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呼唤知识分子的刚性人格


徐淑贤

  摘要:新时期谌容小说中创作了一系列知识分子形象,这些形象在当时都产生过深远影响。本文试图通过陆文婷、李寿川、秦波、杨子丰等知识分子形象的分析,挖掘人物形象独特的意义,以加深对作品的理性深度和现实意义的理解。
  关键词:知识分子;艺术形象
  
  新时期的文坛上,谌容以现实主义文学为阵地,满怀忧患意识地创作出大量反映现实问题的作品,其中,最能代表其写作深度的当属知识分子题材的作品。继《人到中年》陆文婷的形象走进文学画廊之后,谌容又塑造了一系列独具特色的知识分子形象,这些性格迥异的艺术形象,构成了谌容独特的小说世界。他们从不同侧面表达了作者对知识分子人格的理性思考和人文关怀。
  坚强和软弱的双性存在:陆文婷
  《人到中年》中的陆文婷,被公认为是谌容的一个独特的发现和创造。这个人物形象几近完美:她是医术高超忠于职守的大夫,是忘我工作但绝不忘记家庭的贤妻良母,是克己奉公不计个人恩怨的天使。她无私奉献,又坚强隐忍,在她的身上放射着近乎神性的光辉。
  小说中,陆文婷的性格集中表现为深沉敏锐,从容镇定,柔中有刚。她的台词很少,作者着力通过一些细节描写表现她的性格。当她刚分配进那所具有一百多年历史的著名大医院时,面对眼科专家孙逸民的考察测试,尽管穿着布衣布裤的她“是朴素的,甚至显得有些寒伧”[1],但是她不慌不忙、从容镇定,“坐在对面的椅子上,安静得像一滴水”;她给焦程思动手术时,赵院长看见“这位女大夫走上手术台时从容不迫、很有信心,精神也很好”;她心肌梗塞昏迷在病床上,“即便是在这生死线上,陆文婷大夫的脸色仍是从容的,好像没有什么病痛,只是在安安静静地酣睡在温柔的梦乡”。
  这些特定场景下的细节描写都很好地表现了陆文婷沉着冷静、镇定自若的性格特点,“想让陆文婷大夫生气,在眼科工作过的同志都知道,几乎是不可能的”。在待人处世方面,陆文婷胸怀宽广,刚柔并济。在好友姜亚芬出国之前的告别晚宴上,她没有大悲大喜,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不能不走吗?被刁蛮的秦波挑剔和轻侮之后,她从院长办公室出来的时候,“心平似镜,一如往常”。
  作为小说的焦点人物形象,陆文婷无疑是美的,光彩照人的。陆文婷的形象曾经照亮了一个时代,为一代人树立了理想和事业的楷模,激励着从文革中走过来的人们努力弥补失去的美好年华,脚踏实地的学习和工作。同时,陆文婷的命运也代表了一代知识分子的命运,他们是社会的中坚力量,常年超负荷的运转,默默忍受生活的清贫,而他们的牺牲又往往不被人们重视和承认。最后她像“一茎瘦草”一样昏倒在手术台前,生命发生了“断裂”现象。这次死亡的预演后,她幸运地被抢救过来,但她是“迎着朝阳和寒风”出院的。陆文婷这一形象的意义在于,它提出了知识分子政策问题,呼吁社会给与人道主义的关怀,在新时期“人的文学”的重树中,陆文婷具有重要的里程碑意义。
  但是,陆文婷作为正面形象照耀着文坛的同时,她作为知识分子的软弱妥协也表现得相当突出。我们看到,陆文婷虽然沉着、镇定,但同时她也隐忍、孱弱。对待不良力量,她逆来顺受,缺乏积极抵抗的反抗精神,这是人物性格的缺憾,或许也是千百年来知识分子的共性积淀。
  第一次与秦波见面时,秦波的眼睛里就闪动着两道不信任的亮光,这目光“好像两只冷箭一样”,在很长时间里“还插在她背上”,使陆文婷感到“难以忍受”,但她因为这类事件“接触的多了,也就习以为常了”。她没有当面顶撞,也没有怒形于色,事后更没有愤愤不平,相反她能够“心平似镜,一如往常”。这一方面归因于她的修养、性格,另一方面不能不承认她缺乏那种怒视丑恶的人格力量。恰恰是她的妥协性,助长了秦波高干夫人的“优越感”。
  此后,秦波一再对她“挑剔和轻侮”,而陆文婷仍然是被动消极地“委婉答复”。事实上,秦波严厉的审视的目光,已经给陆文婷造成了很大的心理压力:“陆文婷躺在病床上,只觉得眼前有两点蓝蓝的光。时而像夏夜的萤火虫在飞跃,时而像荒原的磷火在闪烁,待到定睛看时,又变成了秦波那两道冷冷的目光。”她生命危在旦夕的时刻,这种似梦非梦的意识流动,充分展示了她的潜意识,她并没有真正地“心平似镜”,相反她对秦波是心怀忧虑和恐惧的!这是令人难以置信的:以陆大夫的优秀和卓越,当人格受到侮辱时,她完全应该对秦波反戈一击,完全应该对她的无礼进行对质,更何况秦波为丈夫治病正有求于她呢。但是没有,陆文婷居然对秦波采取了忍让态度,这不能不叫人感到遗憾。“我的理想、我的审美标准不是伟大或渺小,首先是正常和健康。而陆文婷的‘忍辱负重’中因为蕴含奴性,因而也就有不健康性。”[2]应当看到,陆文婷这个形象的妥协性、软弱性在中国知识分子身上是普遍存在的。
  几千年来,封建道德、封建意识的残留,使得人们对于强权、强势已经习惯了顺从、忍受,这几乎形成一种集体无意识,作为知识精英的陆文婷当然也不例外,这无疑也是社会不良风气根固的主因。由此可见,知识分子要想赢得自身的解放,一方面要依靠国家政策和社会的关注,另一方面,他们自身也必须积极争取解放。这种解放不是靠制度、政策能够奏效的,只有打破自身精神层次的枷锁,人格和尊严才能重建。或许,陆文婷这一形象身上隐含的正是作者的某种期待吧。 ......
很抱歉,暂无全文。欢迎作者提供全文。

推荐阅读
支持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方式 | RSS 2.0订阅
全刊赏析网 2019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