱出差回來,不但不相信她的話,還把她笑了個半死。
  睡到快天亮時,卿卿起來,看了一眼窗外,又是迷霧漫天。心念一動,走到了窗前。
  霧中小河,輕紗籠罩,水面青煙縹渺中,一條小船緩緩飄向霧中,還是那襲紅衫,還是那把紅傘。
  卿卿渾身顫抖起來,她搖晃著老公,要他起來看鬼船。小朱老大不樂意地起身,懵懵懂懂地被妻子推到窗前。
  “哪有什么紅傘啊,神經……”老公被攪清夢,十分不快,卿卿聽到,更是萬分不爽,兩人大吵一架。
  天一亮,卿卿收拾行李回娘家了。三天后,小朱親自去給太太賠不是,開始卿卿還想多端端架子,后來老公說了一件事,她馬上跳起來往家里奔。 ......
很抱歉,暂无全文。欢迎作者提供全文。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